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军事·军旅 > 兵血不冷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二四


  23

  减少白色垃圾,那也不能减到我的肚里来吧!但想到自己是待罪之身,他还是把牢骚话忍了。

  郎所长看了一眼手表,指着身边的帅小伙,冷着脸对孟龙飞说道:"16888,这是知名网络写手半醉半醒,你要把你的犯罪事实老老实实向他交待清楚,半醉半醒先生会把你的犯罪情况整理成材料。你明天要在大会上向所有人检讨自己的罪过。听明白了吗?"

  说完向小狗崽使了一个眼色,匆匆离去。

  于是孟龙飞就开始向半醉半醒先生重新讲述自己的犯罪经过,每讲到一个细节,半醉半醒总要打断他的话,问一些具体情况,然后低头在纸上飞速写着什么。

  在半醉半醒写作的时候,孟龙飞悄悄问小狗崽:"你们监狱的长官名字挺特别的,所长是狼,医生是老虎,你是小狗崽。"

  小狗崽气得眼睛瞪得老大,凶神恶煞地对孟龙飞吼道:"所长是郎所长,不是郎所长;医生是老胡,不是老虎;我叫肖勾财,不叫小狗崽!"

  孟龙飞看小狗崽的表情,知道坏事了,得罪自己目前的直接领导了,那以后想整自己不现成的?

  半醉半醒是一个比较啰嗦的人,一个细节有时要问好几遍,问得孟龙飞耳朵都麻木了。但每次他流露出一点小情绪,总要被小狗崽大声训斥一遍。

  过了四五个小时以后,郎所长回来了,推门进屋后第一句话就是:"写完了吗?"

  看样子他很在意半醉半醒写的东西。

  "搞定!"半醉半醒将一沓厚厚的文稿纸递给他。

  郎所长将文稿纸随意翻了翻,说道:"嗯,不错,一小时写万把字,难怪上网能写发财。"说完又把文稿递给孟龙飞:"16888,你把自己的罪行好好看一下,看还有什么补充的。"

  孟龙飞恭敬地双手接过文稿,看了几眼,眼珠瞪得快掉下来了。他快速翻了几张纸,瞠目结舌地说道:"这,这不是我吧!"

  郎所长的狼脾气发作了,一拍桌子,眉一竖:"16888,这上面都是你亲口说的,还想狡辩!我告诉你,抵抗是没有用的,顽固更是没有用的!"

  "郎所长,我没抵赖犯的罪,但这写得太离谱了。倒是,倒是有点像评书李逹打虎。"孟龙飞解释道。

  "就是绕口令你明天大会也得照着念,念掉一个字我加你的刑!"郎所长见孟龙飞似乎无动于衷,又大声说道:"小狗崽,准备油焖大虾和清蒸大闸蟹!"

  孟龙飞一听这俩核武器,当时就慌了:"我念,我念!"

  郎所长这才满意地带着小狗崽和半醉半醒离去。

  孟龙飞暗自佩服:这郎所长真乃一代狱才,居然能把油焖大虾和清蒸大闸蟹当成酷刑的一种手段,比当年武则天培养的来俊臣强多了。

  不管怎么说,自己毕竟逃过了一劫。要是和别人说在这里受了吃油焖大虾和清蒸大闸蟹的虐待,今后出去投诉到中央也没人信。

  肚子也饱了,检讨也写了,人也轻松多了,他就躺在地毯上看电视。反正不要交有线费的,不看白不看。

  下午吃饭的时候,孟龙飞又吃到了人间的极品美味——清蒸大馒头。

  第二天早八点左右,郎所长和小狗崽又来了,小狗崽手中还拿着一套崭新的衣服。

  "16888,马上换囚服,准备参加检讨大会!"郎所长用不容商量的语气命令。

  孟龙飞耳膜一阵刺痛。自己当年穿惯了军装,想不到今天物是人非,竟要穿囚服见人,真是大起大落啊!

  他昏昏然穿上了囚服,对镜一照,哟嗬!一个好帅气的小伙子!他傻傻地看着镜子,好半天才确认镜中的人是自己。

  孟龙飞抬起左手看了看袖管上的商标。难怪,金利来的毛料囚服,穿着就是气派!真是佛靠金装长神气,人靠衣装帅三分。

  "戴上头套!"郎所长又命令道。

  小狗崽张开一个黑布袋:"16888,低下脖子!"

  脖子能低下吗?乱说话。孟龙飞心中虽是这么想,但还是顺从地低下了头,顺便低下了脖子。

  小狗崽想一把抓住他的胳膊,却没抓住。孟龙飞的上胳膊周长足足有四十厘米,他一只手当然抓不住。小狗崽又用两只手抱住孟龙飞的胳膊,拽着他往外走。不过,小狗崽很快就发现,表面上是自己在拽着孟龙飞往外走,实际上前进的速度完全被孟龙飞掌握。他突然有一种感觉,觉得自己不是在押送孟龙飞,倒像是后者的一只导盲犬。

  不过,很快小狗崽会更加郁闷,因为孟龙飞根本就不需要导盲犬。

  下楼以后,孟龙飞在小狗崽的指引下上了一辆汽车。汽车发动时,孟龙飞从声音判断是一辆军用吉普,马力强劲。

  他悄悄坐直身子,感受着汽车行驶的方向。

  借助自身的惯性,孟龙飞准确地判断出,军用吉普发动后没有从监狱大门出去,而是从他当初进来时看到的一扇侧门出去,出门以后就往北而去。

  往北而去?北边是深山老林,吉普车进那里干什么?

  孟龙飞突然心中一紧,想到了自己在部队接受过的丛林作战训练:深山老林,月黑风高,那可都是潜伏暗杀的最好环境!

  不会是要干掉自己吧!

  他想到自己这几天贵宾般的待遇,又想到死刑犯在处死之前都要好吃好住,这也是一种人道主义的体现。莫非自己也在享受人道主义待遇?

  不会不会,自己只是判了一个有期徒刑,这可是对外宣布的。难道是日本人买通了监狱的人,想暗中干掉自己?如果真是这样,那车中的这一伙人就是十足的汉奸了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