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历史演义 > 上古神话演义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第一百回 天地除妖蛇 鲤鱼跳龙门(2)


  不提二人谈论。且说文命见化蛇、鸣蛇都已捉到,二害已除,向四人慰劳一番。瀍、涧二水考察之后,就沿洛水而上。

  一日,到了一座蔓蕖之山(原注:现在河南卢氏县),突然听得婴儿啼叫之声,但是左右并无人家。文命道:“不要是百姓的弃儿吗?”

  遂叫横革等去寻觅,以便收养。横革等答应,犹未起身,哪知婴儿之声渐啼渐近,突然由林麓中跑出一只虎身人面的怪兽,将前锋的工人衔了一个,转身就跑。大众一齐惊叫起来。童律见了,哪敢怠慢,一道光似的追过去,手起一枪,将那怪兽戳倒,便从那兽口将工人救出,但是伤得太厉害,已经气绝身死。只得用枪挑了怪兽,一手提了工人的尸体回来。文命见工人已死,不胜伤感,就吩咐众人,从速将其埋葬。

  众人道:“尸体还没有全冷呢,立刻就葬,不嫌太忍心吗?”

  文命道:“讲到礼,自然要等一日。但是此刻洪水之患未平,陂塘之事正急,只能朝死而暮葬,哪可以迟延一日呢?多日之后才葬,是礼之经;朝死而幕葬,是礼之权。现在只好用权,并非我太忍心呀。”

  众人听了,亦以为然,于是就将那工人埋葬了。

  文命叫过天地十四将来,吩咐道:“以后大众前进,这种危险之事必多。他们都是凡夫,抵敌不住这种怪物,只好偏劳尔等,在前巡察,庶可有备无患。”

  十四将答应,从此遂在大队之前效力,不在文命前后左右了。这时伯益已将怪兽形象画出,但是不知其名。文命遂作法,叫了蔓蕖山神来问,才知道这个怪兽名叫马腹。那蔓蕖山神的形状,却又生得古怪,是个人面而鸟身。众人看了,更是稀奇。闲话不提。

  且说文命由蔓蕖山西进,到了熊耳山(原注:现在陕西省洛南县),是洛水发源之地了。文命详细察看一回,再沿洛水而下。到得中流,忽然看见似有大物蠕蠕而动。文命防恐又是妖怪,吩咐众人戒备。哪知仔细一看,却是一只很大的大龟,从水中直爬上岸,一径到文命面前伏着。文命诧异,向它背上一看,仿佛像个图画,又仿佛像个文字。就叫人取过笔牍来,照着它的式样,细细画下。原来有两件东西:一边是个计数之图,从一到九,排列整齐,纵横推算起来,无不是个成数;一边是个哲理之文,共有三十八字,现在将它录在下面:

  五行,敬用五事,农用八政,协用五纪,建用皇极。乂用三德,明用稽疑,验用庶征,享用五福,威用六极。

  文命看了,知道它是天地之至宝,宇宙之精义,天所宠赐的,于是向着这神龟再拜稽首而受。那神龟仍旧蠕蠕入于洛水之中。后来文命有闲暇时,常常将这个洛书研究,因而将它次第起来,成功了九类,就是现在《书经》所载的那篇《洪范九畴》了。文命又看那洛书上的文字,奇古可爱,于是常常抚仿它的笔法。后来铸鼎象物,上面题的字,就用这种笔法来书写,就变了后世钟鼎文字之祖。这是后话,不提。

  且说文命得到洛书之后,就到了洛水与伊水相会之地。又溯伊水而上,看那地势,觉得千岩万岫将伊水的上流遏住,宣泄不畅。里而群山包围,已形成一个湖泊,将来里面的水积聚渐多,难保不倒灌而下,酿成水灾。因此取出伏羲氏所赐的玉简来,将各处地势量了一回,就择定一处,叫众人动工,把那连山凿断(原注:现在河南洛阳市南的龙门山,亦叫伊阙,两山对峙如门,中间有斧凿之痕。)。这时所用的器具,还是铜的居多,因为工倕所制造的铁器送来不多,不敷分配,所以工程困难,与开凿孟门山相仿。

  一日文命正在监工之际,忽有人来说,从前向工倕所要的铁已如数送到了,现在砥柱山南岸。文命听了,就叫苍舒、梼戭、尨降、庭坚四人在此监督工程,自己率领将佐,径到砥柱山南岸而来,想出一个提炼铁沙的方法,叫工人依式开炉鼓铸,制成几柄斧凿,果然比工倕所制造的又进步些。文命便将提炼鼓铸之法,写了一封信,并制就的斧凿,叫竖亥一并送去给工倕,叫它依照这个办法,再研究,再制造。竖亥奉命去了。文命又将余剩下来的铁叫工人铸成一只大铁牛,立在河水南岸,头向南,尾在北,作向西回顾之形。

  伯益、水平等看了,都不知道是什么原因,便问文命。文命道:“天生五种原质,叫作金木水火土,是谓五行,有相生相胜之理。铁属于金类,金能生水,而十二支之中,丑支肖牛,牛为土类,土能胜水。我前日在此看见河水滔滔,厉害得很,虽有砥柱山约束不住,深恐多少年之后,仍旧要受水患,所以用五行生克之理,铸成此牛,妄想作一种镇压之用。有效无效,且看后世吧!”

