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军事·军旅 > 兵血不冷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二〇


  正当他讲到五个日本人在包房里大声齐唱《大刀进行曲》的时候,门又开了,进来一个怒气冲冲杀气逼人的中年警察。而此时,刘队长正在审讯室内做一个大刀向下砍的优美动作,被突然闯进的人吓了一大跳。当然,这个潇洒的动作没做完就在空中停住了。

  来人"嘭"地一声关上房门,盯着刘队长高举的手大声喝斥道:"刘大傻子,你想干啥!?"

  刘队长连忙把手收到背后,尴尬地讨好道:"哟!赵局!您老怎么亲自到一线来了,您对下属的工作也太关心了。这审讯的粗活我们干就成了,用得着您老操心吗?"

  刘队长显然是马屁拍在马蹄子上了,那个赵局长手一扬:"少他妈屁话,如果我不来,你小子就可以严刑逼供,任意胡来了?我告诉你,你是国民党,不是共产党,啊,不对"赵局长发现自己一时情急说错了话,忙改口道:"你是共产党,不是国民党,这里是公安局,不是中美合作所!我们警察的形象就是被你们这一帮极少数素质低劣的分子给破坏的。动不动就动手,什么破素质!"

  孟龙飞开始极度同情这个刘队长。唉,官大一级压死人啊!回家以后唱《窦娥冤》去吧。

  "出去好好反省反省。"赵局长连辩解的机会也没给他。

  这刘队长还是一个老实人,局长一声令下,他二话没说就开门离开了。开门的时候,孟龙飞用眼角余光看见,最开始审讯的两个警察正在门外偷笑。

  门又"嘭"地一声关上,赵局长站在孟龙飞面前看着他,脸上怒气顿时全无,十分严肃。他看见赵局长手慢慢地抄入警服口袋中,慢慢地摸索着,顿时头皮一麻,心中大叫着"不会吧不会吧不会吧不会吧"。但人生际遇往往就是如此,命运就像一个喜欢恶作剧的孩子,你越不想发生的事,他就越会慷慨地赐予你。

  果然,赵局长掏出了一包极品中华香烟。

  "抽一支吧。"他小拇指一弹香烟盒底,一根香烟便探头探脑地伸出了过滤嘴。赵局长将香烟凑到孟龙飞嘴边。

  孟龙飞痛苦地摇摇头说道:"赵局长,我真不会抽烟!"

  赵局长脸一板,几乎是用威胁的语气说道:"怎么,不给面子?一嘴烟味还说不会抽烟?嫌我的烟太次了?我告诉你,这极品中华香烟一支都是五十元,我一个星期才抽一包,不是正局级干部我还不发呢?抽一支!"赵局长又把烟向孟龙飞的脸边凑近了一点。

  孟龙飞终于深刻地体会到什么叫做吸烟有害健康,那就是,吸烟的人害自己的健康,还把不吸烟的人也搭了进去。以前只听说秀才遇到兵,有理说不清,现在才明白,兵遇到警察也是一样。唉,一物降一物啊!下辈子当警察去!

  19

  孟龙飞一努嘴接住了烟,赵局长用一支精美的玉石打火机给他点着。他用力吸了一口这五十元一支的极品香烟,一股酥麻的感觉顺着鼻翼萦绕而上,让他有种飘飘欲仙的感觉。孟龙飞心中不由叹道,果然是一分价钱一分货,抽这种烟,少活六分钟也值啊!

  就在他眯着眼享受这腾云驾雾之感的时候,赵局长开始向他介绍案情的进展:

  "孟龙飞,即使你什么也不说,这案子的经过我们也早已心知肚明。上月七日,你伙同黄勇威和楚天都两人,在玉楼春夜总会卡拉OK包厢内,对五位日本老板进行恐吓与威胁,并强迫他们唱污辱他们人格的歌。黄勇威在城西开一家租书店,楚天都是一个出租车司机,车号是T025。这两人也在我们的监控之中。"

  孟龙飞不由得佩服赵局长的侦破能力和推理能力,整件事仿佛他亲眼目睹似的。

  "现在,这件事已经闹大了,惊动了市委、省委,甚至惊动了外交部。那帮日本人给市政府、省政府施加了很大的压力。他们在我省的投资超过十个亿,扬言如果此事处理得不能让他们满意,就撤走在我省的所有投资。那就意味着上百家工厂要停产,上万人要面临失业!"

  孟龙飞心情凝重起来。他明白上万人失业对一个政府来说意味着什么。

  赵局长继续向孟龙飞讲着此事的严重性和复杂性:"市委市政府已经下了死命令,必须要从严从重惩处此事,要让日本人满意。所以,我现在对你提几个要求,你必须答应。第一,这件事你必须得自己扛下来,不许牵扯其他两人,现在日本人也记不清那天你们有几个人,到底谁动了手;第二,你的行为已触犯法律,肯定要受到审判,你必须老老实实承认自己的错误,争取宽大处理。如果你能按我的要求去做,我可以向你保证,不管是在公安局里还是在监狱里,谁也不敢动你一个指头。我说的你明白吗?"

  孟龙飞差点没说"Thank you"了。他最担心的就是会连累楚天都和黄勇威,现在居然公安局主动包庇自己的两位兄弟,哪还有不答应的。

  "我都同意!"他假装平静地说道。

  "嗯,敢作敢当,是条汉子。我赵保家交定你这个朋友了。"说着右手用力拍了一下孟龙飞的肩头。

  "我也交你这个朋友了!"孟龙飞也用右手拍了拍赵局长的手臂。

  赵局长一把抓住他的右手:"你的手怎么出来了?"

  孟龙飞这才意识到自己光顾着跟局长称兄道弟,早已忘记了犯人的身份,讪讪地说道:"这,这手铐的质量,太差了。"

  赵局长却颇为欣慰地说道:"不错,不错,没丢特种兵的脸。"

  孟龙飞感觉抽完烟的口中一阵微甜,厚着脸皮对赵局长说道:"既然是朋友了,有好烟也别藏着掖着。"

  赵局长看了一眼孟龙飞的馋相,极度鄙视地说道:"还说不是烟鬼!"说完从衣内摸出那包极品中华香烟,抽出一支,又想了想,将抽出的一支塞进了自己的口中,把大半包塞给了孟龙飞。

  开庭的那天,市法院内座无虚席,坐满了中国公民和日本商人。走廊里还站满了荷枪实弹的武警,头戴钢盔,手握微冲,枪口一致对外。

  虽然法庭内气氛很紧张,庭审却很顺利,因为孟龙飞对所有指控都供认不讳,最后的判决也就顺理成章:证据确凿,犯罪事实清楚,因认罪态度较好,判处入狱六个月,立即执行。

  判决一下,全场哗然,有骂人声,有"哟西"声,但在武警一双双鹰眼的扫视下,所有人都沉默着离开了法庭。

  孟龙飞被两个武警从侧门押出,推上了一辆警车。

  这两个神情木然的武警一个坐在他身边,一个坐在正对面。孟龙飞不由想起自己在部队时,每次执行完任务,也是这样押着罪犯到目的地的,想不到现在的角色来了个乾坤大挪移。人生的大起大落实在令人想不到。

  一激动,他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,脱口而出:"兄弟,你们的枪没开保险呢!"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