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历史演义 > 上古神话演义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第一一二回 黄魔破土凿黄牛 禹凿巴山开三峡(2)


  梼戭听到此,不禁怒发冲冠,拍案大叫道:“岂有此理,真真岂有此理!兽之中有獍,食其父;禽之中有枭,食其母。枭獍是兽,圣王尚且要教百姓搜寻而戮之,殄灭其种类以儆不孝。现在他明明是人,竟敢如此!这个岛在哪里?我们奏知天子,等治水成功之后去剿灭他吧。”

  文命太息道:“就我们的眼光看起来,自然他们是残忍不孝。但是他们亦自有不得已之苦衷。这个苦衷,就是土地狭小,人满为患。所有的食物不够分配。没有他法可想,只有将年老无用之人杀去,以节省食物。他们的心理,以为年老无用之人生在世间,徒然消耗世间的食料,一无利益,所以杀死了他,不但无罪,而且有功。

  “那被杀的人,他的心理亦以为应该。一则习惯使然,二则以无用之人,还能够拿了他的血肉供子孙及亲友的一饱,岂非大快!所以就他们说起来,亦是持之有故,言之成理呢。我们中国几千年之后,人满为患,会不会行这个方法,却不可知。而那水葬、火葬的风气难免不实现。

  “因为杀去无用的老人,以救有用的少壮,尚且有词可藉。消灭死人的尸体,以广地利,那更振振有词。一班好新喜奇、自命有远见的人,哪一个不提倡主张呢?到那时候,一切道德的标准,必须种种变过。或许现在我们所以为残忍不道的事情,到那时反以为仁慈博爱,亦未可知呢。不过就现在而论,这个火葬万万不可用。况且这次死的工人,都是为国宣劳的人,不幸惨遭压死,虽则尸骨莫辨,怎忍再加以一重的惨毒呢!我看不如大大的作几口棺木,将他们一总殓进去。虽非夫妻,朋友同穴,亦是好的。”

  众人听了都以为然。于是做了几口大棺,将被压的尸体辨不清楚的,一总都盛进去,其余则各自棺殓。大家又商量安葬之地,文命道:“就葬在这座岩石之上吧。我看那岩石上有许多空穴,尽可容棺,岂不省事!”

  于是众人依言,将大小棺木百数十具都安葬在岩穴之中,用砖泥封固。后来地势又渐升高,砖泥脱落,棺木大半露出。现在过路的,大家看见了,就给此地取名叫棺材峡(原注:现在湖北秭归县西北二十里,石壁千仞,飞鸟不可及之处,有洞穴累累,棺木或大或小,历历如新,棺木皆完好,当地人民谓之仙人棺云。)

  棺材峡既凿好之后,又接连凿了好几个峡,都是黄魔当先,有时热汗淋漓,竟是裸体操作,实在奋勇之至。文命非常奖勉。一日,他忽觉有点倦了。庚辰劝他道:“不要怕辛苦,困难的工程还有呢。你如果始终不懈,这里的大功总推你第一。后人纪念你的功劳,也许立庙来祭祀你,可以俎豆千秋呢。不可懈怠!不可懈怠!”

  黄魔听了,果然重打精神,再奋力踊跃工作。(原注:后来世人果然替他立一个庙,叫黄陵庙,就在黄陵峡相近,黄魔亦时常出没于附近之地。宋朝真宗皇帝时,寇准谪居巴东,舟到黄牛滩,闻水中人语。出去一看,见一裸体大汉为之挽舟。准问之,对曰:“我黄魔神也,公异日当大用,故公挽舟耳,但裸体不敢相见。”照这事看来,可见黄魔之神仍旧在三峡之中也。)

  一日,开凿到一处,文命来巡视工程。黄魔向文命道:“前面就是夫人所住的巫山了。”

  文命仰面四望,不见踪迹。便问道:“宫殿在哪里?”

  黄魔道:“前面山上就是。”

  众人听了,再细细观看,仍旧不见。再问道:“我们如何不见?”

  黄魔道:“神仙之事,有缘则见,无缘则不见,老实说起来,神仙所居,有时实在离人不远,但人不能看见。有时人与神仙遇着,有时或与人谈话,而世人始终不知道他是神仙。当面错过的,亦非常之多,这个就叫作无缘。即如那边山上明明是我们夫人的宫殿,崔巍盘郁,金碧辉煌。我们看过去清清楚楚,而诸位竟说未见,岂不是无缘吗!”

  众人听了,不胜怅然。

  但是文命还是仰着脸观看。忽然指道:“那山上不是有人来往吗?”

