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军事·军旅 > 兵血不冷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三七


  "一个星期不到,市政府已经换了至少四拨保安了,都当不长。"

  "为什么?"

  "听说市长到省城开会去了,一群因修高速公路拆迁征地产生纠纷的农民在市政府门口静坐示威,有几个保安去赶,都被打得不敢上班了。据说这几天市政府门口请愿的人越来越多了。"茹超男冲孟龙飞手一伸说:"送给你。"

  "什么东西?"孟龙飞从茹超男手中接过来,原来是一条钥匙扣上系着一块玉佛。

  "但愿你明天能平安回来。"茹超男说了句听起来不知是祝愿还是诅咒的话。

  孟龙飞一点也不客套地将玉佛扣在钥匙上,低声对茹超男问道:"这算不算是订情信物。"

  "当",孟龙飞冷不防头上挨了她的一次重敲。

  "明天好好保重!"茹超男说着就奔向了自己住的单元楼。

  孟龙飞躺在床上,看着手心的玉佛,想到了可能已经回乡的父亲。

  第二天清早,孟龙飞便带好身份证还有城东监狱的"十佳杰出青年"的荣誉证,来到了市政府的门口。

  还没有到上班时间,市政府的铁门关着,院内冷冷清清,看不到一个人影。孟龙飞早就听说过中国政府机关工作人员的作风严谨,惜时如金,不到准点绝不迈进单位一步。

  但门卫处总该有人吧。孟龙飞在铁门附近东张西望了几眼,市政府的门卫室紧挨着大门的一侧,兼着保卫科。

  铁门靠门卫室的一侧有一扇小铁门,孟龙飞握住小铁门上的锁,轻轻敲了几下:"有人上班吗?"

  门卫室内没有人回应。

  孟龙飞又用锁重重地敲了两下:"里面有人吗?"

  "什么人!"门卫室内有人大喊一声,吓了孟龙飞一跳。

  孟龙飞清了清嗓子,先在脸上露出微笑,然后说:"您好,我是到这里应聘当保安的。"

  "等着!"

  孟龙飞脑海中开始酝酿第一次见到新同事应该说些什么,如何向同事介绍自己,要不要把自己城东监狱的"十佳杰出青年"的荣誉证书给新同事看看。

  门卫室的门开了,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人从里面伸出了头,警惕地四下张望一阵,又打量了孟龙飞几眼:"就你一个人?"

  看着中年人如此警惕的样子,孟龙飞心中一阵好笑。但孟龙飞忍住了,没有露出丝毫笑意。"就我一个人。"

  中年人这才探出身子,手中紧握着警棍,走到铁门前,再次张望了一阵,才掏出钥匙飞快地将锁打开。

  孟龙飞刚进门,中年人飞快地把门锁上。

  孟龙飞开始做自我介绍:"我叫孟龙飞……"

  37

  孟龙飞只说了一句,中年人便打断了他的话:"行行行,别说了,我叫单骁,叫我单科长就行了。"单科长指指门内的一张桌椅,"你从现在开始正式上班,就坐那儿,抽屉内有保安制服和办公用品,办公楼一楼有卫生间,到卫生间把衣服换好。每个进出市政府的人员都必须做好登记,出示有效证件才能通行。没有证件的,一个也不许放进来。钥匙给你,七点半准时开大门。我到保卫科整理材料去了,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要找我,我相信你有能力解决的。"

  单科长的态度让他有点匪夷所思,孟龙飞说道:"单科长,您需不需要先看一下我的证件,万一我是冒充的怎么办?"

  单科长拍拍孟龙飞的胳膊:"不用看证件。现在敢到这里当保安的,绝对是货真价实的。好好做事!"单科长说着飞似地钻进了保卫科关上了门。

  孟龙飞啼笑皆非,想不到自己第一天上班居然是这个样子。

  孟龙飞到卫生间换好了制服,这套保安制服不太新,皱皱巴巴的,肯定有很多人穿过,穿在孟龙飞身上不太合身,略略显得紧了点。

  到了七点半,孟龙飞打开铁门,一本正经地坐在大门口。孟龙飞在办公桌内找到两个登记本,一个是单位职工签到本,封面上还附着一句话:签到时间上午八点,下午两点半,迟到三十分钟以上者扣除全勤奖金二十元;另一个是来访人员登记本,还有一个写的"来访人员请登记"的桌牌。

  七点五十分左右,终于有人提前上班了。上班的工作人员一进大门首先走向孟龙飞,非常自觉地在记载本上签到,八点钟左右,在记载本上签到的工作人员已经有两百多号人了。

  孟龙飞的工作开展得相当顺利,没有遇到任何阻力。孟龙飞在访客签到本上看到,有几个非本单位人员的签名后面还注明某某局局长。孟龙飞有点飘飘然了。以前就听别人开玩笑说过,宰相家的仆人都是二品官。自己现在只不过在市政府当保安,连局长都对自己毕恭毕敬的,今后回到家乡,谁要是再说孟家风水不好出不了大官,孟龙飞肯定要辩一句,谁说没大官,正局级干部都得看我的脸色!

  不过,孟龙飞想到了茹超男昨晚对自己说的话,茹超男强调自己要"保重",听她的意思,最近在市政府门口闹事的人不少,看来当保安也不会太轻松。

  果然,九点十分左右,市政府门口的路上浩浩荡荡出现了近一百人,打着白底黑字的横幅杀气腾腾地走了过来。

  孟龙飞心中暗叫大事不妙!要是这些人一齐向市政府里闯,纵自己本事再大,也挡不住这么多人的同时冲锋。

  但这帮人并没有闯入市政府,而是在市政府正对面的马路上全部坐了下来。

  静坐示威。孟龙飞明白了,不过,孟龙飞心中也但愿他们真的只是静坐示威,只要他们不闯入市政府大门内,就是与自己职责无关。

  这些静坐的人清一色的都是二十到四十之间的青壮年男性,所有人额头上都绑着一根白布条,人群前面还摆着两副担架,担架上是裹着纱布一动不动的两个人。他们打出的横幅果然和高速公路征地有关。两条横幅中一条横幅上写着"高速低价,农民血泪",一条写着"暴力征地,民不如草"。

  看着这些标语和担架上的尸体,孟龙飞有点同情这帮老百姓了,在政府的面前,老百姓永远是弱势群体,如果横幅写的是实际情况,那政府做得太过火了点。要是政府不能妥善处理好这件事,不要说他们静坐示威,孟龙飞也决定加入他们的静坐之中。

  九点半钟左右,静坐的人群之中出现了异动。孟龙飞注意到,有部分老年人、妇女也加入到了静坐之中,只不过他们没有打横幅,也没有在额头上绑白布条,而是坐在人群的最后。

  不到十点钟,静坐的人群就已经占据了四分之三的路面,距市政府大门只有三四米的距离。

  孟龙飞有一种大军压境的感觉。

  单科长已经把这里全权交给孟龙飞了,但他心里十分清楚,与其说单科长给了自己临机决断之权,倒不如说自己已被单科长宣布孤军作战孤立无援了。

  孟龙飞的脑海中永远只有面对和前进,从来不会有退却的想法。

  这次,孟龙飞选择了面对。

  孟龙飞毅然走出了市政府的大门,边走心中已酝酿好了一串超级感人的安抚话,孟龙飞相信他的话语能使这帮压抑着愤怒的人们稍稍冷静下来。但形势的发展很快,还没等他开口,对方中间一个前额有一撮黄毛的家伙突然大声喊了一句:"大家小心,政府派警察来镇压了。"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