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军事·军旅 > 军婚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一一


  赵大同害怕老人说得太多太具体,再把"保护我姑爷的安全啊"这样的话说出来,那就太不好了,就急忙打岔说:"舅舅,你老人家现时还参加街道党组织的活动么?我听街道工委刘书记说,您递交入党申请已经好多年了,街道党总支正在考虑呢!"

  严四海乐得眼睛眯成了一条缝:"我还差得远呢!我算是小业主,和人家工人阶级、城市贫民比,革命的立场和坚定性还得经受考验!"

  赵大同鼓励说:"舅舅,您在党组织的外围做了许多工作,也算是老积极分子,街道党总支那里都给您挂上号了,这我知道!舅舅,您再加一把力,争取在抗美援朝运动中入党啊!这可是个好机会,正用人的时候!"

  严四海乐得连连点头:"哎,哎,赵处长说得是!"

  严大妈也说:"哎呀,一说起加入组织,老头子的劲就使不完了!要是组织真的批准了,那我们老两口可就都得年轻二十岁,得重新把日子再过一回!"

  电灯闪着橙黄色的柔和的光芒,一大家子人把小炕桌团团围住,边吃边聊着。人们都意识到,这是赵大同、杨敏赴朝前最后一个合家团聚的温暖夜晚……

  告别严四海夫妇,赵大同、杨敏这一对新人,驱车返回驻地时已月上中天。透过窗棂,皎洁的月光洒在新房里,洒在木床上那雪白的新床单上。

  赵大同摘下军帽,拿起桌上暖瓶,给自己和杨敏的茶杯里倒上水。然后,他拿起一个杯子递给杨敏,一努嘴:喝吧!

  杨敏接过了茶杯,赵大同说:"小杨,累不累?坐床上喝吧!"

  杨敏赶紧坐在了床沿上,赵大同也走过去,和杨敏并肩坐下。

  月光下,赵大同举杯仰望满月,杨敏则专心看着杯中飘浮着的几片茶叶,两人都没有说话。

  新房里很安静。

  杨敏的面庞兴奋得通红,而在皎洁的月色映照下,她的脸又成了粉色,十分娇美柔和。

  杨敏不好意思抬头看丈夫的脸,只低着头看身旁丈夫那一身崭新的志愿军军装。她惊异地发现,在月光的映照下,草绿色的军装竟然闪着蓝幽幽的、梦幻般地色彩。

  这一对新人,享受着静谧带来的遐想。那种感觉,有几分甜蜜,有几分神秘……

  赵大同一直坐着没有动静。杨敏指绕辫梢,掩饰着内心的紧张。两人都觉有一肚子心里话,只谁都不知从何说起。

  良久,赵大同打破了寂静。他站起身,拉亮灯,先把杨敏请到外屋,然后走进里间把床铺扫干净后又招呼杨敏:"小杨,进来休息吧,今天你够累的了!"

  杨敏走进里屋,再次听话地坐到床沿上。

  赵大同到外间屋提起坐在铁炉子上的水壶,往脸盆架上的白瓷脸盆里倒了大半盆水,端进里屋,说:"小杨,你先用热水洗洗脸,洗完脸再洗脚,床底下有洗脚盆。"说完,他递给妻子一块干净的毛巾,拉下里屋布帘,自己就到外屋去了。

  杨敏仔细洗完脸,又接着洗脚,擦干了脚,又对着墙上挂着的镜子看了看自己的脸蛋,然后,她仔细打开长辫子,用随身装着的小梳子慢慢梳理长长的头发……

  一切都料理好了,仍不见赵大同进屋。杨敏撩开布门帘向外屋探头一看,只见赵大同已在外屋支起一张行军床,正往上面铺行李。

  她急忙问:"首长,您……"

  "你好好在里屋睡吧,我就睡这儿。" 赵大同起身催促杨敏说,"快点儿睡,明天我陪你到北海去划船!"

  杨敏突然想起苏亮的话:你和赵处长的婚礼实际是订婚……她瞬间明白了,首长是不会和自己同房的。于是点点头,放下布帘,脱掉外衣,打开并排折叠着的军绿色棉被中的一床,盖在身上。一会儿,她进入了梦乡……

  躺在外间行军床上的赵大同却难以入眠。

  ——是的,可恶的美国鬼子,可恶的战争,不仅破坏了人民的和平生活,也给自己的婚事带来另类色彩。

  赵大同想起了李晋在婚礼上讲的话:"军人面对着的是战斗,是流血,是牺牲,是长期的分居,是正常老百姓生活中没有的许多困难……所以,军婚既意味着幸福也意味着牺牲……"

  "杨敏啊杨敏,李晋政委的话你到底听懂没听懂呀"赵大同在心里问着睡在里屋床上的新婚妻子,"你知道吗,战争,流血,牺牲,这一切马上就要和我们的婚姻连到一起呀,你做好准备了吗?"

  赵大同不想把自己的心里话向杨敏和盘托出,更不打算在今晚成就自己一个真正的洞房花烛夜。他在心里感激着组织,感激着可爱的小杨,是他们给了自己一个家;他更感觉到自己肩上的责任。他在心里祈祷:战争一定会尽快结束,胜利一定属于中朝两国人民!……

  这个没有性爱的新婚之夜,在赵大同的心里分外圣洁:小杨,我是爱你的,相信你不会为这个特殊的洞房之夜感到委屈、狐疑,因为,真正的军婚应该能经受住时间和各种困难的考验……但是,在赴朝前,我还是要表达我对你的爱,只是要换一种形式而已……

  第二天,赵大同、杨敏夫妻俩换上便装,在北海公园整整玩了一天。他们逛团城,登白塔,泛舟北海……

  一直在紧张排练的杨敏,一直还没有习惯部队封闭式生活管理的杨敏,这一天玩得最是开心。她哼着,唱着,跑着,跳着,像一只冲进树林的小鹿,放开自己尽情撒欢……

  看到妻子脸上绽开的笑容,赵大同也感到一些欣慰。

  傍晚时分,赵大同依依不舍地把妻子送回了文工团。

  第三天,天刚蒙蒙亮,赵大同就随师部机关开拔,悄无声息地离开了古老的北京城。

  又是三天以后,赵大同和三师全体官兵一起,在漆黑的夜色掩护下,从辽宁长甸河口跨过鸭绿江,神不知鬼不觉地进入朝鲜境内。

  这一天是1950年10月19日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