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历史演义 > 上古神话演义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第一四八回 舜西教六戎 西王母来朝(3)


  帝舜细看王母:戴着太真晨缨之冠,冠上斜插一支玉胜。但是头发仍是蓬蓬然,牙齿仍是巉巉然,气象威猛,背后还露着一条虎尾,下面蹑着方琼凤文之履。那两个侍女却生得非常美丽,穿的是青绫之袿(guī,长襦,妇女的上服),年纪都像十六七岁。那时三青鸟使便过来介绍,请帝舜与王母升殿。帝舜让王母先登,到了殿上,帝舜即向王母稽首,说道:“王母慈悲,平治洪水,普救万民,恩德如天!如今反劳光降,何以克当!”

  王母亦还礼道:“这个是天意,我何敢贪天之功以为己力呢!”

  当下帝舜请王母坐了宝位,自己坐了主位。王母道:“我长久不到下界来了,久已想来,实在少机缘。现在略备些不腆之物,前来贡献,请圣天子不要见笑,赏收了吧。”

  这时另有三个侍女,手中各捧着一件走过来,放在帝舜面前。

  帝舜看时,一件是白玉环,一件是佩玉,一件是白玉做成的琯,名叫昭华琯。帝舜忙再拜稽首致谢。王母道:“我此番来朝,礼节至此,总算已毕。照例圣天子还要赏赐饮食的,但是我们都不食人间烟火,请天子可以无须预备。不过有一句话要说:我到人间来一遭不容易,圣天子和诸位公侯要到敝处昆仑山来一次亦颇不容易。现在我既然来了,就此拜了一拜,谈两句话就走,未免太寂寞冷淡。所以我想借圣天子此殿请一请客,我已有天厨带来,不知圣天子可否允许?”

  帝舜听了。忙再拜道:“已劳慈驾,兼拜赏赐,如今又赐饮馔,何以克当!但是某等君臣能尝所未尝,真是感激不尽!”

  王母笑道:“既承允许,那么先要易位,真是反客为主了。”

  帝舜正要谦谢,总觉自己已经坐了宾位,王母已经主位,不知怎么一为掉转的?弄得来惝怳模糊,莫名其妙。便是殿上臣工亦都诧异之极,才叹仙家真有颠倒众生之妙用。

  再细看那王母亦换过了一个,不是蓬头、戴胜、豹齿、虎尾了,文彩鲜明,光仪淑穆,真是个庄严兼和蔼的天人,而年纪不过三十多岁好看,大家尤为不解。霎时间,席次都已设好,王母邀大司空到她旁边去坐,说道:“我们是熟人,可以谈天叙旧。”

  大司空遵命,就在帝舜下面坐下,其余臣工又在下面。那时天厨中的酒肴络绎而来,丰珍上果,芳华百味,无不异陈。除出大司空外,其余人不但口所未尝,都是目所未见,正不知吃的是什么东西。饮酒之间,王母对于各臣工都有两句话语称赞,大约隐括他的终身及后福的。大家听了,似明非明,却不好细问。

  帝舜刚要开言,只听王母吩咐一声“奏乐”,霎时间无数绝色女子各执乐器,纷纷上前。有的弹八琅之璈,有的吹云和之笙,有的击昆庭之金,有的鼓震灵之簧,有的拊五灵之石,有的击湘阴之磬,有的作九天之钧,众声澈朗,灵音骇空。众人听了,觉得这种音乐可以使人飘飘欲仙,与《韶》乐又自不同了。

  奏乐既毕,王母向帝舜说道:“我今朝此来,固然朝见圣天子,但是还附带一件事。”

  说着,又向大司空道:“从前小女瑶姬赠大司空宝篯之时,有一个侍女的裙带给大司空压住解脱,大司空还记得这回事吗?”

  大司空听了,惶窘非常,说道:“是有的。当初实出无心,惭愧之至!”

  王母笑道:“谁说大司空是有心呢?但是大司空虽出无心,天却有心。此女本是瑶宫玉女,既与大司空有此一段故事,就是姻缘,如今我已饬人送到府上去了,叫他伺候大司空吧。恭喜恭喜。”

  大司空听了尤其惶窘,忙忙谦辞。王母笑道:“大司空尽力沟洫,菲衣薄食,辛苦已极了,收一个玉女奉养奉养,有什么过分呢?”

  说毕,就起身向帝舜告辞。说道:“我们隔四十年再见吧。”

  又和大司空说道:“我们隔五十年亦总要见的。再会再会。”

  其余臣工亦一一与之道别,升上紫云辇,人马音乐,霎时腾空向西而去,转瞬不见,三青鸟使亦随后化鸟而去。帝舜君臣如做了一场游仙梦似的,那殿中的香气足足有两月不散。大司空回到家中,才知道玉女果已送来,经涂山氏留下,无可如何,只得老实收了她做妃子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