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历史演义 > 上古神话演义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第一二二回 夸父逐日影 大禹游北方(2)


  一日,再向西走,忽然又遇见一种异人。一个脰颈上并生两个头,又共生四只手。大家看了诧异,后来细细打听,才知道他们叫作蒙双氏之民。起先原是中国人,在颛顼高阳氏的时候,他们的老祖宗兄妹两个不知如何发生了恋爱,变成夫妇。给颛顼帝知道了,说他们渎伦伤化,本想尽法的处置他们,后来一想,自己的侄孙白犬不是自相牝牡吗?同一项罪名,不应该有两样的罚法。于是将他们两个赶逐到北荒之野来,叫他们和环狗国人同居,庶几气谊相同,共成一类。哪知这两兄妹受不住北方之苦,又和环狗国人格格不入,相率逃到此地,举目无亲,生计断绝,两个人相抱了痛哭一场,双双晕绝而死。但是两个尸首还是互相抱住。

  后来有一只神鸟飞过,看见他们如此情形,又可怜又可恨。可怜的是他们的痴情至死不变;可恨的是他们毫无羞耻,至死不悟。于是想了一个方法,飞到仙山上去,衔了许多不死之草来,将他们两个尸体密密盖住。过了七年之后,那两兄妹居然复活了。但是两个身体已合而为一,只有头和手没有合并。所以他们有两个头,四只手。后来又居然能够自己和自己交合而生殖,而且生育亦甚蕃,据一处所见,已不下数百人。

  文命等听到这个新闻,大家遂相与谈论,都说这只神鸟可谓神了,使他们死而复生,是可怜他们的结果;使他们合而为一,罚他们极不自由,而且人不像人,是可恨他们的结果。这个处置可谓恰当了。文命笑道:“神鸟的取草盖覆,有哪个看见?神鸟的可怜可恨,有哪个知道?这种传说,只好听听罢了,哪里可尽信呢。只有兄妹为婚,被颛顼帝所逐,或者是真的。”

  大家听了,都以为然。

  一日,文命等正向西走,从龙背上下视,只见下面树木叶密,料想必有都会。降下来一看,但见左右前后一片都是桑树,别无房舍。文命道:“难道这些尽是野桑,无人经营的吗?”

  横革在前,忽然叫道:“每株桑树上都有人呢!”

  大家仔细一看,果然桑树上都有一个女子跪在那里,有些吃桑的,有些呆着不动的,有些竟在那里吐丝,从口中吐出,绕在手中,乙乙不断,如纺丝一般。大家看得奇怪,不免上前去询问。哪知这些女子没有一个来理睬,问了十几处,都是如此,好像没有看见听见似的。

  大家没法,议论蜂起,有的说他们是妖怪,有的竟说他们是蚕类,不是人。伯益道:“某听见说西方之国有一个学者,用卉草的纤维加以化学的作用,制成一种丝,叫作人造丝,颇能畅销于各国。但是究竟似丝而非真丝,如今所见,真所谓人造丝了。”

  大家看了一回,觉得留此无益,只得再向前进,将这个地方取名叫欧丝之野。

  一日,行到一处住下,但见乱山丛丛,洞穴无数。在洞穴之外地上躺着一个死尸,两手各一处,两股又各一处,胸腹一处,头一处,齿牙一处,共分为七处。大家看了,都以为是被仇家或暴客所害的人,不胜惨然。文命道:“古之王者,掩骼埋胔。现在此尸暴露在此,我们既然遇到,应当为之掩埋,亦是仁心。”

  说罢,就叫地将等动手,将他移入洞穴之中掩埋。七员地将答应,章商氏便先来扫除洞穴。哪知刚到洞口,陡闻里面一阵怪叫之声,惨而且厉,随即一阵拍拍之声,飞出无数怪鸟。章商氏出于不意,吓了一跳,倒退几步。便是大众站在外面亦有点惊怪,恐遭不测,各拿兵器,预备抵敌,有些赶快来保护文命和伯益。

  哪知这批怪鸟出洞之后,东冲西突,到处乱集,仿佛没有眼睛,不知方向似的,早被众人打死了几只。文命、伯益等见了,都不知道它是什么鸟儿。兜氏道:“这是枭鸟呢。它在昏夜之中飞起来,连蚊蚤都能看见。到了日里,虽邱山亦不能见,所以它如此乱扑。”

  伯益道:“某从前在一种书上见过,说道枭是个不孝之鸟,和兽中之獍并称。枭始生,还食其母,獍始生,还食其父。不要就是这鸟嘛,这是我们中华所没有的。”

  郭支道:“某想中华一定有的,假使没有,古书上何以记载?古先王何以有殴灭枭獍之令呢?某从前浪迹江湖,仿佛听见民间传说:今上圣天子即位之后,不知是第几年,有一天,忽然各地的枭鸟齐往北飞,从此各地就不再见有枭鸟,或者就是逃到此地来吗?”

