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历史演义 > 上古神话演义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第一一四回 天将驱除狏狼 大禹二次遇疫(1)


  且说文命接到苍舒、伯奋之报告,忙叫童律、兜氏、乌木田、乌涂氏、繇余、陶臣氏、大翳、卢氏四正四副前往助战。苍舒、伯奋商议道:如今既然遇到妖魔,我们两军并在一起吧,不必分兵了。”

  先叫天地将跟了仲堪、叔献去攻崌山。乌木田道:“我们看不必。据所说崌山之妖在水中,地将足以了之。蛇山之害在空中,某等足以了之。尽可仍旧分头并进,何必并在一起呢?”

  苍舒、伯奋见他如此说,于是仍旧两路并进。

  四员地将跟着叔献等来到崌山。叔献就将上次遇险的情形与地址告诉了。陶臣氏道:“那么让我们去看来!”

  说罢与兜氏、卢氏、章商氏一齐人地面去。过了些时,只见溪中水溅浪激,非常不安。又过了一回,章商氏从水中拖了一条大蛇出来。

  众人细看,足足有八九丈长,其尾细而分歧,仿佛两条绳索,原来就是屡次钩人的妖物。接着,陶臣氏又从水中拖了一条出来,其长相等。接着兜氏、卢氏亦各拖了几条较小的出来,但是其长亦有六七丈,或七八丈,巉牙锐齿。虽则都已打死,而其状尚觉可畏。众人忙问兜氏道:“只有这几条吗?”

  兜氏道:“蛇子蛇孙多着呢!”

  说着,又与章商氏等入水而去,接连又拖出几条来,总共杀死了几十条。卢氏道:“好了,虽则不能绝它的种,但是几十年之中不会再害人了。”

  仲堪忙叫兵土将蛇类剁碎掩埋。一面将预备的浮桥再向溪上搭起,果然顷刻造成,一无危险。叔献向四员地将深深致谢。四地将见事已毕,辞了仲堪、叔献,径到伯奋处报命。不提。

  且说四员天将随着梼戭等向蛇山进发。走到半途,果然见前面一道白光闪耀,兵土们大叫一声不好,多有向后退的。童律等四天将早各执兵器向白光发现处冲去。众人遥见那白光逐渐微薄,众天将亦愈追愈远,看不见了。过了多时,忽见四将从空而下。童律枪上挑着一只死兽,仔细一看,其状如狐,而白尾,长耳,不知道是什么东西。

  梼戭问道:“刚才那白光就是这兽为患吗?”

  繇余道:“怎么不是。它的名字叫作狏狼,其性很贪,其心思尤狡,善于狐媚,将它的白尾连摇几摇,变成白光,便是它迷人的方法。人遇到它,就中其圈套,任它为所欲为。实则功行浅薄,还谈不到‘妖怪’二字呢。”

  大临道:“这种情形尊兄何以知之?见于古书吗?”

  繇余笑道:“我们是从来不知道书的。我们随夫人住在巫山,离此地甚近,差不多四面的怪物统统都知道。我还记得夫人曾经说过,这只狏狼如果出现,则国内主有兵灾。现在果然骜曹二国来打仗了。”

  梼戭听了,忙深深致谢。

  四员天将见已无事,亦回苍舒处来报命。刚与四地将会着,苍舒伯奋慰劳一番。又说道:“八位已经烦劳了,还要诸位烦劳一次呢!据仲堪等来报说,妖蛇虽除,但是兵事上仍不能顺手。因为敌人依险坚守,不肯出战。仲堪等之意,要想趁着森林茂密,用火攻之法以破之,哪知接连两次火都不能着。如今只好顿兵在那里,只图他法。但是如此高山,如此险隘,非诸位何以破之?所以某说还要诸位烦劳一次呢。”

  乌木田想了一想,忽然笑道:“是了,是了。那边山上好像有一种鸟类,名叫窃脂,能够御火。两次火攻不着,不要是这个原故吗?”

  大翳道:“是,是。我们去看来。”

  说罢,即各腾空而去。过了片时,每人手中多捉到两只异鸟。众人细看,其状如鹗,赤身而白首,身体亦不甚大。大家似乎有点不信,说道:“这小小鸟儿,能御火吗?”

  童律道:“这是我们常捉来作玩意儿的,如不信,请取火来玩玩吧。”

  伯奋果叫人取了许多干柴来放在空地之上,堆高约丈许,燃起火来,烈焰上腾。那许多窃脂鸟看见了火,已是不住的乱鸣。及至火起时,各天将将手一放,所有窃脂鸟都飞到火边,鼓起翼膀,连扇几扇,烈焰顿然熄灭。众人到此,方才相信。

  苍舒道:“崌山的窃脂鸟,只有这几只吗?”

  乌木田道:“这种异鸟本来不多,统统被我们捉来了。”

  苍舒道:“那么再用火攻吧!”

  于是急发命令,叫仲堪等再用火攻。果然烈焰一焚,敌人不能坚守。仲堪等乘势一涌而上,遂夺得崌山。恰好那边梼戭之兵亦夺了蛇山。两边兵向中路会合拢来,苍舒、伯奋率大军直攻高梁山。敌人不能支持,尽向北面窜去。

  捷报到了大营,文命吩咐:“且慢穷追。”

  因为近日得到探报,屈、魏二国之兵已深入西方,与和夷勾结,有转南而东之势。深恐向北追去,屈、魏二国来援,后方倒反不妙。因此定计:北方一面,暂令伯奋等反攻为守。苍舒之兵则移而西讨,文命自率中军作后盾。一路向西南行去,水势愈深,波浪愈大,兵士多而船只苦不敷。本来师行所至,系随时随地向民间借用节节归还的。现在沿路人民船只大概多为屈、魏二国之兵掳去,或为人民乘以避乱,因此竟寻不到几只船舶。而前路所借来的定期应该归还,文命又万万不肯失信。于是愈形竭蹶,不得已,只能叫匠人砍伐材木造以应用。但是造胶漆之船,则旷废时日,缓不济急;造独木之舟,苦无大材。正在踌躇。

  一日,行到一处,忽见对面山上有一株大木,扶苏茂密,荫蔽甚广。文命大喜,就叫季狸督率匠人前去斩伐。季狸领命,和匠人到得对山,只见那株大木是个梓树,径约一丈八尺,确系美材,取以为独木舟足有多人可容。就叫匠人先将上下周围量度一番,然后动手砍伐,免致错误尺寸。

  哪知匠人刚刚走近树身要想量度,忽然倒在地上,口吐白沫,不省人事。众人慌忙将他扶起,正想施一种外治之法,不料那匠人眼晴一翻,两足一蹬,顿时呜呼了。众人看他死得这样快,都觉诧异。季狸道:“这是中染邪气,偶然之事耳!你们不必疑畏。死者不可复生,过一会抬回去,从优棺殓厚加抚恤就是了。崇伯命令不可违误,你们再动手量度吧。”

  匠人听了再来量度,哪知刚近树边又立刻倒,依然是口吐白沫,不省人事,过一刻又呜呼了。众人大骇,都说:“有鬼有鬼!”

  季狸道:“决无此事。想来此地树林阴翳,日光不照,人迹尤少,诊气潜滋,中了山岚恶毒了。我们且回去取了辟恶驱秽的药,先来熏它一熏吧。”

  于是众人抬了两个尸首,回到大营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