梦远书城 > 军事·军旅 > 军婚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二二


  李晋说:"我看老赵不会放弃年轻漂亮这一条标准!喜欢年轻漂亮有什么不好?军人嘛,就得有英雄气概!英雄自然是得有美女配!找个窝窝囊囊的女人当老婆,还算是军人吗?再说了,赵大同也不能总是倒霉吧?现在是和平环境,夫妻团聚的问题,应该比过去好解决多了!你再帮他考虑一下人选吧。"

  苏亮说:"老赵的条件还是不错的——三十六七岁的年龄,大校军官,近三百元的工资,人有文化又英俊……你不知道,现在社会上姑娘们找对象流行'一军官,二技术,实在不济找干部'的顺口溜吗?"

  李晋说:"哦,还有这一说?什么意思?"

  苏亮说:"军官的工资最高,其次是技术人员,再其次才是干部……"

  李晋说:"那老赵这样的条件,还是排在女性择偶的第一位置上的人选了?"

  苏亮说:"当然!"

  李晋说:"老赵能到咱们家来,说明还是相信你的能力和眼光。你就帮他再找找吧!"

  苏亮说:"他本人的条件当然无可挑剔,但身边有两个这么小的孩子,要找个未婚的女孩也不容易!找个再婚的吧,又怕对方也有孩子,老赵又长年不在家……"

  李晋叹了口气:"唉,军人哪!军人的婚姻真是不容易!"

  苏亮说:"咱们最好还是不要直接介绍,给他一些机会让他自己找,毕竟他自己的感觉是最重要的!"

  李晋说:"你给他创造一些机遇,让他自己挑去。这总可以吧?"

  苏亮说:"人家自己的婚事,当然我们不该完全包揽。"

  李晋说:"你可要抓紧啊!小蕊这个暑期后就要上学了!老赵当然愿意把孩子留在北京读书,基地那边是崇山峻岭,连公路都没有,完全没有带家属的条件,更别说像样的学校了!"

  二、靓丽上尉

  可是,直到时钟跨入了1962年,小蕊小平都上学了,赵大同的婚事还没有着落。李晋暗地里使了很大劲,发动了部队和地方的所有关系,为自己的爱将寻觅配偶。

  赵大同的态度也很积极,利用闲暇时间见了十几位女同志,可惜他一个也没有看上。

  飓风兵团2号基地的建设如火如荼,赵大同忙得手脚不沾地。在总部党委的关心下,苏亮出面为赵蕊赵平联系了住宿制的八一小学,每逢周末由苏亮把两个孩子接到自己家中。

  赵大同把全部心思扑在了基地建设上。

  这一年的春天,2号基地的土建工程全部完成,军备也基本安装到位。赵大同终于舒了口气,决定回京休假。

  这是仲春的一个周末,赵大同接到了苏亮的电话:"老赵啊,北京空军蓝天俱乐部今晚有一场专场舞会,是专为三军总部驻京机关和北京军区的单身干部们开设的交际专场,在总部机关工作的姑娘们都错不了,建议你去看看。你可要抓紧啊——这次的休假就只有一个月啊!"

  周末夜晚,赵大同出现在北京空军蓝天俱乐部的舞厅里,他穿着崭新的缀着大校军衔的将校呢军装,脚上是擦得锃亮的皮鞋——在到场的为数不多的校级军官里,他的军衔最高,人也很精神,立即引起了不少来人的关注。但他却没兴趣跳舞,只坐在小卖部的茶座里,一边品茶,一边看着舞池里的男女舞伴们跳。

  八点多钟的时候,一个柔和的女声在他耳边轻轻说:"大校同志,请你跳个舞吧?"

  赵大同一抬头,见是一位年轻的空军女上尉。她的身材高挑,硬壳军帽下是齐肩的、微微卷曲的短发,长圆脸,高鼻梁,薄薄的红润的嘴唇,一双细长妩媚的眼睛满含着笑意。她呢制裙子下露出穿着精巧黑皮靴的双脚,两条小腿细长匀称,显得很端庄也很洋气。赵大同的心里一动:他很喜欢这位女上尉。于是,他站起身来,握了一下对方伸出的纤纤细手,和她并肩走下舞池。

  赵大同的舞姿很严谨,很规范,节奏把握得很准,一如他自己的工作办事风格。他的舞伴——那位女上尉显然是一个城市学生兵出身的军官,舞步轻盈,节奏准确,两人的舞步配合得天衣无缝。

  一曲罢了,两人走出舞池,到茶座里小憩。

  赵大同先做了自我介绍:"我叫赵大同,在飓风兵团二基地的政治部工作。"

  女舞伴说:"我叫吴蔚帆,北空二号机场的气象组长。"她虽然外形纤弱,但声音很亮,很悦耳。

  赵大同情绪很好,说:"小吴,认识你很高兴啊!空军的姑娘们都很漂亮!"

  吴蔚帆彬彬有礼地说:"谢谢!"

  来这个俱乐部跳舞的单身军官们,很有一些是抱着寻找配偶心态来的,这一点赵大同心里很明白。只是,这位气象组长小吴,尚看不出来为什么还没有结婚——她的年龄约二十五六岁,既是上尉军衔,军龄也该不短了,在男女性别之比为100:1的空军部队里,早该名花有主了。

  看小吴的气质,十分的清纯活泼,当然,也很有文化素养,不像是一个拖儿带女、有家有丈夫的军官家属。她到底有没有丈夫孩子家庭?如果有,现在正是孩子幼小之时,周末怎会出得来呢?

  赵大同正想着,舞曲又响起来了。赵大同向吴蔚帆做了个邀请的手势,两人再次携手走下舞池。他们一直旋转着,配合得很好,以至于许多人不跳了,专看他们俩。

  这个周末的舞会,赵大同和吴蔚帆共跳了十多支曲子,累得浑身是汗。舞会结束时,吴蔚帆主动给赵大同留下了自己的电话,赵大同也把自己的电话抄给了她。

  星期一的晚上,赵大同接到了苏亮的电话:"老赵吗?上星期六的舞会有收获吗?听说你和一个空军女上尉跳了一个晚上?感觉还不错吧!空军里的女同志可都是有文化有气质的尖子人才,我想会对你胃口的!"

  赵大同说:"蓝天俱乐部给我的感觉不错!和我跳舞的那位女上尉叫吴蔚帆,在北空的二号机场工作。"

  苏亮说:"你是男同志,要主动给她打电话,把她约出来谈谈,相互了解一下。"

  赵大同说:"不了解人家的想法,不好贸然联络。"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