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军事·军旅 > 兵血不冷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二六


  25

  "面对日本人的恣意挑衅,作为一个有血性的中国人,我能无动于衷视而不见吗?我能忍气吞声吗?我不能。因为我的身上流着轩辕的血,我的身上烙着中华民族不屈不挠的胎记。中华民族曾经有过沉痛的伤口,但我决不允许有人再在我们伤口上撒盐甚至捅上一刀。就在那一刻,我义愤填膺地对日本人怒吼了一声'滚'。六个日本鬼子脱下上衣,露出毛茸茸的胸脯向我扑过来,但我没有退却,因为我感觉身后有十三亿双愤怒的眼睛看着我,有三千五百万无辜的冤魂缠绕着我。说时迟,那时快,我手臂轻伸,抓住一个日本人的衣领一,把他像肥猪一样甩了出去。"

  当孟龙飞念到此处的时候,全场立刻响起了热烈的掌声,使得他不得不中断朗诵。

  掌声经久不衰。孟龙飞暗自佩服半醉半醒的文笔,一件平平常常的事,竟被他写得如此有号召力,有感染力,有鼓动性。

  "打倒日本军国主义!"最后一排有一个相貌英武、神色凛然的年轻战士猛地站起来,右手一拳向天挥去,口中大喊一声。

  战士们顿时沸腾了,所有的士兵都挥起右手,异口同声地喊:"打倒日本军国主义!"

  "日本人滚出东海!"

  "日本人滚出东海!"

  "钓鱼岛是我们的!"

  "钓鱼岛是我们的!"

  整齐而惊天动地的呐喊声,让孟龙飞热血澎湃。他念不下去了,只得在台上立正站好,不由自主地向台下敬着军礼,心里默默钦佩着最先振臂一呼的那个热血男儿。

  "同志们!为了胜利,向我开炮!"

  这句话没有人跟着喊了,孟龙飞站在台上也听得懵懵懂懂。这人怎么冒出这么一句?

  就在他茫然的时候,郎所长从主席台侧冲了出来,丝毫不顾身份不讲场合的对台下吼道:"谁把陈疯子放进来了?把他带出去!"

  于是几个军人冲到最后,半请半推地将陈疯子带离了会场。这个所谓的陈疯子一路还在不停地呐喊着:"还我河山!""收复东三省!"就在军人们开门的两秒钟时间里,门外的景物在孟龙飞眼中一闪,让他知道了是对一支什么样的军种进行汇报。

  "下面请16888,"郎所长说到此处停顿了一下,显然发现自己说得不妥,又改口道:"下面请孟龙飞同志继续为大家进行演讲,请大家欢迎。"

  台下又是一阵热烈的掌声。

  和郎所长相处这么一段时间,还是第一次听到他称呼自己为"孟龙飞同志"。不过从某个角度考虑,自己和郎所长目前都是在一个单位"上班",只是分工不同,而且自己没有工资。

  孟龙飞同志又接着朗诵半醉半醒先生的作品,台下又不时爆发出一阵阵波涛澎湃般的掌声。他突然生出一个感触:应该把半醉半醒先生请进军队当教官,每天写一篇文章让人在大会上念念,那么不出三个月,与会者绝对可以练成开山掌,哪还用得上天天拍沙袋。

  念完以后,全场又响起了惊雷般的掌声。一个坐在第一排的中尉站起来,全场马上安静下来,静得像凌晨的星空一样。中尉看着孟龙飞,拖着嗓子喊道:"全体——,起立——,敬礼!"

  所有官兵马上齐刷刷地亮出一片军礼。孟龙飞也条件反射地回敬,但他清醒地意识到,他已经脱下军装了,甚至已经是一个罪犯,不配行这个军礼了。

  想到这里,他的心情一下子凝重起来,手慢慢地放下,眼中一阵潮湿。

  最终,孟龙飞弯下腰向台下,深深地鞠了一躬,转身向台侧走去。

  官兵们一直目送着他离开。

  回到后台准备间,郎所长也发现孟龙飞的神情有点黯然,眼角有些湿润。他回想孟龙飞在台上的举动,马上明白怎么回事了。

  肖勾财给孟龙飞戴上黑布头套,和郎所长押着他按原路返回。肖勾财绕了两个弯后就发现一个奇怪的事实,那就是表面上是自己带着孟龙飞走,实际上孟龙飞总比自己快半拍,仿佛轻车熟路一样。

  三人回到车上,依旧是郎所长坐在孟龙飞身旁,肖勾财坐在孟龙飞对面。

  车启动了,黑布头套里的孟龙飞微微冷笑一声,心中一个作战方案已经形成。

  "郎所长,一共才十公里的路程,用不着来来回回绕四十几个圈跑两个小时吧。给国家省点汽油吧!"他的语气轻描淡写,却听得肖勾财和郎所长浑身一颤。

  肖勾财还是满脸疑惑,不知道什么环节出了问题,郎所长略一思考,命令道:

  "小狗崽,把16888的头套摘掉。"头套取掉后,孟龙飞眼前一亮,迅速扫视车内。车厢内只有面对面的两排座位,头上的车灯开着,车厢和驾驶舱之间用铁板隔着,只在上面开着一个小窗。不过驾驶室内用窗帘挡住了,车外一点光线也射不进来。

  郎所长用手指敲了敲车厢与驾驶室之间的小窗,然后嘴对着小窗大声喊道:"取消战术行动,直接返航。"

  孟龙飞心中不由得再次感慨起郎所长的军事素质。到底警察和军人是有区别的,原地打几个转转居然就叫战术行动,那也太小看特种兵的能耐了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