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历史演义 > 上古神话演义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第一一八回 刑天氏与帝争神 太真夫人除窫窳(2)


  “哪知这位恶神逞势变一个把戏,实行他新奇的主张,并不再要这个头,就用他的两乳当作两眼,用他的肚脐当作大口,一手执干,一手执戚,到处舞来舞去,依旧活着。其余杀去的党羽,有些和他一样,也依旧活着。有些他的尸首,虽伏而不动,然而也不是真死,都在那里待时而动。你想,这种情形,哪里能够铲除净尽呢!”

  大家听了,都舌挢而不能下。太真夫人又说道:“这个恶神自从没有了头之后,他就自己取一个别号,叫作刑天氏。这个别号,有两个解释:一个解释,天者,巅也;刑者,戮也。就是杀去头的意思。还有一个解释,刑者,戮也;天就是天帝。表示将刑戮天帝以复仇的意思。所以他现在正与他的党羽设法勾结,力图扰乱世界,以覆天帝之位。各处魔神颇有为他所鼓动的。崇伯九州水土治平之后,将来如果到海外,或许与他相遇,亦未可知。”

  大家听了,又是恐慌,又是欢喜,又是骇异。太真夫人道:“现在说了半日,时已不早。我们言归正传,赶快驱除那个窫窳吧!”

  大家如梦方觉,暗想:‘刚才抛却正事,大谈闲天,仿佛无事的人一般。”

  不免个个暗自好笑。

  文命忙请教太真夫人用什么方法去驱除窫窳。只见太真夫人从袖中取出一个小小方包袱放在地上,徐徐的抖开来,但见五色斑斓,光怪陆离。众人仔细一看,原来所包的是两个小网。太真夫人取起一个,吩咐庚辰等七员天将道:“汝等拿这个去空中布住。”

  又指着网四面的一根总结说道:“假使看见那窫窳投到网中,汝等但将这总结一抽,就可以擒住它们了。”

  说完,又取起一个,吩咐鸿蒙氏七员地将道:“汝等拿这个去地下布好。”

  又指着网四面的一根总结说道:“假使看见那窫窳投入网中,汝等但将这总结一抽,就可以擒住了。”

  天地十四将领命,分向上下而去。太真夫人又向空中叫道:“应龙何在?”

  那应龙就鼓动大翼,从空而至。太真夫人又取出两根金杵,放在应龙两前爪之中,吩咐道:“汝与我入水去驱除窫窳。”

  应龙领命,拿了两杵,入水而去。

  过了些时,但见弱水之中波浪沸涌,掀天播地。蓦然窜出许多龙身人面的窫窳来,大的数百丈、数十丈,小的亦有数丈不等,群向天空飞逃。应龙爪执两杵,紧紧追赶。众人仰望天空,那个小网恢之弥广,竟看不出它的端倪。忽然之间,有几条窫窳翻身转来,与应龙舍死忘生的苦斗。想来因为上面布有天网,逃不出去的原故。

  窫窳虽则皮骨强硬,刀枪不能伤,但是这两个金杵是仙家至宝,被击一下,筋骨俱断,如何支持得住?结果,又纷纷入水而去,应龙又跟着下去。再看天空,只见已有许多窫窳团结在一处,原来都触入网中了。七员天将正把网渐渐收起。那窫窳虽则强梁,还在网中不住的颠狂腾奋,然而总冲不破,逃不出。那网愈收愈小,那些窫窳个个贴紧着,动弹不得。

  七员天将提了网下来,安放在近旁一座山上,却挤满不少地方。转瞬之间,应龙又出水来。随后七员地将亦一齐出水,个个手中执着大网之索,将一群窫窳拖出水来。七员天将见了,赶即过去帮忙。那网中动弹不得的窫窳亦有十几条,堆满了好许多地方。太真夫人问七员地将道:“这水中的窫窳,还有剩下潜藏的吗?汝等与我细细去看来!”

  七员地将应命入水而去。过了多时,复命道:“某等已到处搜过,一个没有了。”

  太真夫人向七员天将道:“那么仍旧要烦劳诸位。这些窫窳,我一时不便处死它,烦你们替我送到昆仑山家母处。由家母奏知天帝,再行发落。”

  天将等应命,就由大翳、黄魔两个升到空中,将两网提起,觉得还不甚重。就说道:“只由我们送去吧,其余可不必都去。”

  太真夫人道:“也使得。”

  随即起身与文命作别,文命千谢万谢。

  太真夫人转身瞥见岸旁堆着无数造船的器具材料,就问文命道:“崇伯是否打算在此造船吗?”

  文命应道:“是。”

  太真夫人道:“快不必费力了。此水是弱水,丝毫无力,就使安一粒芥子在水上面都是要沉的,何况船只呢!岂不是徒劳吗!”

  文命道:“某闻弱水三千里,在昆仑山周围,怎样此地亦有弱水呢?”

  太真夫人道:“此地当初原是西海之一部,通连昆仑。后来地体变动,将这部画出在西海之外,所以变成河流了。河水滔滔,久则流竭,因为窫窳是一种神物,它能护住,不使它流尽,所以至今仍是弱水。窫窳去后,再过多少年,恐怕与寻常之水无异,徒有弱水之名而已。”

  文命听了,拜谢指教。

  太真夫人就率领黄魔、大翳,提了两网的窫窳,升车径向昆仑而去。这里文命和众人听了太真夫人之言,走到水边,取了些极轻极微之物,如木叶、细草、皮毛、枲(xǐ,麻类植物的纤维)细之类丢向水中,实地试验。果然一到水面,立刻向下沉去,与质重的金石一般。众人都觉诧异,方信太真夫人之言不谬。于是只好不作乘舟之想,顺着弱水,一路行去。(原注:现在甘肃省删丹县城外有碑,曰禹导弱水处。)好在此水并无大患,工作绝少。

  一日,到了一座山,名叫合黎山(原注:现在甘肃省删丹县),弱水绕山脚而过,直向北流。众人一看,但见黄沙无垠,千里极目。那水从沙中直穿过去,若隐若现,不知此地究属何所?文命忙作法,叫了合黎山神来。那山神道:“此地本来是坳泽的一部,自从前数十年地体变动以来,陡然渐渐高起,水流涸竭,遍地露出沙石,所以成为这种荒凉之象。”

  文命道:“其中有居民吗?”

  山神道:“一片沙石,绝无居民。”

  文命道:那么我不必再过去了。”

  山神退去。文命吩咐班师,忽见伯奋起身说道:“某自从崇伯入雍州以来,即叫人去探听三苗消息。后来得到探报,知道三苗现正匿居在西方三危山下。那边居处崇宏,珍宝充斥,据说还是共工孔壬勾结三苗时特地为他营造的。现在三苗虽则匿居在此,可是野心不死,仍旧与各处党徒潜谋密议,伺隙思动。此刻如果大军移师西上,他的耳目众多,死党密布,难保他不见机远窜。万一使他漏网,不特难伸国法,并且后患无穷,请速定夺为要!”

  文命沉思了良久,说道:“那么只有先遣天地将去监住他。万一他要逃走,或逃到何处,即来通报,如何?”

  苍舒道:“何不就叫天地将擒了他来,岂不省事!”

  文命摇头不肯。这时黄魔、大翳已回了。文命遂派童律、狂章、兜氏、卢氏四将前去,暗暗监视三苗,并设法使他不能远扬。四将领命,自去侦查,商议布置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