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军事·军旅 > 兵血不冷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三二


  犯法都不重要?自己还有比这更大的错?孟龙飞的确想不出来了。

  "孩儿,孩儿不知,请父亲训斥。"

  "啪",孟龙飞又挨了重重一记耳光。

  父亲被孟龙飞气得气喘吁吁,身子摇摇晃晃,几乎站不稳,不停用手指点着孟龙飞的脑门情绪激动地说道:"你个龟儿子!你个龟儿子!难道你忘了你爷爷身上那四个刺刀眼吗?难道你忘了你奶奶坟上的血还没有干吗?难道你忘了村东头那三百六十一座墓碑一直没合眼吗?你个龟儿子,居然只摔了日本人一跤,下手如此之轻,你对得起你惨死的奶奶吗?你对得起你一下雨就腰疼的爷爷吗?你对得起村东头那三百六十一位含恨未雪的乡亲们吗?我真怀疑你是不是我儿子。要是我还当兵的话我一定大义灭亲。"

  孟龙飞这时候才听明白自己挨打的真正原因。

  "孩儿,当时酒喝多了,孩儿知错了。"孟龙飞惭愧地低下头,脸上火辣辣的,他当时的确只记起了国仇,却忘了家恨。

  "唉!不会再有这样的机会了。算了,好歹你在那时还记得你是一个中国人?你起来吧。可惜啊!可惜啊!"父亲说着一拳砸在了墙上,墙上发出"嘭"地一声闷响。

  孟龙飞抬头看见父亲眼中淌下了泪水。

  "爸,别生气了!气坏了身子不好。"孟龙飞几乎是在用哀求的语气了。

  "起来吧!要想我不生气也行,你得答应我一条件。"父亲缓缓说道。

  孟龙飞站起身,打一个标准的立正:"请父亲下命令,孟龙飞保证完成任务!"

  孟龙飞知道父亲非常怀念以前的军队生涯,故意用这样的架势讨父亲欢心。

  果然,父亲一笑,说道:"我命令你以最快的速度,结婚,生子!"

  "这……"孟龙飞一时语塞,他早该想到父亲会提如此刁钻的要求。

  "嗯?又想抗命?"父亲把脸黑了下来。

  "不是,爸,这在部队执行作战任务,好歹还知道敌人的大概位置吧,可现在,我连敌人在哪都不知道,这项任务不好完成。即使完成,总得花点时间吧。"孟龙飞说着就低下了头。

  孟龙飞的这种消极作战态度很令父亲不满。

  "孟龙飞,背诵你们连的军训。"孟尚山突然大声喝道。

  "是!没有过不了的河,没有砸不开的山。"孟龙飞被父亲这么突然一吓,在部队倒背如流的军训脱口而出。

  "你老子我再给你加上一句:没有找不到的老婆!你不是说你爱国吗?祖国的发展那是需要后继有人的。你不抓紧结婚,不抓紧培养后代,今后谁来建设我们的祖国,谁来保卫我们的祖国!一句话,男人要爱国,必须有老婆!"

  孟龙飞真佩服父亲,他的个人之事父亲居然可以扯到国家存亡之上,既然父亲都已经扯到如此之高度了,自己再反驳的话可能又要被父亲骂成是汉奸叛徒,要执行家法甚至清理门户了。

  "是,孟龙飞保证完成任务。"

  父亲这才露出欣慰的笑容。

  32

  见父亲怒气已消,孟龙飞小心翼翼试探地问道:"爸,你,你是不是在外面给我生了个弟弟?"

  "啪",孟龙飞又挨了重重一记耳光。

  "你个龟儿子,这话是你该问的吗?"父亲又变得重新怒气冲冲了。

  "爸,消消气,生气对身体不好。您也别老骂我龟儿子了,我要是龟儿子,那您老人家是什么?"孟龙飞狡黠地盯着父亲。

  "嘿,你个龟孙子,还敢顶嘴!"父亲反应过来了,又要打,却被他躲过了。

  孟龙飞抓住父亲的手,嘻皮笑脸地对他说:"爸,你听你龟儿子我说,刚才我来交住院费时,人家医生说,我有个弟弟前天就替他老爸交了两万的押金,到现在都没用完。这两万块钱可是事实,您坦白交待,是不是在外面有情况?"

  父亲冲孟龙飞眼一瞪:"我是那种随便的人吗?"

  "我知道咱爸不是随便的人,但咱爸要是随便起来,那可就不一定是人了!"孟龙飞忍着笑说道。

  "找打。"父亲的手再次被孟龙飞躲过,父亲长叹一口气,"曾经沧海难为水,除却巫山不是云。你母亲走后,我早已心如死水,从来再没有想过其他的事。况且,依你所说,此人冒充你的弟弟,那年纪肯定在二十以上。二十年前,你顶多五六岁,我又怎么可能在你妈的眼皮底下干坏事?虽然当年你爸的确一表人才风度翩翩,暗恋你爸的女子不在少数,但有你妈严密监控,你爸有那机会吗?"

  孟龙飞想了想,点了点头,其实这道理很简单,只不过来的时候孟龙飞太过于紧张了,丝毫没往这方面想。

  父亲又说道:"不过,有一点可以肯定,这人没有恶意,这真是雪中送炭啊!二十几岁,从年龄上看,他应该是你的朋友。一出手就是两万,他的家境肯定不错。不留姓名,肯定是与你有过小磨擦,又不想你把钱退给他。我一住院他能在第一时间送到钱,说明他对你我非常关注。"

  孟龙飞不由得打心眼里佩服父亲,连对方的面都没见过,却分析得如此透彻,真不愧以前是当过侦察兵的。

  会是谁呢?

  孟龙飞突然脑中灵光一闪,有了答案。

  "我知道是谁了。我去谢谢他。"孟龙飞转身就走。

  父亲在后面喊道:"你二叔马上给我办出院手续,你不用再到医院来了。"

  孟龙飞想到的是向军奇,自己认识的人当中,只有他是最财大气粗的,人也特仗义,而且爷爷说过,父亲住院后爷爷往玉楼春夜总会打过电话。

  孟龙飞之前已经接受过人家的人情了,尚未偿还,此次又受向军奇的人情,自己更不能当没事一样。孟龙飞现在没钱还给向军奇,但必须给他道声谢。

  孟龙飞一出医院就看到了楚天都的车,原来他并未离开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