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军事·军旅 > 兵血不冷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

  4

  孟龙飞狠狠地瞪了他一眼,赶紧跑上前去扶左剑。

  左剑坐在地上,揉着肩膀,痛苦地说:"龙飞,我跟你没杀父之仇吧!"

  孟龙飞蹲下身子,尴尬地替左剑揉着肩膀,口中说着:"不是故意的,失手了。"哪知他的手劲太大,越揉左剑越感觉像石磨在碾压。

  左剑一把抓住孟龙飞的手,几乎是用乞求的语气说道:"兄弟,看在咱俩一场上下级的关系上,你放过在下吧!"

  孟龙飞只好松开手,不知所措地说道:"对不起,我只是想帮帮你。"

  "别,你不动就是对我最大的帮助了!"

  这个要求不难做到,孟龙飞听从了,像一尊金刚似地蹲在左剑身旁。左剑扶着他从地上站了起来:"我们出去吧,这钱你也别找向老板了,好好收下,我来告诉你原因。"

  孟龙飞向走廊里扫了一眼,向军奇已不知去向,只得扶着左剑,向楼梯走去。

  左剑边走边揉着肩膀说,向军奇以前也当过兵,在招骋保安的时候,向他一眼就从孟龙飞手上厚厚的茧子上判断出他当过兵,而且不是一般普通的兵,所以当下就对左剑说请他,月薪两千,而且一旦孟龙飞不想干了,来去自由。

  孟龙飞心想:当个保安,每天到门口站站,一个月都有两千元,傻瓜才想走。以前自己找不到工作时,经常在家中看着自己的一枚枚军功章,想这军功章离开了部队有什么价值,现在知道了,值每月一千四百元。别的保安一个月只能拿六百,自己能多拿一千四,就是因为自己有一个军人的身份,因为自己是一个优秀的军人。这军人身份在这里就相当于一个高级职称!当然,这一切都已经成为了历史。

  左剑对孟龙飞说道:"信封里多的钱是老板特地要我多给的,因为向老板觉得自己还是没帮上你,不能继续留你在这里了。斧头帮是这一带最大的黑社会团伙,公安局打了几次都没有打掉。你这次得罪了他们,他们是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。向老板辞了你,也是为了你好。"

  "我必须当面谢谢向老板。"孟龙飞感激地说道。

  "不必了,向老板既然躲着你,不承认此事,说明他也不想接受你的感谢。我们老板帮人以后都比较低调。"左剑在孟龙飞的搀扶下走到了夜总会门口。"龙飞啊,不在这儿做了,我估计你再难找到这么好的工作。但不要灰心,工作努力找还是会有的。今后有什么困难,可以随时来找我们,能帮上忙的我和向老板一定尽力帮你。"

  孟龙飞紧紧握住左剑的手:"多谢了,请代我向向老板也说声谢谢,这多的钱既然向老板不愿意要,等我赚了钱一定还给你们!"

  左剑声音颤抖、表情痛苦地说道:"你要是真感谢我的话,手下留点情好不好。"

  孟龙飞这才注意到,自己情绪一激动,手上的劲又用大了点,把左剑的右手几乎捏得变了形。

  他尴尬地松开了手。

  早晨的阳光刚照到孟龙飞的脸上,他就条件反射似地从床上弹起,穿好衣裤,将被子叠成棱角分明的豆腐块,把床单也抹得平平整整的。但他猛然记起,今天已经不用再上班了,玉楼春夜总会保安已经成了上一份工作,而下一份工作还没有着落。

  孟龙飞心情焦躁,一把将叠得很艺术的被子扯散,衣裤也不脱,和衣在床上躺下,心想不上班也好,那就安安心心睡个饱吧。但不知怎的,一闭上了眼睛,耳边总像有军队的喊操声,格斗训练时的怒吼声。孟龙飞在床上翻来覆去了一个多小时,瞌睡却总也不光临。

  孟龙飞心想,睡是睡不成了,那就找点事做吧。于是他再次起床,将被子叠好,刷牙洗脸,准备一天的新生活。他想到昨天向军奇发的六千块钱,这些钱可以够他用上一阵子的了,这样父母打电话询问时,还可以撒个小谎,说工作很顺利,免得二老在老家担心。孟龙飞计划好了今天的任务,那就是先把这六千块钱存起来。自己一没女朋友二没什么烧钱嗜好,老拿这么多钱在手中总惦记着,生怕弄掉了。第二个任务是争取今天能再找一份工作,最好能和以前同等待遇。当然,他也知道这种希望很渺茫。

  出了小区,斜对面就是一家中国银行。孟龙飞进来一看,里面只有有两个窗口在工作,每个窗口前都有三四个人,人群与银行工作人员之间隔着大理石窗台和厚厚的玻璃,只在窗台上留了一个缝隙。

  孟龙飞把两边的人比较了一下,左边窗口的都是取钱的,右边窗口都是存钱的,他自然而然地就站到了右边。他知道,虽然左边窗口的人还少一个,但中国所有银行似乎都有一个规律,就是存钱的速度比取钱的速度要快,存钱时银行职员的笑容比取钱时甜美。果然,不到一分钟,前面存钱的已全部存完到他。

  正当他要把六千块钱和存折塞给银行工作人员时,猛听得身后有人大叫一声:"打劫!都趴下!谁动就打死谁!"

  孟龙飞刚一回头,就有人推了他一把。只见四个二十多岁的青年,每人身上背着一个大包,两人拿着西瓜刀两人拿着枪,拿枪的一个手中握着一支军用六四手枪,一个手中端着一支自制的大口径炮筒子枪,两个枪口在银行内所有人身上扫来扫去。

  孟龙飞顺从地和人群蹲在了墙角。他并不怕这四个毛头小伙子,收拾他们只是一分钟之内的事,但银行内还有其他人,万一伤到他们就不好了。每次在部队参与地方行动时,连长反复强调的就是要确保人质安全。现在自己虽然不在部队了,可特种部队的规矩不能坏。

  四名劫匪的注意力并不在墙角的人,只派了一名拿西瓜刀的看着他们。孟龙飞憋了一肚子火,妈的,太小看我了,居然只用一把纸一样的西瓜刀看管自己,这要是让那帮特种兵弟兄听到了,还不笑掉大牙。不过,这些毫无眼光的劫匪很快就要为自己的短见付出代价了。

  拿手枪和炮筒子枪的两个劫匪用枪指着银行员工,大声吼道:"把钱都丢出来!"

  银行的两位美女员工显得很镇静,面不改色地指了指玻璃挡板上贴着的一块牌子。

  几个劫匪不约而同地向上看了看,脸都绿了,牌子上写着:"对正在抢劫银行和运钞车的劫匪当场予以击毙。某某某市公安局"

  拿炮筒子枪的劫匪跺着脚大声抗议道:"你他妈胡说,我查过资料的,原文应该是'对正在抢劫银行和运钞车的劫匪可当场予以击毙',你他妈的抄都抄错了,少了一个'可'字!意思都不同了!"

  孟龙飞心想,这帮劫匪还算比较有文化水平的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