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军事·军旅 > 兵血不冷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一二


  孟龙飞急了:"哪有那么多,才六千块钱!"话刚出口,他马上意识到上当了,再看楚天都和黄勇威时,两人正得意地笑着。

  "你说我们今天去哪儿庆祝庆祝?"黄勇威和楚天都商量。

  "难得今天战友相聚,肯定要庆祝庆祝,但也不能太铺张了,我们就去新天地包个房吧!"

  孟龙飞当时就差点晕了过去。新天地酒店是什么地方?本市唯一一家五星级酒店,人家酒店外擦皮鞋的都比他们穿得气派。亏这帮人还跟自己战友长战友短的,一见了面比劫匪还狠。

  孟龙飞咽了下口水,说道:"这个,新天地太远了,也不适合我们当兵的去。我看,不如我请你们去玉楼春夜总会,喝点啤酒庆祝庆祝。"

  黄勇威和楚天都都愣了。新天地酒店其实是他们开的一个玩笑,故意吓唬吓唬孟龙飞的。今天的竹杠肯定要敲,但也不能把人家扒了皮,最起码要到街边的小摊喝上一箱啤酒。两人没料到孟龙飞竟主动邀请他们去夜总会,那儿的消费水平也不会低到哪里去,真把他宰狠了自己心中也过意不去。

  其实孟子龙也在心中打着小算盘。夜总会消费虽高,但玉楼春夜总会上上下下都是熟人,肯定可以打不少折,比外面还要便宜。

  见两人不答话,孟龙飞有点心虚,担心他们会换其它地方,于是催促道:"那地方档次也不低,一瓶啤酒的价格在外面可以买一箱,而且吃的喝的都有。"

  于是两个人都把心一横:既然是你孟龙飞自己伸着脖子要挨刀,那也怨不得弟兄们了。

  "去就去!"

  楚天都把方向盘一打,向玉楼春夜总会驶去。

  11

  一到玉楼春夜总会门口,两个保安就认出了孟龙飞,马上凑上来飞哥长飞哥短地喊,亲热得不得了,孟龙飞也一会儿拍一下这个的肩,一会儿握一下那个人的手。

  黄勇威和楚天都看出了状况,问道:"你们认识?"

  "哦,我常来这里的。"孟龙飞略带骄傲地回答,仿佛自己是经常出入这里的款爷。

  这句话让黄勇威和楚天都肃然起敬。他们两人虽然每个月也小有收入,但这样的地方还是头一次来,而孟龙飞居然是这里的常客!太不可思议了。

  孟龙飞冲两人一招手:"快过来吧,再这么站着,别人会以为你们是第一天进城的。"

  一进夜总会,一个服务小姐就凑上前甜甜地叫:"飞哥,今天怎么有空过来了。"孟龙飞扭头看了一眼,是夜总会服务员张丽,就对张丽说道:"你去把27号,雅座,给我们留着,今天飞哥和两位兄弟聚一聚。"他是特地强调了雅座两个字。

  张丽笑了笑,会意地点了点头:"好的,请各位老板跟我来。"说着对楚天都和黄勇威做了一个请的手势,然后自己在前面带路。

  楚天都和黄勇威都有点受宠若惊,自己只不过和孟龙飞沾上了一点边,居然也被尊称为老板了!

  孟龙飞暗自佩服张丽的机灵。其实玉楼春夜总会内根本没有什么雅座,只有包厢和普通座位,包厢是按小时收费的,一小时八十元,其他消费另计,因此孟龙飞绝对不敢进,天知道自己和这俩兵喝醉了以后会不会在里面睡一宿,那睡的可就不是觉,睡的是白花花的银子。普通座位则有两种,都是不收费的,一种是紧挨着舞池的长脚转椅,用来给跳舞跳累了的男男女女们临时歇口气的。这些人对舞蹈就像鱼对水一样依赖,离开了舞池就好比鱼上了岸似的,屁股在椅子上蹭不到两三分钟,肯定又要游回到舞池中去。还有一种座位是靠墙的,两三张沙发夹着一张钢化玻璃桌,是为那些年级较大真正跳舞跳累了的中年人安置的,当然,也是为那些坐台小姐安置的。

