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历史演义 > 上古神话演义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第一二三回 迷途入终北 行踪至无继(3)


  庚辰道:“某等那日从此地动身之后,因为记得来时所遇之风是西北风,所以尽力向西北走,哪知越走越觉不对了。后来改向南走,仍旧不像。某等想,人世之路虽则不熟,天上之路是向来走惯的,就一直向天而行。问到天上的神祇,才知道此地是世界极北之地,去中国不知道有几千万里呢。

  “某等得了天神的指示,好容易寻到继无民国,又到了那日过风之地,四处找寻,不见地将等踪迹,深恐旷日持久,致崇伯等待心焦。某等就去求见夫人,请夫人指示。夫人道:‘地将失散不必虑,将来自会遇到。只有崇伯到了终北国去,再回转来,很不容易,倒是可虑之事。’

  “某等才知道此地叫作终北国,便求夫人设法。夫人道:‘这亦是天数所注定。终北国之地,本来可算是别一世界,与中华人民万万无交通之理。只因一只风兽和一阵大风,就把崇伯送到那面去经历考察,使那边的风土人情传到中华,给中华人民生一种企慕之心,亦非偶然之事。不过此事我现在亦无他法,只有去和家母商量了。’

  “夫人说到此,某等就问那个风兽叫什么名字。夫人道:‘它名叫<犭巨><犭巨>。一走出来,必有大风随其后。那阵飓风,名叫<黄风><棠风>,亦是很厉害的。两者相遇,自然更厉害了。然而竟能吹得如此之远,是真所谓天数也。’当下夫人即率领某等,径到瑶池,和西王母商量。

  “西王母就取出两颗大珠交给某等,并吩咐道:‘此珠系从极西的西面一位大圣贤处借来,名叫金刚坚,是从摩羯大鱼之腹中取出。此鱼长有二十八万里,假使握着此珠,毒不能害,火不能烧,心中想到什么,就可以得到什么,所以一名叫如意珠。从终北国回到中国几千万里,崇伯等凡夫纵使骑了龙走回来,途中亦非常困难。现在将这珠拿去,一颗交给崇伯,一颗交给伯益。叫他们骑上龙之后,紧紧握住此珠,心中刻刻想道我要到某地去。那么两条龙自会奋迅而前,达到目的之地,恐怕比那日<黄风><棠风>风刮去还要快些呢。不过珠是借来的,用过之后,即须归还。’某等受了此珠,随即来此,照这方法想着,果然立刻就到了。”

  说罢,将两珠交与文命。

  文命一看,其珠之大四倍于龙眼,光彩耀目,不可逼视,真是异宝。就将一颗交与伯益,说道:“既然如此,我们回去吧。”

  哪知刚刚起身,又被终北国人团团围住,原来他们看见文命之装束已经奇异极了。现在又见七员天将戎服执兵,而且从天而下,尤为见所未见。所以大家呼朋引类,挤过来看,直围得水泄不通,不能溃围而出。文命等再三和他们申说,叫他们让路,但是散了一圈,又挤进一圈,终究不能出去。后来伯益和七员天将道:“他们如此挤紧了看,必是看诸位,请诸位先到原地相等吧。诸位一去,他们必散了。”

  天将道是,立刻凌空而起,故意缓缓而去。终北国人始则举头仰望,继则跟逐而行,长围始解。然而还有几个仍来问文命何以能凌空飞行的原故。文命告诉他是个天神的神术,他们亦莫名其妙,连呼怪事而已。

  终北人既散,文命等想回归旧处,哪知路不认识了。当初文命等探那座壶岭山的时候,原是记着向北行的,后来环山一周,就迷了方向。原来终北国的地势只有当中一座山可做标准,而那山形又是浑圆,一无峻峭之处可以做记号,又无树木可以定方向。四面一望,处处相同。沿着神瀵之溪走,四四相分,岐之又岐,弄得来辨不清楚。问问那些终北国人,又叫不出一个地名。而且他们到处为家,任何地方都是一样,除出山叫壶岭,水口叫滋穴之外,更没有第三个地名,就使问也不能清楚,这是真大窘了。

