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军事·军旅 > 兵血不冷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二二


  门开了,一个年轻狱警走了进来,将一张封塑的纸递到他面前,冷冷地看着他说道:"16888,自己点菜。只许点两个。"

  还可以自己点菜!孟龙飞接过年轻狱警手中的菜单,心中暗笑:都是在做戏,干嘛这么认真。

  菜单上有大椒炒肉、宫爆鸡丁、清炖排骨等一百多个菜,看得孟龙飞口水流了一地。

  他突然灵机一动,一把将菜单递给年轻狱警,轻描淡写地说:"我吃饭很随便的,从不挑食,就来个油焖大虾和清蒸大闸蟹吧。"

  油焖大虾和清蒸大闸蟹并不是菜单上的内容,他是想通过这两道菜来试试这狱警的反应。

  21

  果然不出孟龙飞所料,年轻狱警并没有拒绝他的无理要求,只是转身走时瞪了他一眼。孟龙飞觉得,那种眼神不是指责,而是忌妒。

  他可以肯定,绝对是有人打了招呼,要城东监狱特殊照顾自己。不然以自己一个劳改犯的身份,那是绝对要接受拳脚劳改的,更谈不上享受如此优厚的待遇了。孟龙飞突发奇想:自己出去后可以向别人,特别是楚天都和黄勇威吹一吹,想当年,老子在城东监狱也享受过VIP会员待遇。

  当然,此时他没有想到,这个要求竟是他噩梦的开始。

  中午时分,那个年轻狱警又来了,但这一次不是空手,而是推进了一辆餐车。

  "16888,吃饭!"说完一摔门出去了。

  孟龙飞往餐车上一看,眼珠子都差点大了一倍:果然是民间传说中的油焖大虾和清蒸大闸蟹!这么多年来只闻其名未曾亲尝,不多的印象也是从电视画报中了解到的。今天,两大极品居然送到了眼皮子底下,真是不枉此生了!

  他激动得一步窜到门口,用力拍门。

  门开了,年轻狱警气呼呼地吼道:"16888,闹什么闹?这里是监狱,你是不是还想在这多住几年?"

  孟龙飞真想告诉他,岂止是想多住几年,有这待遇,住一辈子都愿意。但他不是傻瓜,知道这是不可能的,于是赔着笑脸说道:"大哥,吃大闸蟹不能没有醋啊!"其实,年轻狱警的年纪横看竖看都比他小一大截。

  "等着!"年轻狱警一瞪眼,又摔门走了。

  十分钟后,孟龙飞盘着腿坐在地毯上,蘸着镇江香醋吃起了大闸蟹和油焖大虾。

  吃着麻油蛋炒饭,品着极品佳肴,看着精彩的电视节目,听着电脑里播放的钢琴曲,帝王生活也不过如此。孟龙飞开始有点恨那个黑衣法官,为什么不判自己六年呢?六个月的监狱生活是多么宝贵短暂啊!

  整个下午,没有任何人来带他去参加劳改,只是到了下午吃饭时间,那个年轻狱警又来了,一样是一辆餐车推进来,上面依旧是蛋炒饭油焖大虾清蒸大闸蟹,和中午一模一样。然后,年轻狱警又将中午的餐车推走。

  孟龙飞简直要喜疯了。他原以为没这么好的口福了,想不到还有这么好的事,害得他中午把一个个蟹壳舔了又舔,好像生离死别似的。

  晚餐吃过,孟龙飞打了好半天惬意的嗝。

  晚上,他闲着无聊,看了一会儿电视。又上了一会儿网,玩了几局反恐精英,玩累了就把枕头放在地毯上,就在地毯上睡觉。他是绝对睡不惯这软得像浮在空中的席梦思的。

  第二天一早,年轻狱警又将早餐推了进来,又是蛋炒饭油焖大虾清蒸大闸蟹。但吃早餐的时候他发现自己没昨天的那种激动了,这些东西吃到嘴中竟象平时吃的回锅肉一样,腻而无味。孟龙飞心中暗叫不好,自己的嘴惯坏了!

  下午又是一模一样的饭菜,油焖大虾清蒸大闸蟹的气味冲进他的鼻孔,不断挑动着他的食欲。但当他把一只大虾放入口中后,却猛地感觉胃一阵痉挛,酸液阵阵上涌。

  孟龙飞刚冲进卫生间,便"哇"地一声吐了。好不容易等胃安分下来,他才回到菜盘前,深吸一口气,揉了揉肚子,牙一咬,心一横,将一只螃蟹腿塞入嘴中。但舌头还没来得及和蟹腿亲密接触,孟龙飞的胃液便像三峡泄水似的喷薄而出,在高档全毛地毯上吐了一大片。幸亏他体质较好,否则非吐脱水不可。

  他用尽全身力量,用毛巾将地毯上的脏物一点一点擦拭干净。毕竟这里是人家的酒店,而且还不知道自己要在这里住多久。

  擦完地毯,孟龙飞竟累得满头大汗,四肢酸软,坐在地毯上喘气。他清楚地知道,经这么几次折腾,自己的体力消耗了不少。

  但可怕的事还没有停止。他的肚子首先叛变了革命,"咕咕咕"地发起了叛乱,大虾和大闸蟹的气味又开始挑战他的精神底线,口水流个不停了。

  孟龙飞紧紧闭上眼睛,以防止眼珠偷偷摸摸地向大虾和大闸蟹的方向开小差。但闭上眼睛后,眼前不断转动的居然还是大虾和大闸蟹!

  冷静!冷静!

  在部队接受的心理承受能力训练发挥了作用。他轻轻靠着席梦思,尽量屏住呼吸,心中反复默念着:对党忠诚,对人民忠诚,永不退缩,永不叛变;对党忠诚,对人民忠诚,永不退缩,永不叛变……

  想当年他做野外生存训练时,一个人被扔在荒岛上,一块压缩饼干可以吃一个星期。恐惧、孤独、失落、绝望这些情绪从来不会骚扰他,战友们都把生存训练说成公费旅游。现在,在这么一个环境下,他却第一次体会到了恐惧、孤独、失落和绝望。

  幸亏他训练有素意志坚强,在这样内忧外扰的极端残酷环境下,他竟悄然进入梦乡。

  等他醒来的时候,已经到了吃早餐的时间。那个年轻狱警又进来了,依旧推一辆餐车,上面摆的依旧是蛋炒饭油焖大虾清蒸大闸蟹。

  孟龙飞看得两眼发黑。

  年轻狱警注意到他没有吃昨天的蛋炒饭油焖大虾清蒸大闸蟹,皱了皱眉,疑惑地看了他一眼,好像怀疑他有越狱的企图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