  众人依着文命所指的方向看去,果然像有三四个人在那里走来走去。黄魔笑道:“这个不是人,是夫人所养的几只猿。”

  说罢,嘬起嘴唇,又用两指搁着嘴尖,发出一声长啸来。那声音悠悠扬扬,连续不断。过了些时,只见那岩石之顶有许多毛头攒簇,众人一看,果然是猿。但是那些猿看见这里有大队的人,颇自惊疑,探头探脑,不敢下来。黄魔嘴里又发出一种啸声,那群猿才敢从那巉岩削壁之上攀援而下。原来猿臂甚长,善于攀援树木,虽在那绝壁数仞之上,亦能百臂相联,倒挂下来饮水。所以古人制字,叫它作“蝯”,就是为它善于攀援、援引的原故。现在写作“猿”字,是后人改的,闲话不提。

  且说群猿下来之后,黄魔又发啸声,它们就聚到黄魔和众天将面前。众人一看,共有十二只。内中有两只俨如老人,毛色纯白。其余有四只色黄,六只色黑。眼光闪闪,向着众人不住的乱看,像个有疑惧的意思。文命便问黄魔道:“你刚才长啸是叫它们下来的意思吗?”

  黄魔直:“是。第一声是叫它们下来,第二声是叫它们不要怕惧,第三声是叫它们走近来。”

  国哀听了,诧异道:“它们亦有言语吗?”

  黄魔未及答言,梼戭在旁说道:“这个某知道,凡是禽兽的鸣声,就是它的言语,都在那里发表它的意思。不过能明解它们言语的人很少就是了。从前有一个贤人,能通禽言。一日邻人失去一只羊,原来是被虎衔去的。他听见鸟鸣声,知道羊的所在,跑过去寻,果然还有虎吃剩的羊肉羊骨在那里。他拿回来告诉邻人,邻人不信,反冤枉他,说是他偷杀的,就去报告了官。官将他捉了去,关在监牢里要治他的罪。他辨说是听了鸟言知道的。官哪里肯相信?以为天下必无此事。一日,正在讯审时,忽听得树上鸟儿又不住的乱叫。他就向官说,现在鸟儿又报告我,说道:‘有某国之兵,暗暗来攻打我国。现在已到某处了。如不相信,可以去探听。’

  “官叫人去探听,果然是真,才知道他真能通鸟语,立刻将他放出。这是通禽言的人了。又有一个诸侯到邻国去走走,邻国诸侯请他宴会,忽听见墙外牛鸣,它就说道‘这只牛生过三只小牛,都给人拿去吃掉了,它正在那里悲痛呢。’邻国诸侯不相信,叫人去一问,果然不错。才知道它能通兽语。所以照这样看来,禽兽的鸣声,就是它的言语一定无疑了。不过黄魔君怎样能通猿语?某很喜欢研究这种学问,尚请指示!”

  黄魔道:“我们在山上无事时,常和他们玩玩。学着它们的声音,留心它们的动作,久而久之,便能明白。其它并无诀窍,就是声音最难学。”

  说完之后,伯益指着白色的两只道:“这两只好像个人。”

  黄魔道:“这是它们队里的祖宗呢。黄色的是它的子女,黑色的是它的曾孙。猿初生的时候,色黑,而且都是雄的。年纪渐老,则变黄色,下体烂去转而为雌,再与黑者交而成孕。又过数百年,黄色又变而为白,形状亦如老人,寿亦至千岁矣。”

  众人听了这种传种之法,都诧为异事。

  忽然庚辰嘬着嘴,又发出一种啸声。只见那些猿类都走过来向庚辰伏着,随即走到庚辰后面站住。众人不解,便问庚辰:“说什么话?”

  庚辰道:“我叫群猿替我们工作,搬运石块,传递器具,问它们肯不肯?它们都表示肯的,所以站在我后面。”

  文命道:“它们如果肯效劳,我就允许它们子子孙孙永远蕃殖在这山里。”

  庚辰又将这话翻译给群猿听,群猿得意之至。

  从此跟着七员天将竭力的工作。性既灵敏,身体又矫捷。巫山之长一百六十里,足足开了两月方才竣工,群猿出力不少。后来功成之后,散居在巫山四周。数千年来,猿子猿孙非常蕃衍。每当月白风清之夜引吭而欢,其声至清,诸山谷传其音响,泠泠不绝。过路的人听了,都能够引起悲伤。所以后人有两句歌词,叫“巴东三峡巫峡长,猿鸣三声泪沾裳”,到现在还是如此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