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军事·军旅 > 兵血不冷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一八


  楚天都知道是怕自己送他们耽误时间,也不强求。

  "行,那我回去了。留下联系方式吧,什么时候有空我们哥几个再一起聚聚。"楚天都从身上摸出一支笔和几张小纸片,一人一张,交换着写下了自己的联系方式。

  孟龙飞握住两人的手叮嘱道:"如果今天的事出了什么问题,你们都往我身上推,这是命令。你们一定要好好生活,好好工作。"

  楚天都激动地说:"孟哥,你也要好好珍重自己。"

  年轻司机听得恶心了,酸溜溜地说:"几位,我的任务是送你们回家,不是送你们上刑场,用不着这么生离死别吧!"

  坐在出租车内,孟龙飞和黄勇威依旧兴奋地哼着那首《大刀进行曲》,哼得眉飞色舞。

  出租车司机在前面边开车边问:"嘿!这歌调子真提神,是不是周杰伦的新歌?叫什么名字?明天我也买一盘听听。听得一点睡意都没有了,以后开夜车我就听这个了。真有劲!"

  孟龙飞笑着说:"记住这歌的名字,《大刀进行曲》,不好买的。"

  七月七日,孟龙飞和黄勇威同时在心中想着,我们也抗了一回日。

  17

  孟龙飞回到家中,躺在床上久久不能入眠。今天晚上所做的事虽然对得起自己的良心,但毕竟触犯了法律。因为年轻翻译的鼎力相助,这几个日本人不知道自己唱的什么,但谁能保证他们以后不会知道?谁能保证这场骗局以后不会穿帮?

  孟龙飞下定了决心。既然无愧于自己的良心,那也就用不着躲什么警察了,警察来了自己就将所有的事扛下。反正现在没工作,就算劳改了去农场砸石头,那对他也是一种享受。把最坏的结果都打算好了以后,他竟安安稳稳地睡着了。

  第二天清晨起床,孟龙飞外出溜达了一圈,很快就回到家中等着。他担心警察同志会白跑一趟。但这一天警察没来,他只得在家中无聊地走来走去,实在无聊得没法了就趴在地上做单手俯卧撑,一做就是几个小时。

  但第一天就这么过去了,什么事也没有发生。于是他又期待着第二天。第二天又是第一天的翻版,什么事也没有。孟龙飞就这么一天天熬着,熬着。

  一个多月过去了,他手中的那六千块钱也用了一千多,用得他每天数钱的时候都一阵心疼,毕竟是他的血汗钱啊!这一个月警察也不是没来,来过小区两次。每次他都迫不及待地打开房门,站在门口迎接可亲的警察,但两次他们都只是带走小区的几个嫖客,有一次还是从孟龙飞的门口走过。

  孟龙飞更加伤感了,自己居然连个嫖客都不如。

  一个多月过去,他终于相信那天晚上的事不会再东窗事发,也有点恨那几个日本人了。早知道他们不去报警,自己就应该出去找工作,也许都已经工作一个月了。一个月啊,那可是赚一大笔钱啊!这帮小日本可真够损的。

  但就在他决心出去找工作的时候,警察上门了,铁着脸问道:"你是孟龙飞吗?"

  他早已有心理准备,相当平静地点了点头。

  一个高个警察抖开一张纸,说道:"这是拘捕令。你因7月7日在玉楼春夜总会伤害他人身体被指控。跟我们走吧。"

  另一个警察则甩着一副手铐。

  孟龙飞顺从地抬起双手,克制住心中的兴奋:今天吃饭可以不花钱了!

  冰凉的手铐"咔嚓"一声铐在他的手上。十几个警察押着他上了一辆警车,"呜瓦呜瓦"地开走了。

  孟龙飞心里有种怪怪的感觉。想当年他在每次部队执行任务后,都像这样押着罪犯进警车。现在,居然自己被押着进警车。好在押他的不是外人,都是为国家办事的。

  进入公安局,孟龙飞被几个警察带进了一间狭小的审训室。这个审训室和电视上看到的差不多,六七平方米的面积,前面是一个长桌,桌上一盏亮得刺眼的台灯,两个警察满脸杀气地坐在桌后。屋子正中还有一张铁制的椅子,焊死在地上。这是为了防止在审训过程中,犯人会用椅子作武器暴动。

  他被按在铁制的椅子上,两手也被反铐在椅背上。

  "好好审问!"带他进来的中年警察凶狠地掷下一句话,"嘭"地一声关上房门走了。屋内就只剩下孟龙飞和两个一老一少面带杀气的警察。

  两个警察并没有像电视上那样用台灯照孟龙飞的眼。当然,强光照眼他也不会恐惧,当年在部队狙击训练中的一项基本功,就是从瞄准镜中看着一个目标,两个小时不准眨眼。

  两个警察站起身,缓缓向他走来。孟龙飞非常熟悉中国执法部门的审训方式,警惕地眼光一扫,并未发现铁棒铁管铁锤之类的物品,松了一口气。既然没这些东西,也就用不着把自己的铁头功硬气功亮出来了。这世上除了铁制物品,任对方采用什么暴力手段,都不过是给自己挠痒痒罢了。

  一个平头方脸、二十岁左右的年轻警察站在他面前,手突然一抬,孟龙飞识趣地闭上了眼睛。但他并没有感觉到脸上有什么异样,反倒是嘴里多了一个东西。孟龙飞睁眼一看,原来年轻警察在自己的嘴里插了一根香烟。

  "啪",年轻警察用打火机打出一个火苗,凑到孟龙飞嘴边,笑容可掬地说道:"大哥,抽一支吧。"

  孟龙飞一时没想明白怎么回事,不知道对方卖的什么药,但既然是人家敬的,自己也别敬酒不吃吃罚酒了。

  他用力抽了几口,喷出一阵烟雾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