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军事·军旅 > 军婚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一五


  一到丹东,杨敏就被安排到后方医院做了全面体检。因为多天的呕吐,她的体质很差,每天要输四瓶液体。她趴在床上想给赵大同写封信,可是提起笔来,又觉得两人之间还很陌生,竟然不知怎样下笔。正是因为身体里有了他的孩子,才让自己变得如此难受!杨敏想不到新婚的幸福这样短暂就被怀孕的痛苦给取代了!自己刚有了赵大同这个强有力的心灵依托,却又要承担起对腹中小生命的一切责任,两相抵消,她甚至觉得这个婚结得吃亏,对赵大同的那一缕思念,随着返回和平环境、恐怖焦虑心境的缓解,也逐渐淡然了。

  杨敏毕竟还是个追求上进的热血青年。休养期间,她经常想到前线的战事,想到活跃在各部队为战士们演出的文工团战友,她也想到自己的队长苏亮……禁不住焦急万分。唉,别人都能照常工作战斗,为什么自己就这样不争气?杨敏还有些赌气:还是男同志的性别好!结了婚也不影响革命工作。可女同志就是倒霉,自己的革命生涯才刚开头,竟被肚子里的小东西给毁了!……

  杨敏越想越委屈,甚至有些怨恨赵大同,一点给他写信的情绪也没有了。

  赵大同却非常牵挂杨敏,每周都要给她一封信。转眼一个月过去了,杨敏的身体情况大大好转,她给军政治部和团里分别打了报告,要求重返前线。她知道,作为现役军人,必须这么做。

  杨敏的报告最先到了五军文工团政委宋世波的手里。作为军事机关里女兵最多的部门领导干部,老宋应对这种问题还是有经验的。若在往常,他会安排这些暂不能上台的女同志去管理服装道具,或是到炊事班帮厨,等待分娩后的情况再作定夺。可现在是战时,和美国人打仗比不得和日本人或国民党打——朝鲜的国土狭小,部队的机械化装备较差,美军的炮火又是如此猛烈,目前志愿军几乎没有搞大规模机动作战,五军从军首长到士兵目前都生活在坑道里,他无法给杨敏安排一个地面的合适工作,而阴暗潮湿的坑道显然不适合一个有身孕的女同志长期栖身。最后,宋世波决定杨敏暂不回部队,在国内待产。

  李晋同意宋世波的意见。这是因为,赵大同一贯是李晋最钟爱的干部,本次入朝作战,三师的士气在全军始终是最高的,仗也打得最漂亮,这与赵大同亲自策划和监督实施的、富于特色的政治文化活动关系极大。三师政治部受到了总部政治部的通令嘉奖,赵大同本人受到了志司首长的口头表扬。明摆着,赵大同面临着职务升迁,将会承担更重要的工作。李晋知道,安顿照顾好杨敏,是他所能给予赵大同的最好奖励。

  在杨敏的报告上,在宋世波签署的"暂不返前方,留国内待产"的意见旁,李晋签署了自己的意见:"同意,报请兵团首长,建议国内留守部暂时安排其他工作。"

  很快,杨敏回到了北京。

  还是那熟悉的胡同,还是那扇熟悉的院门,可当杨敏抬手要叩敲自家院门时,猛觉得一阵心跳,手在触及门板的一刹那停住了——

  怎么向舅舅舅妈、严峻哥开口?前线战事那样激烈,自己却回到北京待产,太丢人了!

  想起报名参军时慷慨激昂的发言,想起赴朝前力劝表兄投身革命的豪言壮语,杨敏有些脸红,那时自己俨然以革命到底的战士自居,可现在却成了逃兵;那时自己是风华正茂的文工团团员,可现在刚满十九岁竟成了生儿育女的小妇人……亲朋好友怎么看同学面前怎么抬头?

  如同打翻五味瓶,酸甜苦辣咸,杨敏心里好不是滋味。

  突然,一只大手在杨敏的肩上轻轻拍了一下,杨敏转身一看,原来是街道工委书记刘凤山。

  刘凤山已经从有关部门知道杨敏回国待产的消息,特地赶来看望。敲门欲止,垂头丧气,杨敏的一切都被刘凤山看在眼里,他理解杨敏的心思:"小敏,不要瞎想啊!孩子是祖国的花朵,革命的接班人,你是革命军人,也是英雄的母亲,多光荣。走,进家!"

  门外的响动惊动了院主人。

  "吱"的一声,门开两扇,严大妈走出院来。见到刘凤山身后的杨敏,老人先是吃了一惊,随后就抹起眼泪。

  "大妈,小敏是因为怀孕不适合留在前方才回国的。"刘凤山上前安慰老人,"按上级指示,小敏此次探家只有一星期的时间,然后要到北京的志愿军后勤留守部门报到,留国内工作一段时间,是否返回朝鲜,要待分娩后看情况再定。"

  严大妈明白了,高兴地连连说:"好呀,好呀!没想到我和老头子这么快就要抱孙子了!这可是件大好事啊!"

  当晚,一家人正在北屋炕上聊天,严峻回来了。他已经从北京大学毕业,参加了工作,是北京市人民政府某部门的一名宣传干事。

  见到表妹,严峻的心里是"先松后紧"。"松"的是表妹没有被淹没在那片血海和火海里,安然返京了;"紧"的是明知表妹已成人妇,自己见了她的面却还是心跳不止,泪眼婆娑。严峻彻底明白了,自己并没有因为小敏结婚而放弃对她的感情,他的心里依然在深深地爱着她!

  定睛细看,严峻发现表妹杨敏变了——

  怀孕后的杨敏,胖了一些,那两条美丽的长辫子不见了,代之以齐耳的短发;军装换成了便装,举手投足,已显示出少妇的安详和慵懒之态,浑身散发着成熟女人的美。严峻的心被眼前的杨敏冲击得阵阵抖动:多美的小妇人!如果说,以前自己对表妹的爱还停留在情爱的阶段,那种爱很高远,很缥缈,很纯洁,也还掺杂有兄妹之爱的成分;那么现在,也许正因为小敏已为人妇又将为人母,他对她的爱突然扎扎实实落到现实中——这是一个成熟男人对一个成熟女人的那种爱,欲望的成分占了很大比重。

  再说杨敏。她离开了血与火的战场,离开了不分性别、生死与共的那种男女关系的战友们,被后方温煦的和平阳光照耀着,心思与情感都逐渐回归到这和平的环境中。经历了死亡的人,才倍感活着的幸福与价值——男女之情,这情感中最为炽烈耀眼的王子公主,在杨敏心中第一次真正被燃起,烈焰熊熊,火星碰撞——点燃她的是表兄严峻的目光——严峻怔怔地盯着杨敏,目光里闪着惊喜、爱恋、痛苦、哀怨……严峻的目光像一把剑,刺得杨敏阵阵心痛;严峻的目光又像一团火,烧得杨敏周身发烫。

  杨敏感觉表兄的目光无处不在。和严峻一起,在这个小院里生活了多年,杨敏第一次觉得,严峻在用一种地道的、男人看女人的目光看着自己!这异性的目光让她欣喜,让她满足,让她感慨,让她痛苦……总之,这感觉是以前从来没有过的,即使在丈夫赵大同那里也从没有过这种感觉,一瞬间杨敏的眼里盈满了泪水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