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历史演义 > 上古神话演义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第一三一回 禹到寿麻国 得见螺蛳舟(2)


  大家离了身毒国,再向西行,又到了一国。刚要从龙背下降海滨,只见下面有一个极大之建筑物焜耀于眼帘。其形四方,下广而上尖,仿佛一个“金”字。从下面到上面高约五六十丈,每面之广约七八十丈,不知道它有什么作用。后来遇到土人,细细探问。那土人道:“这是我们君主的寝室。”

  文命一想:寝室要这样大,这样高,而且那制度与寻常之房屋大不相同,尤不可解。便又问道:“贵国君主每夜必到此间来安寝吗?”

  那土人道:“不是不是。敝处人的寝室有两种:一种是短眠之寝室,一种是长眠之寝室。这个寝室,是我们君主长眠之寝室,不是短眠之寝室,哪里是每夜来的呢?”

  文命道:“怎样叫短眠,怎样叫长眠?”

  那土人道:“一个人日间作事疲劳,夜间休息几个时辰,叫作短眠。几十年作事疲劳了,连续的休息他几百年,或几千年,这个叫长眠。”

  文命道:“某有一句触犯忌讳的话,请原谅。敝国所谓长眠千载,就是死的意思,想来贵国人忌讳这个死字,所以叫作长眠,是否如此?”

  那土人连连摇头道:“不是不是。禽兽有死,人为万物之灵,决无死法,敝处因为没有死的人,所以称为不死之乡。先生拿死字来解释长眠二字,未免误会了。”

  文命问道:“长眠和死有分别吗?”

  那土人道:“怎么没有分别?形肉消灭,仅存骸骨,这个叫作死。形体长存,仅仅不饮不食,不热不冷,不动作,仍是睡眠,不过时间较长罢了。过几百年,或几千年,依旧会醒转来的,哪里可以叫作死?”

  文命听了,便又问道:“贵处人长眠之后,他的形体自然不会腐烂消灭吗?还是要用药去防护他,才不会腐烂消灭呢?”

  那土人道:“当然要用药去防护。因为人生做事几十年,疲劳极了,一旦倒头睡下,与寻常的短眠不同,一切不知自主。不能自主了,所以非别人代他敷药防护不可。譬如有些人日间疲劳极了,夜间偶尔短眠,冷也不知,热也不知,甚而至于有人推他也不知,短眠尚且如此,何况长眠呢!”

  文命听了,一想:“我从前所听见说用药藏尸的地方,原来就在此处。所谓不死之乡者,原来如此,真是异闻。”

  当下别了那土人,又到各处考察一回,觉得他们的一切文化的确不错。而且有些地方,如天文、文字等类,大都与中国相同,真所谓东西万里,不谋而合了。(原注:中国天文学有“黄道十二宫”之说,埃及亦有之。中国文字初为象形,埃及文字亦为象形。)

  一日,走到一处,只见一个大城新而且坚,觉得是建筑不久。后来问之土人,果然造好了不过二百年光景。后来又走了许多地方,看见那君主长眠的寝室到处都有,不过没有同第一次看见的那个之高大。它的制度形式亦不同,有的一层一层而上的,有的顶是圆而不尖的,有的不从平地筑起,而掘地甚深,将寝宫筑在下面的。大概年代愈近,则它的建筑亦愈大愈高,想见文明渐进,而奢侈亦渐增了。

  文命等在此不死之乡耽搁了多日,重到海滨。刚要动身,只见有一个圆形的大物,足有十几丈周围,从海中浮水而出。仔细一看,上面虽则布满了海藻、青苔之类,但是还可以考察它得出是个木质做的,是个人工造的。然为什么能够在水中自行浮出,且能向岸边激进,究竟是什么东西?大家正自不解,只见那大圆物近岸之后,里面似有重物在那里移动的声音,又似有开锁钥的声音。

  隔不多时,只见大圆物上面的一块板忽然移动展开,随即从里面钻出两个大人来。那时大圆物已经傍岸,那两人随即跳到岸上。文命等细细估量,其身材之高大总在三丈左右,不禁诧异之至,就过去和他们施礼,问道:“诸位是此地人吗?”

  这两个大人听见文命说话,忙俯下身来问道:“足下要买货物吗?”

  文命道:“不是不是,请问二位是何处人?”

  那大人道:“某等是宛渠国人,到贵国来做买卖的,足下要买货物吗?”

  文命道:“某在此游历,并非此地人,不要买货物。请问贵国离此地有多少路?”

