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军事·军旅 > 兵血不冷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

  1

  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半,玉楼春夜总会的门口,几名保安身着制服背着双手站着,每人手中都握着一个对讲机。其中有一名身材高大、穿着整洁的保安特别引人注目,大概二十七八岁,身高一米八到一米九,往几个保安中间一站,活像竹林中的一根电线杆。他双目炯炯发光,让人联想到蛰伏在雪地里的狼,正打量着一个个摇摇晃晃勾肩搭背荡出来的男男女女。

  他叫孟龙飞,原北京军区某特种部队的老兵。当了六年无仗可打的特种兵,他在大裁军时光荣退伍,回到了自己的家乡A城。回到地方,政府承诺安排工作,先每月发基本生活保障。但这一保证就保证了大半年。孟龙飞突然明白了一个事实,那就是政府只给了一个保证,但没有给一个保证时间。他在这个飞速发展的小城里漫无目的地游荡了半年,也逐渐体会了政府的难处。在这个人口并不算多的小城市里,下岗职工、无业游民、社会混子像春天的野草一样欣欣向荣,政府光锄草的任务就相当繁重。

  当惯了兵,习惯了朝五晚九的紧张训练,孟龙飞在家还真有点不习惯。每天早上,第一缕阳光从窗户射到他的脸上,孟龙飞就会"噌"地从床上弹起,翻身下床,手脚麻利地穿好衣裤,将被子叠成棱角分明的豆腐块,将床单抹得平平整整,然后推开房门就往外跑。

  直到外面冷风一吹,或全身跑得发热,孟龙飞才清醒过来:自己早已不是一个兵了。他这才悻悻地踱回家,一边走还一边反复提醒自己:我已经不是一个兵了。每次迷迷糊糊回家,孟龙飞总要在路旁捡一根一次性筷子或细木棒,因为他当兵训练时口袋中是不许带任何东西的,现在也是如此,自然也不带钥匙了。所以每次他都只能用一支木棒来开锁。孟龙飞非常庆幸自己的开锁技术没有荒废,开自家的防盗锁最多只要十秒钟。

  有一次,孟龙飞用一次性筷子开自家门锁的时候,正好被一个老太太看到,吓得老太太满脸煞白。当天,整个小区的用户都"叮叮当当"地换锁换个不停,自己的几个邻居还连夜安装了智能防盗门。

  他觉得这些居民真是多此一举,就算你们是换成密码锁,到了他手中也是最多十秒钟搞定。毕竟他曾经是一名合格的特种兵。

  在日常生活中,孟龙飞也不时流露出一些军人的特征。比如走路走得好好的,一想到自己的军旅生涯,就不自觉地将步子迈成了每步七十五厘米的正步,手也摆成了标准的斜四十五度。不管坐在广场休息还是到小摊上吃饭,他都会不自觉地腰身挺直,头不下垂,双腿平行。因为他的这些POSE,A城精神病院的救护车在这个小区转过不只五次。

  退伍了好长一段时间,孟龙飞的情绪颇为不佳,因为他总忘不了自己的军人身分,总觉得自己军人的热血不曾冷却,让他无法正常地融入社会。孟龙飞非常苦恼,但最终想出了一个自认为几乎完善的好办法,那就是工作。只要找到了工作,拼命工作,就可以渐渐忘却自己的军人身份,也可以和谐邻里关系。就像一个瘾君子,要想戒掉这个瘾头的最好方法,就是使他对另外一个事物上瘾。

  打开报纸看一条条的招工信息,孟龙飞感觉自己像是一个成绩平平的小学生在看奥数题目,题意看得懂,可就是抓破头皮解不出来。所有的行业都需要专业技术,但自己除了站岗隐蔽、单手碎石等高级技术外,再不会其他技术了。找来找去,只发现有一家夜总会招保安,条件要求和自己的专业正对口;人家保安是一天到晚站在门口,自己在军中值勤时也是在营房前放哨站岗,还半天不许动一下;同样保安要维护场内秩序,自己在军中所做的也是保卫国家稳定;人家发统一制服,自己在军中也有统一的军服。如此一比较,孟龙飞发现军队实际上就是保安公司的对口学校,只是那起薪五百元的月薪让他大跌眼镜。

  自己在部队当个小排长,一个月也有一千元左右的薪水,到了地方就只剩下一半了。这就好像某些高职学校的招生广告一样,广告上写的是毕业后包分配包安排工作,月薪一千到几千,等你读完书却发现,工资只有那么几百块钱。向学校责问,人家就说这是起薪,干得好的话会有一千多。当然,干得好不好的标准你是不知道的,只有你的老板才知道。

  有工作总比没工作要强。孟龙飞的这一想法就像一个自视清高却年华老去的美女一样,年轻时东挑西选,当韶华已逝时却不得不嫁做商人妇,嫁得出去总比嫁不出去强啊!

  看到广告的第二天,孟龙飞就到这家夜总会的人事处去报名,去了以后才知道,保安工资待遇不高,却居然也是一个炙手可热的工作,整个楼道里有七八十人在报名,而且大多是一些十六七岁的青少年。孟龙飞心想:这叫什么事?让这些娃娃兵去当保安,到底是他们保单位的安还是单位保他们的安?

  终于排队轮到孟龙飞了。他一进办公室,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子就一愣,问道:"先生,你是来应聘保安的吗?"

  孟龙飞心想:这不废话吗?不来应聘保安,谁愿意到这儿来排半天的队。但他没有流露丝毫情绪,因为坐着的这一位大有可能就是他的顶头上司,于是微笑着点点头:"是的。"

  "先生不符合条件吧!"中年男子露出一种挖苦的表情。

  孟龙飞仔细回忆了一下,招工广告上的条件就八个字,"年轻力壮,爱岗敬业",自己哪一条都符合啊!

  中年男子见孟龙飞茫然不知的样子,就直截了当地说:"我们招的是年轻人。"

  孟龙飞哭笑不得:自己今年才二十六岁,就已经不是年轻人了,那尊驾不已土埋脖子了?

  别人已经明确拒绝了自己,他也不愿意说好话求人,站起身说了声"谢谢",转身就走。刚一转身,就听见身后的另一位中年男子喊了一声"慢",孟龙飞又站住了。

  只见那位中年男子正眯着眼打量自己,满脸沧桑却气宇轩昂,眉目之间隐约有一股英气,只是额头清晰的一道伤疤略显狰狞。孟龙飞一瞬间觉得,这个男人既亲切又熟悉。

  "你当过兵?六七年了吧?"中年男人用疑问但又极其肯定的语气问道。

  孟龙飞一听这话,心想这位大哥真识货,一眼就看出自己当了六年的兵,于是感激地点了点头。

  这个中年男人对最初讯问孟龙飞的人说了几句话,然后起身走了。孟龙飞一直目送他出去。

  "恭喜你,你被录取了,年轻人。刚才是我们总经理向军奇,我叫左剑,是这里的人事处主任。明天早上开始上班。"左剑很满意地对孟龙飞说。

  孟龙飞心中也很激动,一是因为找到了一份工作,二是自己一下子从非年轻人变成了年轻人,那感觉美得就像吃了仙药,"咔嚓"一下返老还童了。

  "对了,你的起薪是两千!"左剑又补充了一句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