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历史演义 > 上古神话演义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第一一一回 𧕦围计蒙误冲突 云林宫右英解围(3)


  大翳忙上前解释道:“不是,不是。我们见足下有三只脚,所以起了疑心,并非有意侮辱。”

  那人又冷笑道:“天生人类,万有不齐。你们以为凡是人类,总得两只脚吗?那么你们朝廷上的夔只有一只脚,并没有人叫他妖。我生了三只脚,就以为妖。宁可少,不能多,真是井蛙之见了!”

  庚辰忙接着说道:“足下不要生气。我们连日因为受了妖魔之累,寻觅到此,见足下生有异相,所以就起了疑心,以为是妖,实在出于误会。请足下原谅!”

  那人道:“你们所遇着的是怎样一种妖魔?”

  庚辰便将前两日情形细细说了一遍。那人道:“据此说来,这两个人我都认识,而且都很有交情,但是他们并不是妖怪。”

  刚说至此,黄魔就插口骂道:“你这个泼妖,原来就是妖魔的党羽。刚才还要混赖,破口骂人,现在竟自己招认了。我只要问着你,那两个妖魔在哪里?快快说!”

  庚辰听了,忙来拦阻。

  哪知黄魔因受了“井蛙”、“非人”的抢白,阴怒勃勃,得隙而发,哪里拦阻得住?只见那人又冷笑道:“既然如此,我不管了,看你们闹去。”

  说罢,将身一摇,渺渺茫茫,顿失所在。庚辰便埋怨黄魔,说他不应该如此卤莽。黄魔嚷道:“这个明明是妖魔,而且自己承认是那两个妖魔的党羽。你受了他的骂,还要赔他的礼,我实在气不过。”

  庚辰道:“不是这样说,我看他神气很纯正,不像妖魔模样。而且词气冷峭,恐怕有别种原因在内。就使他确是妖党,亦应该等他说完了再定主意,不应该将他骂走。”

  二人正在争论,只见西南角上一片祥云,许多侍卫簇拥着一轮香车,冉冉的向东南而去。大翳忙道:“这是云林宫的右英夫人呀。劝庚辰等不要争了,现在去求右英夫人,请她和我们帮忙吧。”

  黄魔等均以为然,于是急急的赶上去。到了香车面前,三人齐向夫人躬身行礼。这时夫人香车已停,夫人便问道:“闻说汝等已到下界去帮忙大禹治水,此刻在这里做什么?”

  庚辰便将前事说了一遍,并恳求夫人援助。夫人道:“这都是汝等骄傲卤莽惹出来的事。既然如此,我就给你们处置吧。”

  庚辰等大喜,慌忙叩谢。夫人吩咐,就到骄山去。又叫庚辰先回去通报。黄魔、大翳随着夫人香车,缓缓下降。

  且说庚辰到了大营,将此事原委细细禀知文命。文命便问这位夫人是何处真仙,庚辰道:“她是我们夫人的胞姊,排行第十三,名叫媚兰,号叫申林,受封为云林宫右英夫人。她的治所在沧海山。”

  正说时,黄魔、大翳二人进来说道:“夫人请见。”

  文命慌忙迎出去,说道:“承夫人光降,感激之至!”

  让进里面,行礼坐下。乌木田等天将都来谒见。文命细看那夫人,年纪亦不过十几岁样子,心中暗暗称奇,便问夫人捉妖之法。夫人道:“这三个都不是妖,是个地祇。”

  说罢,叫过庚辰来,在他手掌上画一道符,吩咐道:“你到离此地东北二百六十里一座岐山上,将手一招,叫声涉𧕦,那涉𧕦自会跟着你到此来。”

  庚辰受命去了。夫人又叫过狂章来,亦在他掌中画一符,吩咐道:“你到离此东北一百三十里一座光山上,将手一招,叫声计蒙,那计蒙自会跟你来的。”

  狂章去了。夫人又叫过童律来,在他掌中亦画一符,命他到睢漳之渊边叫𧕦围同来,童律去了。

  夫人就向文命道:“这三个地祇向来安分,不为人害。𧕦围就是此山之地祇,和计蒙两个常在睢漳之渊游玩。此次崇伯大营扎在此山,𧕦围不能归来。计蒙出入必有飘风暴雨,因为他本身是龙的原故。那天计蒙从漳渊归去,因风雨而惊及崇伯的部下,因𧕦围的出入有光,遂疑心他是妖,两员地将不问情由,率尔就打,以致遭擒。天将等亦太卤莽,以致计蒙生出毒计,用风雨荼毒众人,累及崇伯。今日涉𧕦出来想做调人,又被黄魔骂走,这更是卤莽了。”

  正说到此,童律己领了𧕦围进来。隔了一回,狂章又领一个龙首人身的计蒙进来,庚辰又领了一个方面三足的涉𧕦进来。三个地祇见了右英夫人,一齐稽首。夫人道:“这回之事涉𧕦最无罪,但刚才调停不肯终局,亦是负气之故。𧕦围捆缚地将兜、卢二氏,虽说由于被逼,情有可原。但第二次鸿𧕦氏来问,何以亦不问情由,举械就打?致使章商氏受伤,岂不是尤而效之吗?至于计蒙,不问情由,不计利害,以一时朋友之私情,兼怀宝光罩射之忿,辄尔施逞毒计,害及众人,且惊崇伯,其罪甚大!虽说事后知悔,挽请涉𧕦出来调停,但已迟了。

  现在我判决:计蒙、𧕦围二人先向崇伯道歉。计蒙兼向崇伯部下诸人道歉,然后计蒙监禁光山五年,𧕦围监禁漳渊二年,均不许出来。涉𧕦无罪省释。如此判法,汝等服吗?”

  三个地祇皆稽首称服。夫人道:“既然如此,就去吧。”

  涉𧕦先出,计蒙一阵风雨亦去了。𧕦围向夫人道:“我们闯祸,应该监禁,那第一个肇祸的人如何办法?”

  夫人喝道:“汝吊了他们几日夜还不够吗?”

  𧕦围听了无语,亦退去。夫人亦向文命告辞。文命再三称谢。夫人香车冉冉升空而去。文命亦将天地各将诰戒一番。次日,从骄山乘舟西进。但见无数难民都避在山顶上。前日因晚炊不戒于火,茅屋荡然,露宿可悯,大众才悟到前夜火光原来是此地失火。文命吩咐尽力救济之。(原注:现在湖北宜昌县,江之左岸,绝岸壁立数百仞,飞鸟所不能栖,有一火炉插在崖间,望见可长数尺。父老传言,昔洪水之时,人泊舟崖侧,以余烬插之岩侧,至今犹存,故先后相承,谓之插灶。又有一山,形如筐篚,洪水时飘在水中,独不沉溺,避难者多居其上,即宜昌县西之高筐山也。)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