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军事·军旅 > 兵血不冷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四〇


  40

  孟龙飞从抽屉中拿出一张政府的文稿纸,在上面这样写道:人无孝心,禽兽不如!驱赶老父,法理难容!然后,孟龙飞又从抽屉中拿出市政府保卫科的公章,在纸上盖了一个鲜艳的印章,递给老人。

  "老人家,知道你住的地方所在的居委会吗?"

  "知道啊!"

  "拿这个去,找居委会,让他们出面调解。要是居委会都解决不了,你就拿着这个找派出所。这上面有市政府的公章,有市政府给你撑腰,看哪个龟儿子敢将您再赶出来。"孟龙飞此话一出,马上觉得"龟儿子"三个字用得不妥。

  但老人并未听出不妥之处,仔细盯了几眼文稿上的公章,笑着收好纸条并连忙答道:"好,好,有政府给老子撑腰,我看他哪个龟儿子敢再赶他老子!"

  半个小时不到,剩下的几名上访人员也在孟龙飞的劝导下离开。孟龙飞终于松了口气。其实这些人所上访的问题都不难,都不是什么大事,他们或者是因为投诉无门,或者是因为某些行政机构的无所作为,使得自己有冤无处申,有苦无处说。孟龙飞深深体会到了国家普法教育的重要性和迫切性。

  "我要帮忙。"一个稚嫩地声音响起。

  孟龙飞稍稍站起身子看见桌后还站着一个没桌子高的小姑娘,虎头虎脑的,梳着十几条小辫子,大概四五岁。

  "小妹妹,你有什么事吗?"孟龙飞看着这个小姑娘。

  "我听刚才的爷爷说,你最会帮人了。"小姑娘眨着大眼睛说。

  "是啊,你有什么要帮忙吗?"

  "爸爸打我,我不敢回家!"小姑娘说着嘴一歪,眼泪流出来了。

  "唉,别哭别哭!你爸爸为什么打你?"孟龙飞最反感的就是家庭暴力了。孟龙飞一把将小姑娘从桌后抱起,把她放在桌上。

  "爸爸打牌,不陪我玩。"小姑娘越哭越伤心了。

  为了打牌,居然连孩子都不管,太过分了。孟龙飞摸摸她的头,说道:"小妹妹,你想一想,爸爸在家有没有怕过谁?"

  "妈妈。"

  "这就好办了,"孟龙飞用一张餐巾纸擦了擦小姑娘的眼泪说:"等妈妈回来了告诉妈妈,让妈妈惩罚爸爸。"

  听了孟龙飞的话,小姑娘顿悟似地停止了哭泣,捏着拳头恨恨地说:"我要妈妈狠狠罚爸爸,罚爸爸两天不许吃巧克力!"

  孟龙飞不禁笑了,果然是挺厉害的惩罚!

  孟龙飞把小姑娘放在地上,小姑娘非常有礼貌地冲他鞠了一个躬:"谢谢爷爷!"说完就跑开了。

  孟龙飞的头"翁"地一下。这个没教养的小丫头!我有那么老吗!真不知道她父母怎么教育的。孟龙飞的自尊心受到了极大地伤害。

  孟龙飞没有注意到,就在他处理一起起上访案件的同时,一辆黑色桑塔纳2000的轿车在大门外背对孟龙飞的一侧停了好长时间。等小姑娘走后,桑塔纳的轿车才启动,缓缓向政府大门内开。

  "停车!"孟龙飞冲到车前,手势一挥拦下了这辆黑色桑塔纳。孟龙飞觉得这辆车也太不懂规矩了,人家正局级干部的车到了门卫也得乖乖地停下,然后一个个在本子上签名,这辆车居然敢直接就往里闯,真当这是透明的啊!

  车窗摇下,从车内伸出一颗长方体脑袋:"不是吧,我的车你也拦?"

  好大的架子!孟龙飞冷笑一声:"哼!市委保卫科有规定,任何人进入市政府大院,一律出示证件签名。不然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恐怖分子。"

  "你!"那个人表情一变,眼看就要骂人。

  "算了,小丁,去登个记。"车内的人平和地说道。

  那人打开车门,板着个脸跟着孟龙飞走到办公桌前,孟龙飞把访客签到本递给他,对方看了一眼,说道:"错了,我们在职工签到本上签名。"

  孟龙飞又递上职工签到本,以半是同情半是挖苦的口气说道:"晚两个小时上班,唉,二十元钱没有了。"

  那人在职工签到本上签上自己的名:丁克己,然后把笔往桌上一拍,冲孟龙飞吼道:"可以了吧!"

  孟龙飞摇摇头说道:"不可以。叫车内的人过来签到。"

  "你……"丁克己正要发作,却突然诡异地笑着,压低声音对他说道:"小兄弟,新来的吧。我实话告诉你,这车里坐的可是市长。"

  "是真的吗?"孟龙飞一指车内的人。

  "当然货真价实!"丁司机对孟龙飞的怀疑很反感。

  "有没有通过ISO9001认证?"

  "当然通过了,"丁司机马上发现这话不对劲,眼一瞪指着孟龙飞的鼻子,"你什么意思!"

  "什么意思?我问你,皇帝出巡会坐三轮车吗?"

  "当然不会。"

  "美国总统出行会不带保镖吗?"

  "当然不会。"

  "市长会坐国产车吗?"

  "当然不会。"丁司机马上明白了他的意思,"我告诉你,我们邢市长不是那种人。"

  "算了,我来签到吧。"车内的人走了出来,四十多岁,头发梳得整整齐齐,眼睛深邃而又有神。

  丁司机冲孟龙飞冷笑一声,低声对他说道:"如果你小子下午还能在这里上班,那我请你上新天地吃饭,菜随你点。"

  "那我就不客气了。随时恭候。"孟龙飞毫不客气地回答。

  中年人走到孟龙飞的办公桌前,弯腰签下了自己的名字:邢时长。

  孟龙飞看着这个名字,笑着说道:"这名字一念快的话还真像邢市长。"

  对方又把工作证递给孟龙飞,孟龙飞看了一眼。

  我的天!中共A城市长!

  "我可以上班了吧?"邢市长笑眯眯地对他说道。

  "是!"孟龙飞情急之下傻呼呼地打了一个立正,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。

  "哦,当过兵,很好,很好。等你们单科长来了以后让他给你换一套合身的制服,这套制服太小了,不适合你。"市长拍了拍孟龙飞的肩,收好工作证,回到了车上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