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军事·军旅 > 兵血不冷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二五


  24

  想到此处,孟龙飞杀心顿起。听呼吸声,车上除了郎所长和小狗崽外,只有一个驾驶员和另一个不明身份的人。

  一比四,他有百分之九十以上的把握。

  孟龙飞把自己的警惕性提到了最高,气沉丹田,两脚微微分开,以便能随时跳起。此时的他是一颗上了膛的子弹,随时待命。

  不一会儿,他便感觉到一阵怪异。吉普车在一个大概两百米的空间内左转右转打了四十二个圈,然后回到原地继续往东开。

  孟龙飞马上明白,司机这么做是怕自己记住进来的路,所以原地打转。但他所做的一切对孟龙飞来讲都是徒劳。当年孟龙飞在部队进行地形识别训练时,一二十人装在一个密封的大东风卡车里,在山区旷野一转就是七八个小时,回来以后个个都能画出自己所经过的地形图,甚至哪个地方有工厂哪块地凸起超过一米都能详细地标出来。

  还原地打转!真没水平!

  大约坐了两个小时的车以后,孟龙飞突然生出一种奇怪的感觉。这种感觉从他的每一个关节处散发出来,暖暖的,极为熟悉极为亲切。到底是什么时候在什么地方有过这样的感觉,他却想不起来。

  车缓缓停下,在郎所长和小狗崽的推搡下下了车。

  脚一接触地面,孟龙飞顿时感觉脚板心一阵滚烫,仿佛整块土地都在燃烧一样,空气中充满着烈焰的气息。

  他告诉自己,这一切都不过是幻觉而已。什么也看不到,只能用全身的毛孔来分析这到底是什么地方。

  "快走!" 郎所长在后面轻轻推了他一把,显然对他越来越慢的脚步不太满意。

  孟龙飞极为配合地顺势做了一个身子前倾的动作,加快了脚步。

  小狗崽将他扶上了台阶,一转一折一共二十二级台阶,一直到了二楼。然后,他们进了一间屋子,孟龙飞头上罩着的黑布袋也被扯掉。

  "坐下,"郎所长指着墙边的沙发椅命令,"待会儿好好检讨你的罪行。"

  孟龙飞看了看屋内的布置。整洁,简单,一组沙发,几组茶几,茶几上的杯子摆放得像用线拉过一样。这一切也给他一种熟悉而亲切的感觉。孟龙飞试探地问道:"这里应该不是监狱吧!"

  "不管是哪儿,你都要好好检讨反省自己的罪状。16888,你记住,不该说的不要说,不该问的千万不要问!"郞所长虎着脸训斥。

  孟龙飞对郎所长有点反感了。明摆着就是作戏,干嘛要这么认真呢?真打算去拿奥斯卡金像奖啊!当个小干部就耍威风,官僚作风太浓了。最好今后别落在自己手上,否则,也让你尝尝穿小鞋的滋味。

  从屋内另一扇门外隐约传来一阵骤雨般的掌声。至少有三百多人在鼓掌。那么,门外应该有一个会堂,里面坐了至少三百人。

  郎所长的手机响了,但他没有接,只看了一眼手机屏幕,冲小狗崽一挥手:"把16888带出去。"

  小狗崽将半醉半醒写的讲话稿塞给孟龙飞,又和郎所长一前一后押着他从侧门出去,走过一条二十米长的走道。走道两边没有开窗,所以他想从窗外来判断这个地方的企图失败了。

  走道尽头有一扇防盗门,郎所长右手搭在门把手上,左手食指几乎点到了孟龙飞的鼻子,恐吓道:"记住,进去以后好好反省,好好检讨,不许耍滑头,否则——"说完挥动着两个手指头。

  又是油焖大虾和清蒸大闸蟹。孟龙飞心情非常郁闷,二十几年来,自己唯一的一个弱点居然被这帮家伙捏住了。

  他痛苦地点了点头。作检讨他不怕,反正现在是犯罪分子了,还在乎什么面子。可只要这油焖大虾和清蒸大闸蟹从脑海中闪过,他就有一种恶心想吐的感觉。

  郎所长一扭门把手:"进去!"

  说不要面子,可毕竟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作检讨,还是在大会上,当着三百人的面。门开的一瞬间,孟龙飞就感觉自己的头"嗡嗡"直响,脸和脖子烫烫的,头也像一下子重了几百斤,压得脖子生疼。

  孟龙飞双手捧着自己的犯罪事实,低着头,缓缓向正前方的主席台走去,脚下的地毯在视野内不断起伏。

  但他突然感觉到似乎有更不对劲的地方,猛地右转头一看,看到了一片生机盎然的绿色。

  军人!军绿!台下全部坐着的都是军人!中国军人!

  孟龙飞瞬间明白自己为什么一靠近这个地方就有那种奇特的感觉了。这里就是自己日夜魂牵梦萦的根啊!

  他浑身一哆嗦,身子一硬,以标准的立正姿势向台下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。

  台下的三百人也几乎同时起立,"哗"地一声同时抬手,同时向孟龙飞回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。

  敬着军礼的孟龙飞站在台上,陶醉在一种狂热的感觉中,竟忘了自己上台的目的,一站就站了足足十分钟。台下的军人也敬着军礼一动不动,像一排排整齐的钢筋铁塔。

  等他的意识刚刚有点清醒的时候,眼角的余光就看到郞所长站在侧门口,发疯似地摇着两个手指头。

  他这才醒悟过来,收起军礼走到主席台前。

  台下的军人们也几乎是在同一时间 "哗"地一声收起军礼,一个个笔直地坐回自己的座位。

  孟龙飞站在主席台前,吞一口口水润了润喉咙,深吸一口气,让心情平静下来。就在此时,他也没忘记军人的警惕,用眼角的余光四周一扫,只见会堂内大门紧闭,两边的窗户也被窗帘遮得严严实实,看不清会堂外的任何东西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