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军事·军旅 > 军婚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

  刘义盯着问:"没发现她有男朋友吧?"

  苏亮说:"哪里话?这小姑娘一天到晚傻唱傻乐,没心没肺的,哪懂得什么叫恋爱?再说,也没有发现有什么男孩子来找她。"

  刘义顾不上听完苏亮的话,自顾自地又问:"小杨年满十八岁了吧 "

  苏亮说:"她看着小,年龄其实也到了。上星期我们歌舞队刚给她过了十八岁的生日。"

  刘义一拍大腿:"好,那我们老赵回去可就准备打结婚报告了啊,你和小杨谈谈,让她有个思想准备。星期六给她放假,让她和老赵接触一下,争取部队入朝前让老赵和小杨把婚事办了!"

  苏亮犹豫着说:"刘主任,我觉得杨敏太不成熟了,遇事没有主心骨,怕她给赵处长添乱呢!"

  刘义说:"再不成熟的女人,结了婚也自然就成熟了。再说,这次所谓的结婚只是举行个仪式,让他们二人就男女之事有个约定而已。我们马上就入朝作战了。我们走了以后,她还回文工团跳舞来——他们又没有条件天天在一起过小日子,小杨还在你手下,有什么添乱不添乱的!"

  苏亮说:"刘主任,我知道总部首长很关心入朝部队干部的婚姻问题。但是,我作为女方的领导,也对事情负有责任。我已经把对杨敏的看法对你们说了,希望再好好考虑一下!"

  刘义扭头看着赵大同,用目光询问当事人的意见。

  赵大同平静地说:"小杨她们这样的学生兵,还是很单纯的,我想接触一下看看。"

  话已说到这个火候,苏亮自知赵大同决心已定,也就不再说话。该是撤的时候了,刘义拉着赵大同起身告辞。

  两人分别和苏亮握手。刘义说:"苏队长,你马上和王团长、宋政委汇报一下。哦,地方政府慰问我们师部十几筐苹果,还没拆包呢!回头我让小孙开车送到文工团来!怎么样苏队长,你们不吃亏吧?"

  苏亮一撇嘴:"几筐苹果就把我们的人换走啊?知道吗,在苏联,培养一个舞蹈演员得花几斤金子呢!"

  刘义说:"好,我不和你争!咱们婚礼上见!"

  赵大同一直没有多说,但眼角眉梢都是笑意。他和刘义分别从两边的侧门跳上吉普车,小孙发动了车子。刘义看了看手表,说:"今天的事挺痛快,前后一共用去37分钟!"

  小孙一边开车一边问:"首长,什么事这么高兴?"

  刘义说:"赵处长一星期后就结婚了,你别忘了去闹洞房啊!"

  "好嘞!"小孙乐得大喊一声,脚下一猛踩油门,吉普车"呼"地向前冲去。

  三、申请结婚

  赵大同熬了几夜没睡觉,终于完成了《三师入朝作战后的文化工作计划》这份报告。写完后,他又仔细看了两遍,修改了几处不妥,亲自用蝇头小楷誊写清楚,便揣上报告来到师政治部主任刘义那里。

  刘义的办公室和赵大同在一个院子里。看见赵大同进来,他笑呵呵地急忙让座,说:"老赵,报告写好啦?"

  赵大同敬了个礼,双手呈上报告说:"刘主任,写好了,请过目。"说罢,他一屁股坐在刘义办公桌旁的椅子上。

  刘义摊开报告看了一眼,便止不住发自内心的赞叹:"还是老赵你行啊!这一手行书写得是真漂亮!我也当兵十几年了,可还是第一次和你这样的好字、好文章、好人品的'三好'政工文化干部搭档!和你一起工作,真是痛快得很呐!"

  赵大同没有说话,只是笑了笑。

  刘义拿起桌上的军用搪瓷茶缸喝了口茶,接着问:"老赵,结婚报告写了没有?拿出来我看看!待会儿去军部见了李政委,咱们是两份报告一起上交!"

  赵大同拿出另一张纸,递给刘义。刘义打开一看,上面只有几行字:

  "军党委、李晋政委:

  我要求和军文工团歌舞队战士杨敏同志结婚。

  特此申请。请考虑批准!

  三师政治部文化处 赵大同"

  赵大同问:"刘主任,我这么写行吗?"

  刘义说:"这结婚报告一是告诉领导你要结婚了,二是告诉领导你媳妇是谁。有这两条就行了!"

  两人一同起身去军部。

  五军军政委李晋不过三十六七岁,红军出身,参军前是师范毕业生。惺惺相惜,他对部队中珍稀的文化干部很喜爱,尤其对颇有才气的延安鲁艺毕业的赵大同,更是另眼相看。

  刘义和赵大同喊"报告"时,李晋正埋头看文件,听到熟悉的下属声音,他喜上眉梢,忙大声说:"进来!"

  刘义和赵大同撩起棉门帘走进屋里。李晋从桌后站起来,用左手向刘、赵二人还敬军礼,又热情地用左手与二人握手。

  李晋是这支部队的老干部,山西人,身材瘦高,瘦长脸,两道剑眉,一双眼睛不很大,却很有神采,鼻梁又高又直,嘴唇略厚,是个很英武的军人。当年在太行敌后根据地,他的右臂在反扫荡战斗中被日军飞机投下的炸弹弹片截去了,虽然空着一只袖子,但军服干净、板正,一条宽皮带束在腰间,非常利落。

  "听说,大同同志准备结婚了?是不是送结婚报告来啦"李晋直截了当地发问,口音带有浓重晋中乡音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