  文命道:“这个传说某也听见过,圣天子当阳,恶鸟远避,这也是当然之理。但是此刻无从证明。闲话少说,且掩埋这个尸体吧。”

  卢氏、犁娄氏听了就来拿这尸体之两手,鸿濛氏来拿头,章商氏来拿胸腹,乌涂氏来拿齿牙,陶臣氏、兜氏来拿两股。

  哪知刚刚拾起,随即脱手而去,仍归于原处,再来拾起,亦是如此。大家知道有点古怪,文命道:“不要是妖怪吗?妖怪幻以祟人,往往有此现象,非除去他不可。”

  说罢,便叫天将等去寻见柴草,以备烧化。天将等正要动身,忽见山阜后走出一个人来,径向文命行礼。文命问道:“汝是何人?”

  那人道:“某乃守护此尸之神也。此尸名叫王子夜,当日亦是天上鼎鼎有名的大神,因为联合了无数恶党要想革天帝的命,结果战败,被天帝擒获了,碎尸在此,令他不得复合,亦不令其销毁,特令小神负此责任,请祟伯原谅。”

  文命道:“这王子夜虽然背叛为逆,然而碎尸七段,又听他暴露,未免太残酷了。不给他复合,且不令其销毁,又是何故?”

  那守尸之神道:“王子夜神通广大,形解而神仍联,貌乖而气仍合。假使一给他复合,他就能复活,必定想报仇,那么天上又从此多事了。至于不许销毁他的原故,想来是天帝好生,不为已甚,待过多少年之后,或得到一个相当机会,仍许他复生,亦未可知呢。”

  文命点首无语。那神刚要告辞,伯益忍不住指着许多枭鸟问道:“这种鸟是向来产生此地的吗?”

  这神人道:“此地向来无人,更无鸟兽。此鸟是中华圣天子在位七载的时候由中华逃来的,如今已七十余年。”

  众人听了,方始恍然。

  那神人隐去之后,大众重复起身,又经过三个小国。一个是一目国,它那人民只有一只眼睛,生在面部的当中,其状甚怪。考究它的历史,据说是少昊帝之后,姓威,以黍为食。一个是深目国,两眼凹进里面,据说姓盼,以鱼为食。文命等行过时,正见他们在大泽之旁捕鱼而生啖之。一个叫作继无民国,其人民亦如柔利国人一般,有肉无骨。但是柔利国人还有种种耕田等的工作;他们却舒服多了,所食空气,终日偃息在地上,或居土穴之内,不动不行。饿则张口吸气而咽之。即已果腹,偶然在大泽旁边捕鱼而食,亦是有的。问他们的年龄,总在百岁以上。据说是任姓。

  文命叹道:“古人说得好,食水者善游而寒,食土者无心而慧,食木者多力而憨,食草者善走而愚,食叶者有丝而蛾,食肉者勇敢而悍,食气者神明而寿,食谷者智慧而天,不食者不死而神。我看到欧丝之野那些女子,将来一定化蛾传种。不过她那个蛹究竟如何,可惜不能看见。至于这继无民国的人,假使仅仅食气而不食鱼,那年寿恐怕还要长呢。”

  文命且说且行,在半空中龙背上颇觉通遥。

  一日,正在前进,忽见下面有一只大兽疾行如飞,从西南向东北而去。因为自上望下相去太远,且其行甚远,看不清它的形状。但觉所过之处,风沙滚滚,草石一切都随之而起。黄魔看了,飞身下去就是一锤,但是不能近他身上,他早已走了。

  顿然之间,空中呼呼风响,狂风漫天盖地面来,地面之沙为风所卷,尽行刮起,布满天空,将天遮得墨黑。文命等在龙背上骑不住了,然而要降下去亦恐有危险,一时不敢。陡然又是一阵狂飙,其势之大,拔山倒海。两条龙把持不住,竟随着风势悠悠扬扬,如断线之风筝一般摇荡而去。幸而得郭支对于两龙驾驭有方,庚辰等七员天将是有神力的,在文命等左右前后刻刻保护,方始无事。

  这一场风吹了不知多少时候,将文命等直送到几千万里之外。等到风势定了,文命等从龙背上渐渐降下,仔细一看,不知此地是什么地方。但觉天气温和骀荡,颇觉宜人。四望一片,尽是平阳,不但树木一株不生,就是细草亦一株没有,真可算得是不毛之地。但细细考察它的地脉又非常膏润,并非沙碛之比。大家都觉诧异,但是这时人困龙乏,大家吃些干粮,略略休息。又叫郭支解放了两龙,那两龙受了半日的狂风,亦颇不自在,一旦解放,遂相率上天,自由自在而去。

  这里大家计点人数,只有七员地将不知下落。文命就吩咐天将等分头去寻,自己却带了伯益等向北行去。远远望见一座高山,地势亦渐渐向着山高上去。但是走了大半日路,不见一鸟一兽,不见一树一草,并不见一人。大家尤觉稀奇。文命道:“我们且到那山上望望吧。”

  于是,大家就向高山而行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