  后来文命忽然想到,就和伯益说道:“我们何妨试试这如意珠呢。”

  说罢,和伯益两个从衣袋中取出如意珠,紧握在手中,一心想到真窥醉卧之处,随即信步而走。果然不到多时,已见七员天将腾在空中,并两条龙亦在空际盘舞。在他们下面,却又是人山人海,挨挤重重,原来他们既然看得天将等稀奇,又看得两龙稀奇,所以又把天将等裹人重围。

  后来天将等深恐文命寻找不到,所以又到空中眺望,却好做了一个标帜。文命等虽则到了,但是密密层层的人丛中苦于挤不进去。后来二龙渐渐下降,那些人纷纷躲避,文命等方才趁势入内,与郭支、横革等相见。那时真窥早已醉了,计算日期,已在十日之外。文命忙向郭支道:“我们耽延久了,快走吧。”

  之交等即将行李安放龙身,大家一一跨上龙背。那时终北国人重复围绕近来。文命等遥向他们致一声“骚扰”,那两龙已冉冉升起,终北国人一直望到龙影不见,方才罢休。

  且说文命、伯益方跨两龙,天将等夹辅向南而行。文命等谨遵西王母之嘱,紧握掌珠,念切旧地,果然那二龙进行得非常之快。过了半日,龙身渐渐下降,仔细一看,原来正是前日在此遇风之地。大家都佩服仙家至宝,说道:“这个真叫作不疾而速,不行而至了。”

  大众下龙休息,文命一面叫天将等去还珠,一面和伯益说道:“某从前听见说,黄帝轩辕氏曾做一梦,梦见游历华胥国,那民风淳厚,真是太古之世。现在我们游历终北国,这个民俗比到华胥国似乎还要高一层,而且是真的,并不是梦,可以算胜过黄帝了。”

  伯益道:“黄帝梦游华胥,那种情形,后人颇疑心他是寓言。现在终北国民俗及一切情形还要出人意外,恐怕后人不信有此事,更要疑为瞎造呢。但愿后来再有人来到此地,证实我们这番情形是真的,那才好了。”

  文命道:“天下之事,无独必有偶,况且明明有这个国在那里,既然我们能到,安见后人没有得到呢?”

  (原注:后来到周朝的穆王,驱策他的八匹骏马,日行三万里,周游天下,果然亦走到终北国。他贪慕那里民俗好,乐而忘归,一住三年。后来群臣苦劝,才勉强归去。这就是继夏禹而往的一个人了。)二人谈毕,天将等已归,于是再动身前行。

  一日,到了一处,只见那些土人都是穴居,并无宫室田里,所食的尽是泥土。文命等一想,这个真是原始时代的人民了。(原注:现在南美洲亚马逊河上游森林中尚有此种食土之人。)后来细细考察,又发见一项奇异之处,觉得他们竟无男女之分,因此邻邦都叫他作无继国,就是没有后嗣的意思。既然没有后嗣,又不是长生不老,但是不曾灭种,这种原理,殊不可解。后来又给文命等探听出了,原来他们人死后即便埋葬,骨肉等统统烂尽,止有其心不朽。

  等到一百二十年之后,复化为人,这个就是他们不灭种的原因。所以经过之处,道旁坟墓都有标帜立在上面,载明这是某年某月葬的,以便满足年限之后,可以掘地而得人。据说,他们附近有一种人叫录民,死后其膝不朽,埋之百二十年而化为人。又有一种人叫作细民亦是如此,其肝不死,百年而化为人。又有一个三蛮国,它的人民,亦是以土为食,死了埋葬之后,心肝肺三项都不烂,百年之后复化为人,想来都是同一种类的。真是天下之大,无奇不有了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