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军事·军旅 > 兵血不冷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三三


  孟龙飞拉开楚天都的车门钻进车内,对他说:"到玉楼春夜总会。"

  楚天都一边发动车一边神秘地笑着说:"怎么一会儿不见,脸就这么大了。"

  孟龙飞本来已经不疼的脸被他一说,又开始火辣辣起来。

  孟龙飞摸着脸,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说:"我跟我爸叙了会旧,六个多月没见了,话肯定很多。我爸的补品很多,吃不了,我帮了一点忙,脸都吃胖了。"其实孟龙飞心中早已断定楚天都肯定是在外面偷听了的。

  楚天都偷偷笑着说:"嗯!的确是好补品,吃得'啪啪'直响,整个走廊都听得到,我都羡慕死了。"

  孟龙飞挥了挥巴掌说:"你要不要也吃点儿?"

  楚天都这才专心致志地开车。

  车到玉楼春夜总会停下,孟龙飞让楚天都去上班,赚几个钱也不容易。正好一个小青年从里面出来,冲楚天都手一招,几步就坐进他的出租车。楚天都想偷懒都不成了。

  "有事再联系。"楚天都留了句话,开着车走了。

  孟龙飞转身看了看玉楼春夜总会,还是老样子,只是门口不知什么时候挂了一枚装饰用的青铜小刀。

  孟龙飞走上台阶,站在门口的几个保安马上认出了他,立刻冲出来"孟哥"叫得亲热极了,并不断称赞他做得真漂亮,真有创意。

  孟龙飞只淡淡地答了一句:"小事一桩。"然后问,"向总在吗?"

  "在办公室。"保安张松辚向楼上一指。

  孟龙飞拍了拍他的肩:"谢了。"然后穿过楼道,来到了二楼向军奇的办公室。

  孟龙飞轻轻敲了敲办公室的门。

  "请进。"

  向军奇和左剑都在里面坐着,向军奇一看见孟龙飞,用手往脑门一拍,眉一皱,说道:"哎哟喂,你瞧我这记性,今天是龙飞重见光明的日子,我们怎么把这事给忘了。"

  左剑向孟龙飞解释说:"向总一直说你出来的时候他要和我亲自去迎接你,今天忙财务的事,居然忙忘了。"

  孟龙飞对左剑摆摆手:"不必了,我还得谢谢你们呢。左主任上次为了拖住警察喝得不省人事了,向总也是帮了我一次又一次,我都还没来得及道一声谢。况且,我还给你们夜总会添了这么多麻烦。"

  "不麻烦不麻烦!"左剑抽了一口烟说,"你知道吗?你闹事后,那个包间就出了名,谁都知道那里是抗日战场,每天都有人包这个房感受气氛,这个包间的价格现在都翻了一倍了。"

  向军奇把烟头在烟灰缸里弹了一下说:"龙飞啊,虽说你这件事干得有点过火,但很有创意,不愧是年轻人啊!对了,你爸住院情况怎样了?"

  孟龙飞从口袋中取出城东监狱郞所长给的存折,放在向军奇的桌上:"我今天来也正是为此事。谢谢向总的帮忙,我爸马上可以出院了。这是我还给你的一部分钱,剩下的钱我会攒够以后还给你的。"

  33

  向军奇似乎很不高兴,往沙发椅上一靠:"什么意思,我不是让左剑跟你说过吗?我给你的钱那是你的工资,是不用你还的。"

  孟龙飞知道他误会了,解释说:"向总,我指的不是这一笔钱,我指的是我爸的住院费。"

  "哦,这笔钱,那我更不能收了。你爸的住院费我没出。"向军奇吐了一口烟雾淡淡回答。

  "不是你?"孟龙飞心中充满了疑惑。"难道我爷爷没往这里打过电话?"

  "打过。"向军奇说。

  "难道你没有马上往医院送钱?"

  "送过。"

  "难道你送的不是两万块。"

  "没错,两万块。一得到消息我就去了。"

  孟龙飞不高兴了,侧着身子对着他说:"向总,我知道,我这人有点四肢发达,但我的头脑并不简单。请你不要怀疑我的智商。"

  "我现在就要打击打击你的智商。"向军奇丢了一支烟给左剑,又为自己换上一支烟,"其实你一来,在你的心中就断定住院费是我出的,所以我不管说什么,你都会认为是我出的住院费。人分析问题有时候就必须得打破常规思维,注意每一个细节。没错,我接到电话带着钱就去了,两万。但我交钱的时候,你已经有个弟弟交了两万的押金。"

  "真的。"孟龙飞将信将疑,这事的确有可能发生,但那也太巧了吧。

  "我断定,交钱的人肯定不是你的弟弟,因为我听医生说他一交完钱就走了。如果他是你的弟弟,他既然能在第一时间赶到,说明他非常关注父亲,那他至少应该上楼去看看你父亲,但他交钱后,并未上楼看你父亲一眼。这说明什么?这说明他在隐瞒自己的身份,那么,他肯定不是你的亲人。"

  孟龙飞被向军奇说得信服地点了点头。

  "况且,"向军奇又说道,"你在医院里医生应该告诉你,是你的一个弟弟交的押金,你说就我这苦瓜脸,冒充你舅还可以,能冒充你弟弟吗?"

  孟龙飞盯着他看了两眼,说道:"如果你整点容的话,也许可以。"孟龙飞这话说出去自己都不信。

  左剑也打趣道:"我就说我们向总还年轻得很,向总就是不相信。"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