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军事·军旅 > 兵血不冷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一〇


  富康车突然瞅准空隙从陆地巡洋舰左边插入,陆地巡洋舰连忙向左压去,哪料到富康车又突然减速,趁机突然加速插到巡洋舰的右侧,顺着巡洋舰向左的惯性用车头在它右侧狠狠一顶,只见它吱地一声往左滑了两三米,几乎滑出公路,将公路旁一棵腰粗般的大树蹭去一大块树皮,右侧也凹下去好大一块。

  没等孟龙飞和纠察兵眨两下眼,富康车又故计重施,在巡洋舰的两侧左右开弓,不到一分钟,陆地巡洋舰除了车的前部还可以看出型号外,其它地方都已经像捏得不成样子的橡皮泥,仿佛给硫酸毁了容似的。

  两部车拼杀到一段两旁都没有大树,只有一大片水田的路段。出租车司机冷笑一声,向前一插,待那辆不知死活的陆地巡洋舰向自己撞过来之际,猛地退到它的另一侧一顶,陆地巡洋舰一下子就翻出了路面,在水田里打了好几个滚。富康车也随即停下。

  富康车司机的车技让孟龙飞和纠察兵大开眼界。纠察兵眼中露出喜悦之色,难得地对出租车司机充满了好感。表现出钦佩之情,问道:"小兄弟以前是当什么兵的,车开得这么好,连巡洋舰都敢撞!"

  司机十分不屑地回答:"切!就这陆地巡洋舰,我开辆神牛拖拉机也能把它撞飞!实话告诉你们吧,我在部队是开坦克的,当了三年兵还从没有人敢跟我的车擦过,现在开了三年出租车,也从没人敢惹过我,一看见我的车牌号就躲得远远的,还就这小日本的车不知死活!知道我的车牌号吗?"坦克兵一指车窗角落。

  孟龙飞不自觉地念到:"14944。"

  "对,要死就试试!"出租车司机得意地说道。

  纠察兵笑着说道:"那你就碰上冤家了。你们看陆地巡洋舰的车牌,59144。"

  孟龙飞和坦克兵都笑了起来:"这小日本的车还真不知死活!"

  9

  三个退伍军人正聊得火热的时候,水田中的陆地巡洋舰车门开了,四个劫匪陆陆续续从乌龟壳一样的车中爬了出来,两人一组地向不同的方向跑去。

  孟龙飞感觉很扫兴。自己正和战友聊得亲热,这四个劫匪就像四只耗子一样从眼前晃过。坦克兵和纠察兵似乎也有同感,一时间,富康车内一阵沉默。

  "追吧!"最后还是孟龙飞打破了车内的僵局。其实他也知道,在车内再坐十分钟,出去也照样能在五分钟之内追上那几个笨匪,只是想到那六千块钱就不想多等一分钟了。

  三个人下了车,孟龙飞一指左边:"你们两个去追那两个,我去追那边两个。"

  他说话完正想开溜,没想到坦克兵和纠察兵反应挺快,一人一只手一伸,硬是将孟龙飞扳了回来按在车上。

  纠察兵火冒三丈地吼道:"冲什么冲,说好都是我们的!滚回车上去。"

  坦克兵对孟龙飞倒挺和善,拍拍孟龙飞的肩说道:"抓贼很危险的,我们抓住了功劳也算你一份。记住,爱情诚可贵,生命价更高,留得青山在,不怕没柴烧。回车上去吧!"

  孟龙飞心中老大不快,自己本想一下车就先下手为强抓住几个劫匪再说,免得和这帮兵痴子纠缠,没想到他们出手竟如此之快,只怪自己小看了这些不再是兵的兵。

  他灵机一动:"不行不行,左边跑的两个劫匪手中都有79式7.62毫米冲锋枪和六四手枪,身上还有高爆手雷,而右边跑的劫匪手中什么武器也没有。所以我建议,你们两个去追左边的两个,我去追右边的两个。"其实孟龙飞看得真真切切,有炮筒子枪的和六四手枪的劫匪都往右边跑了。

  坦克兵和纠察兵对视了一秒钟,神情凝重起来。孟龙飞趁机激将道:"怎么,难道你们不敢一起追左边两个?"