  孟龙飞一眼就看中了紧挨着包厢的27号座位。这儿的几张沙发都正对着舞台,能够毫不费力地看到舞台上的节目。更重要的是,这里离啤酒供应柜台最近,要啤酒可以随叫随到,点其他的东西则要叫服务员小姐去拿。玉楼春夜总会内的物价孟龙飞心中是有数的,啤酒最便宜,其它随便点个果汁宵夜都比啤酒贵好多。他已打定主意,要在有利的地形下迅速灌醉这两个好兄弟,既显得战友情深,又可以省下一大笔钱。

  夜总会里一派热闹景象,灯光昏暗,好几十个五彩旋灯在头顶转来转去。大厅中央是长五十米宽六十米的舞池,密密麻麻的男男女女搂抱在一起扭来扭去。最里面有一个一米高的舞台,一个女歌手正投入地唱着孟庭苇的《风中有朵雨做的云》,唱得颇有台湾风味,嗲声嗲气的。

  走过总服务台时,孟龙飞一眼就看到左剑从服务台旁的洗手间走了出来。他冲左剑打了一个手势,左剑也看到了他,走过来拍了拍他的肩:"龙飞,今天怎么有空过来了!"

  孟龙飞礼尚往来,微笑着抬起右手向左剑的肩上拍去,却被左剑双手抓住:"别,我的胳膊还没好周全,经不起你这一拍的。"

  孟龙飞不好意思地放下手说:"左主任,今天我请几个战友聚一聚,你看待会儿结账的时候能不能……"

  左剑摸出一张自己的名片,又摸出一支圆珠笔在名片上写了几个字,递给孟龙飞:"咱兄弟有什么好说的,你今天尽量吃尽量用,结账的时候用我的名片,我让服务台给你按成本价收费。"

  孟龙飞听得脑门一热,按成本价收费,那可就是打半价啊!五块钱可以当一百块用!左剑真够意思!

  "那,真不知道怎么感谢你?"孟龙飞尽量压住自己的惊喜。

  "你不在这闹事就是对我的最大感谢了。我还有事,你去把你的战友们陪好!"左剑说完又拍了拍孟龙飞的肩,转身走了。

  孟龙飞再向27号座位走去的时候,感觉脚步轻盈了许多。

  三人在27号座位坐定以后,张丽又笑盈盈地问道:"三位老板想喝点什么?"

  楚天都和黄勇威局促不安,不知道怎么回答。他们都没有在夜总会点单的经验。孟龙飞看了一眼两人的窘态,颇为得意地冲张丽一挥手:"先来一箱青岛干啤。"

  张丽很快就让一个男服务员抬来一箱啤酒,放在楚天都旁边。

  孟龙飞右手拿起一瓶啤酒,大拇指用力往瓶盖上一推,啤酒便"啪"地一声开了。第一瓶啤酒递给楚天都后,孟龙飞又两手同时开工,推开了两瓶啤酒,一瓶递给黄勇威,一瓶留自己。

  孟龙飞的这一手绝活,是在部队用手掌拍了几年砖后才意外发现的。有一回,一个战友的家人来探亲,居然带来了两箱啤酒。按他们部队的规矩,家人探亲带来的物品一律见者有分,于是一人抢了一瓶啤酒。但这战友的家人也缺心眼,送啤酒居然不送啤酒起子,结果所有人都只想到用牙齿咬。本来在床沿桌沿一磕也可以弄开,但战士们谁也不敢这么做,损坏公物连长肯定会让你停训三天憋死你。孟龙飞正好那几天牙疼,不敢用牙,正在愁眉不展时,右手大拇指在瓶盖上一蹭,竟把啤酒"呯"一声蹭开了!还有几个没开酒瓶的战士也模仿孟龙飞的方法一推,竟都毫不费力地推开了瓶盖。孟龙飞立刻明白了电视上屡屡播出啤酒瓶爆炸伤人的根本原因:密封这么不牢,当然要炸了。不过从那以后,战友们开啤酒时再也不需要借助任何工具了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