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军事·军旅 > 兵血不冷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三〇


  孟龙飞假装生气把酒杯在桌上轻轻一敲,说道:"怎么,多吃你们几个馒头就心疼了?还兄弟呢?"

  "谁心疼了?"黄勇威十分不满,一扭头冲服务员大声喊道:"服务员,再加两盆……"

  黄勇威的话还没说完,孟龙飞急忙将一块排骨塞进了黄勇威的口中,瞪着他说道:"你想撑死你大哥啊!喝酒!"

  中午的这餐饭整整吃了两个小时,三人一共喝了六瓶白云边。酒足饭饱后,楚天都去前台结了账,三人才酒气熏天地离去。

  三人回到车上,孟龙飞对楚天都说:"天都,怎么样,没喝高吧?能不能开车?不行别强求。"

  楚天都把眼一翻,说道:"说什么外星话呢?别人喝酒了不能开车,我恰恰相反,喝得越多状态越好。不喝酒我只敢开一百码,喝了酒我敢开三百码!"他说着油门一踩,方向盘一打,快速来了个原地一百八十度打弯,车炮弹一样射了出去。

  孟龙飞赶紧右手撑住车顶右脚抵住前座沙发椅背,将自己牢牢固定在座位上,心中开始后悔自己当初没有去买一份保险。

  "孟哥去哪儿?"楚天都显得很轻松地问道。

  "回家。"此时此刻在孟龙飞心中,只有家是最安全的了。

  楚天都的车开得又快又稳。不到五分钟,楚天都的车已在孟龙飞所住的小区里。

  孟龙飞提着行李下车后,楚天都从车内伸出脖子对他开导道:"孟哥,今后有什么需要吱一声。工作慢慢找,找不到的话也不要着急,饭碗总会有的,中国十三亿人都养活了还会缺这一两口饭?我们两个也会帮你四处打听的你先好好休息一阵子。"

  "是啊,孟哥,好好休息几天。"黄勇威在车内说道。

  "谢谢你们了,我会的。有时间我们在一起聚一聚。开车小心。"孟龙飞感激地冲楚天都招了招手。

  孟龙飞在楼下站着,直到楚天都的出租车从小区离开。

  回到家门口,孟龙飞才突然记起,自己临走之前,根本没将钥匙带出来。孟龙飞站在楼道上下张望了一下,没人,于是他从地上捡起一片碎纸,捻成细棍,伸进钥匙孔掏了两下,一扭门把手,门开了。

  屋内还是半年前的样子,所有的布置都没变,桌上厚厚的灰尘显示这已经很久没人住过了。

  孟龙飞将床上的灰打了几下,把行李放在床上,坐在床上呼吸了一口自由的空气,一股霉味,孟龙飞真怀念那段席梦思地毯的高档生活。

  30

  孟龙飞瞅了一眼床头的电话,咦?六个多月不在,居然有一百多个未接电话。

  孟龙飞凑过去用手指抹了一下液晶显示屏上的灰尘,按了一下下翻键,液晶显示屏上显示的是老家的号码。

  孟龙飞住的这房子原本是他父亲的,两室一厅,自己退伍后,父亲以要回乡照料多病的爷爷为由,搬到乡下去住了。他心里很明白,父亲是想把这套房子留给孟龙飞娶媳妇用。

  孟龙飞再往下翻,还是老家的号码。

  他有种不好的预感。

  爷爷?多病的爷爷?难道?

  他快速下翻,全是老家的号码。

  孟龙飞一把将电话机抱过来,拨通了老家的号码。电话是通的,但好长时间没有人接电话,孟龙飞感觉鼻翼一阵酸楚,眼泪情不自禁地流了下来。

  "喂,哪位?"电话听筒内终于传出一个苍老的声音。

  是爷爷!孟龙飞心情一阵激动,双手紧紧抓住电话,一个字也说不出来。

  "喂,哪位?不出声我挂啦。"电话那头有点不耐烦了。

  "我,飞飞,爷爷……"孟龙飞急忙擦擦眼泪哽咽地说道。

  "你个龟孙子,你还知道打电话啊!"电话内苍老的声音马上变得严厉起来。

  "爷爷,听到你的声音我太高兴了,太好了……"孟龙飞紧绷的心终于放了下来。

  "你个龟孙子,你还没死啊!"电话那头还是一个劲地骂着。

  "爷爷,别骂我龟孙子,这样对你老人家也不好。"这个时候孟龙飞还不忘在爷爷面前耍小聪明。

  "你个龟儿子,我让你耍嘴皮子。"电话内传来"嘭"的一声摔碎东西的声音。

  孟龙飞知道,爷爷的七十年金不换夜壶不保了。

  "爷爷,我不这好好的吗?别生气了,气坏了身子不好了。"孟龙飞向电话内叮嘱道。

  "你还怕我们气坏身子?你个龟儿子!居然在外面做犯法的事,还瞒着不说。你老子早让你气进医院了!"

  "什么!"孟龙飞感觉头 "嗡"地一声,一下子站了起来,身子一阵摇晃。"爸他怎么啦?"

  "前天,我和你爸听别人说你判了刑,我身体好,没让阎王爷拉走,你爸当时就过去了。我不信,往你家打了一百多个电话,没人接,后来查号查到你工作的那家夜总会,一问才知道,你还真犯事了!你这龟儿子!我们孟家六代贫农,苗正根红,没想到,到了你这一辈出了你这么个龟儿子。我真想一枪崩了你!"

  "爸现在哪儿?"孟龙飞虽被爷爷骂了个狗血淋头,他来不及为自己辩解,现在最关心的就是父亲的安危。

  "让你二叔送市人民医院了,是脑溢血,医院催了两天住院费了。"

  还没等爷爷在电话里说完,孟龙飞就把电话挂了,然后迅速地拨通了楚天都的号码。

  "天都,马上到我家楼下,我要用车。"孟龙飞没等楚天都表态就把电话挂了。孟龙飞拿出抽屉内向军奇发的四千元钱和郞所长给的存折,疯一样地冲出了门。

  一出楼道门口,孟龙飞已经看见楚天都的出租车,孟龙飞两步上前,拉开车门钻了进去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