  那宛渠国人道:“某等这个沦波舟速力不弱,每日可以走一千里。现在已走了十二日余,总在万里以外了。”

  文命指着那大圆物问道:“这个是船吗?船应该在水面行动,而且形式亦不是如此。刚才某看见它从水底涌出,却是何故?”

  那宛渠国人道:“某等这个沦波舟一名叫螺舟,是仿照螺蛳的形像制造的。螺蛳在水中,水不会浸入,某等这船水亦不会浸入,所以在水面可走,在水底下亦可走。刚才某等就是从海底下上来。”

  文命听了这话,尤其诧异之至,说道:“水底可以行船吗?”

  伯益在旁,就向那人要求到船中去参观参观,以广见识。那宛渠国人细细盘问了文命等的籍贯经历,方才答应。不过说人数不能太多,只以五人为限。

  文命和伯益当然要去参观的,其余的就由文命指定了真窥、横革和庚辰三个一同前去。

  这时那螺舟中早又有三个大人钻出在外,那宛渠国人就招呼文命等登上螺舟。后来钻出的三个大人重复又钻进去,文命等向下一望,有扶梯一座靠着。那领导的宛渠国人先循梯而下,文命等便跟了下去。但是宛渠国人长,那扶梯的阶级距离甚远,文命等殊感困难,勉强将扶梯爬完。只见里面乃是一间精室,非常光明,仔细一看,璧间嵌着几颗圆形之物,似珠非珠,那光亮就从此等圆物中发出。伯益忙问道:“这是什么东西?”

  宛渠国人道:“这是鲸鱼之目,在黑暗中能发光明,所以名叫夜光珠。此地船中不能燃烧薪火,只能用此代灯。”

  文命见四面储积的筐箧甚多,想来就是他们做买卖的物件了。

  精室的一端,又是一座扶梯,那宛渠国人又领导再从扶梯而下。但见又是一室,壁间依旧嵌着夜光珠,那人说道:“船中不能举炊,此间储蓄的干粮约可供五个人两月余之用。”

  说罢,又领导文命等更下一层,觉得比第二层又狭窄了些。文命等暗想,这个真是螺蛳形了。那人忽然从案上取出一物,将壁间所悬挂的夜光珠罩住,室中顿然黑暗。大家吃了一惊,不解其故,只听见那人说道:“诸位请向外看。”

  文命等向下一看,只见有几处亮光从海水中透进来,原来他那船身上开了几个小洞,不知用什么透明而不渗水的物件嵌住,外面又悬着几颗夜光珠,照耀得很亮。海中游鱼都从船旁经过,历历可数,真是奇观。

  那人道:“有了这个方法,我们在海底潜行,才可以辨得路径。不然,盲走瞎撞,就闹成笑话了。”

  伯益道:“海中有道路吗?”

  那人道:“虽然没有道路,但是亦有物件可以做标准。海底之中亦有大山小山,有高原平原,有种种植物。我们经过之处,都给它取一个名字,做一个记号,那就是路径了。”

  说着,又引文命等下了一步扶梯,其室更窄,六个人仅有回旋之地。而室之四围都安置着一种物件,不知何用。那人道:“这是此船最重要之机关。”

  指着一物说道:“这是升降器,将此物一抽进,则海水涌人,船身重而渐渐沉下。将此物一挺出,则排泄海水,船身轻,自能浮上。”

  又指着一物说道:“这是进退器,将此物左旋,则船向前而进,将此物右旋,则船向后而退。”

  文命等听他如此说,细细看了一回,亦莫名其妙,只好唯唯而已。那人忽然道:“这船的大略想来诸位都已明白。某万里来此,事务极忙,未能久陪,改日再谈吧。”

  文命等只得向之道谢,跟了他一层一层的爬到船唇。那人将船板盖好,加了锁,和他四个同匆匆而去。

  这里文命等亦驾龙而行,路上伯益与文命谈起螺舟,极赞其精巧神妙。文命道:“古之圣人无所不学,师蜂而立君臣,师蜘蛛而制网罟,师拱鼠而制礼,师蚁而置兵。他们这种船,就是从螺蛳和鱼二种去学来的。形状如螺,上有甲板,可以使水不渗入,中有升降器具,仿佛如鱼腹中之气脬,缩之则沉,张之则浮,所以‘圣人无常师’真是不错。”

  伯益忽然有懊悔之状,说道:“刚才有两事没有问他,可惜可惜。人非空气不能活,他们紧紧闷在这螺舟之中,四边不透空气,何以能存活?这是一项。还有一项,那嵌在船身上透明的物件,名叫什么?是什么做的?这二项都没有问明白,可惜可惜。”

  文命亦点首称是。然而相隔既远,决不能再回转去问他,只得罢了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