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历史演义 > 上古神话演义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第一一一回 𧕦围计蒙误冲突 云林宫右英解围(1)


  且说文命率领大众沿云梦北岸而西,要想到梁、荆二州交界之处去考察。一日,行到一座山,名叫骄山,就在那里住宿。那山的南面就是云梦。山的东面是漳水。西面是沮水,一名睢水。两水交流,同流到云梦大泽中去(原注:现在湖北省远安县)。山上桃枝松柏等树很多,因为天气晴明,文命等晚餐后,大家踱出帐外来望望,但见星月皎洁,秋高气爽,满山中但闻黄叶之声。忽见远远西南角上,仿佛一片火光,文命指着问众人道:“那边不知是什么?”

  众人有猜是居民夜炊的,有猜是妖物的。

  天地将听了,都说道:“怕什么?有我等在此,妖怪敢出现,包管他们个个都死。”

  文命道:“汝等虽有神力,但切不可太骄。古人说,骄者必败。还须小心!”

  黄魔听了,就要去考察,文命尚未答应。忽然一阵飘风,接着一阵暴雨,吹得众人几乎立足不住,衣裳个个尽湿。正要急急奔回,陡然之间,风也止了,雨也止了,依旧是星月皎洁,碧空无滓,大家都不免诧异。四处张望,忽然伯益指着山下道:“那是什么?”

  众人随着他所指一看,只见山南脚下有一道白光,缓缓向水边移去。白光之中仿佛一个动物,蠕蠕而动。文命道:“这个一定是怪物,刚才的飘风暴雨,或者就是他作的怪亦未可知。”

  说着,就叫天地将去看,黄魔、繇余应声而去。不料那道白光已潜入水中,二人无处寻觅,只得归来。兜氏、卢氏道:“水中之事,某等能干,请让某等去看来!”

  文命答应,二人遂入地而去。过了许久不见回来,大众诧异。鸿濛氏、犁娄氏禀知文命,要去寻觅,文命亦答应,但吩咐小心,不可大意,如有危难,速归通报。二人领命,亦入地而去。过了片时,气吁吁的从地下上来道:“不得了,不得了!兜氏、卢氏都被妖怪生擒,此刻高挂在那里呢。”

  文命忙问道:“是何妖怪?”

  鸿濛氏道:“其状如人,而羊角,虎爪。正不知是何妖怪?”

  文命道:“住在水中吗?”

  犁娄氏道:“住在水中,有宫有殿,甚华严呢!大约是巫支祁之类。”

  庚辰问道:“你们和他打过吗?”

  鸿濛氏道:“我们未曾去打他,但是他两根无数钩刺的军械已是盖顶而来。我们深恐被他钩住无人报信,所以只好赶即跑来。”

  文命道:“想来必是一种水怪,让我叫山泽之神来问。”

  说着,作起法来,喝道:“骄山之神何在?”

  只见帐外飞进一只人面的鸟儿,向文命点首道:“骄山神进见。”

  文命道:“汝是骄山之神吗?”

  骄山神应道是。文命道:“前面水中有何妖怪,汝可知道?”

  骄山神道:“前面是睢漳之渊,并无妖怪。只有本山神祇,名叫𧕦围的常到那边去游玩。并在水中筑有宫殿,仿佛别墅,并不是妖怪。”

  文命诧异道:“汝已是本山之神了,怎样还有一个本山之神?难道一座山上,有两个神祇吗?”

  骄山神道:“不是如此,某等神祇是受上帝之命而来的。一山只有一个。彼等则系修炼而成,爱居哪一座山,就称为哪座山之神。这个𧕦围住在本山已有久远的历史,所以亦叫骄山之神。”

  文命道:“他的状貌如何?”

  骄山神道:“状貌人面、羊角、虎爪,出入有光,极有本领。”

  文命道:“上帝既命汝管领此山,有这种恶魔前来居住,汝为什么不加以驱逐,或奏知上帝呢?”

  骄山神道:“小神技术低微,远非他的敌手,讲到驱逐,实无此能力。况且他平日并不作恶,故亦无奏知上帝之必要。”

  文命道:“他不作恶,为什么拘捕我的部将?”

  骄山神道:“这个理由小神不知道。但他平日确不作恶,小神可以担保。”

  文命听了,沉吟一回,就说道:“既然如此,有劳尊驾,请转吧!”

  骄山神点头为礼,翻身飞去。

  当下文命就向鸿濛氏等说道:“汝等再往睢漳之渊去走一遭,看看兜氏、卢氏现状如何?如看见那个𧕦围,须细细和他讲理。问他为什么这样无礼拿捉我们的人?看他答词如何,我自有道理,切不可和他战斗。”

  鸿濛氏、章商氏、犁娄氏三人领命,入地而去。

  过了一回,一齐出来忿忿的向文命说道:“可恶,可恶!”

  文命一看,只见章商氏满面流血,便问怎样了,鸿濛氏道:“我们到了那里,看见了妖魔,正要和他讲理,哪知他不由分说,劈面就是一械打来,章商氏猝不及防,所以受伤。我们因为崇伯吩咐不许战斗,所以只好退回。但是这妖魔可恶已极,非和他拼命不可!兜、卢二氏现在还高挂着在那里叫喊呢!”

  文命听了,也不觉动怒,便说道:“既如此,汝等去战吧。但须小心,最好诱他出水,以便天将协助。”

  鸿濛氏等五人一齐答应,入地面去。庚辰等亦腾起空中,用眼注定漳渊,专等𧕦围出来可以邀击。哪知歇不多时,漳渊之上水波沸腾,仿佛有人要冲出来似的。黄魔举起双锤道:“来了,来了。”

  急忙想向下击,庚辰止住道:“且慢,且慢。一则恐伤了自己人,二则恐怕惊了他,再缩进水中,倒不妙了。我看不如等他们诱到离水远一点的地方,我们截住他后路,那么可以擒捉了。”

  众天将都以为然。

  正在说时,只见漳渊里面水势更觉汹涌,许多人窜出水面,原来是陶臣氏等五个。最后一道光芒,跳出一个人面羊角虎爪的妖物,爪中执着两根有钩刺的军器奋勇追赶。鸿濛氏等则且战且走,内中却不见乌涂氏,众天将颇为诧异。过了一回,庚辰道:“可以了,我们下去吧。我与繇余、大翳、狂章四人分向漳渊去,绝他的后路。黄魔、乌木田、童律,从上面打下去。”

  众天将答应,纷纷从天而下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