  "谁说我们不敢,只不过我们都去追左边两个,那右边两个怎么办?"纠察兵眼望着右边正跑的两个劫匪,眼中充满了难舍之情。

  孟龙飞一听这话心中乐了,但不敢喜形于色。这两个傻兵也太好骗了。他装出考虑再三的样子说道:"这样,我跟着右边的两个,你们把左边两个抓住了再过来帮我抓他们。"

  "行,那你要小心,跟着这两个劫匪就行了,千万不要靠近他们,我们会尽快赶过来的。"坦克兵对孟龙飞再三叮嘱道。

  "嗯!我会的。"孟龙飞装出感激不尽的样子说道,其实心儿喜得"砰砰"直跳。这真是两个傻兵!

  于是,纠察兵和坦克兵被错误的情报引向了错误的方向,而敌人的主力部队正一步步在孟龙飞的脚下缩短距离。

  两名持械劫匪深一脚浅一脚地在泥泞中前进着,没过脚脖子的稀泥大大延缓了他们的速度。而孟龙飞在部队每周都要和稀泥打交道的,在稀泥中奔跑感觉比在塑胶跑道上还要轻松。

  很快,那个持炮筒子枪的胖劫匪让他给追上了。胖劫匪听到身后孟龙飞奔跑的"啪唧啪唧"声,只恨自己看《天龙八部》时没好好跟段誉学学"凌波微步",徒劳地屁股一扭一扭地向前走着。等孟龙飞追上拍他肩膀的时候,胖劫匪灵活地一转身,用自制的大口径炮筒子枪顶住了他。孟龙飞紧紧地把枪口握住。

  "兄弟,我们只求财,不想害命,你可别逼我!"胖劫匪几乎用哀求的语气对他说。

  孟龙飞明显地感觉到,对方的枪支在剧烈地抖动。他开始极度鄙视这帮劫匪了,都已经用枪抵着对手了,居然还低声下气向对手谈条件!看来他们不仅智商不高,胆气也很成问题,平时的训练流于形式没有落到实处啊!

  "小兄弟,玩枪是很危险地,把枪给我吧!"孟龙飞发自内心地忠告对手。

  但胖劫匪并没有把孟龙飞的话听进去,不知是紧张还是心一横,空旷的稻田上响起了爆胎一样的声音,紧接着有人撕心裂肺地喊叫了起来。

  只见胖劫匪痛苦地坐在水田当中,两手和胸口满是血。但这血不是孟龙飞的,而是他自己的。

  原来孟龙飞在抓住枪管的瞬间微一用力,竟把那杆自制的大口径炮筒子枪枪口捏得完全闭合,胖劫匪扳机一扣,枪管自然而然地就炸了膛,大量的钢珠向后打了出去。好在这炮筒子枪用的火药也不是正宗的军事火药,否则那些小钢珠就够这胖劫匪喝一壶的。

  孟龙飞握着手中炸得像一束狗尾巴草的枪管,摇了摇头:"这手工作坊的东西就是没有质量保证。"说完手一扬,将废枪扔在田埂上,对胖劫匪说:"老老实实地待着,别想跑,等120来了给你包扎伤口。你要是再跑,肯定会失血过多而死。"

  胖劫匪感激地点了点头,继续坐在水田中一动不动,像臭水沟里的一个破坛子。

  孟龙飞继续追那个拿六四手枪的瘦劫匪。他正在孟龙飞前方五十多米处艰难跋涉着,跑路的样子活像一只瘸腿的动物。

  孟龙飞大吼一声:"站住!"话音刚落,人已距离那个瘦劫匪不到十米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