  (原注:现在河南陕县城北,铁牛尚在。除此之外,还有不少,都是学禹这个镇压之法。)

  众人听了,方才明白。

  一日,正在安放金牛的时候,忽听见在水边的工人嚷道:“夥颐,好多呀!”

  引得大家都到水边去看。文命和伯益、水平等也都走过去。只见水中大鱼无数,衔尾相接,络绎不断的向上流游去。东西砥柱之山,水势很急,不知道它们怎样能够逆冲而上?仔细一看,都是鲤鱼,大者丈余,小者亦有八九尺,冲波跋浪,究不知它们是何用意,亦不知道它们要到哪里去。水平好奇之心发动,就怂恿文命,叫天地诸将去探它的来源;一面又要跟着它们,以穷其究竟。文命因为这种异事于物理气候土地等必有关系,所以答应了。就叫大翳、卢氏二人往下流去探它们的来源。自己就带了众人跟着鲤鱼而进。

  时当三月,一路桃花盛开。(原注:现在河南陕县城以西,在周朝时候叫作桃林之塞,现在仍是多桃。)滨水桃花,因风吹拂,落在水面,如红霞万点,随水流滚滚,向东而逝。那大群鲤鱼丝毫不改常度,绝不向水面唼喋(shàzhá),总是努力前进,过了风后陵前,河身折而向北,那鲤群亦折而北,大众看得稀奇极了,益发紧紧跟随。

  一日,到了孟门山近,水平与伯益私议道:“那边孟门山,悬崖数十丈,水势冲下来,又高又猛,力量又大,看它们怎样过得去?恐怕只好自崖而返了!”

  伯益摇摇头道:“难说,难说,且再看吧。”

  过了一回,已到孟门山下。只见水中一条大鲤鱼,骤然跃起,如同生翼翅的一般,凌空直上,几几乎到了孟门山缺口,河水流出的地方了,但是终觉力量不及,跌在水中,依旧被河水冲了下来。接连又是一条,二条,三条,四条的大鱼跃上去,或则落在水中,或则竟落在岸上,活泼泼的在那里跳。

  众人无暇去顾及它,眼睁睁只看那一上一下的大鱼和穿梭相似。正不知它们是何用意,忽然看见一条大鱼跃得很高,竟给它跃到孟门山之上。只听得一声霹雳,电火通红,烧在鱼尾上,陡然看见一条长龙,舞瓜张牙,拿空而立,四面云气氤氲围绕,停了片时,飞向下面,将头向孟门山点了几点,像个行礼致谢的意思。倏尔掉转身躯,径向东方飞舞而去,其长总在十丈以上,想来到海去了。

  这里水中之鱼仍旧穿梭似的,不住的跃。跃得上的,都如前式,化成而去,但是总以跃不上的为多。须臾之间,停止不跃了。众人看那些鱼,衔尾连接,往下流而去。细看那些鱼的额上都有焦点,仿佛为火灼伤似的,再看那跌在岸上的鱼,额上也是如此,而多一种暴腮之苦。文命叫人仍旧投之水中,总计上跃之鱼,何止千数!然而得化龙者,不过数尾,余皆点额而还,究竟是功候有深浅的原故,还是命运有通塞的原故,那真不可知了。

  文命等看完这一场大戏,无不心满意足,个个称奇,就将这孟门山改作龙门山。那时大翳、卢氏二人早回来向文命报告。说这些鱼一小部出在洛水下流,近河之处一个巩穴之中。一大部都从海中来的。众人听了,才知道它们的出处,依旧回到砥柱山地方。那时铁牛已装好了,再回伊水中流,那时所凿的山,亦已开通,远望过去,和门阙相似,所以亦叫作伊阙。

  文命再率众人溯伊水而上。一日,正在中途,忽见兜氏、鸿濛氏、狂章、乌木田四人,牵了一只怪兽过来,其状如牛而苍身。文命问它:“为什么捉来?”

  乌木田道:“这兽出在前面釐山(原注:现在河南嵩县西),它的声音,俨如婴儿,其状又凶恶,料想必是食人之兽,故此捉来。”

  文命听了,沉吟一回,便作法召了山神来,问这兽叫什么名字,是否吃人之兽。那山神是个人面兽身的形状,极可丑怖,它答道:“这兽名叫犀渠,确要吃人。”

  文命道:“那么杀去吧。免得害人。”

  鸿濛氏、兜氏二人答应,立刻将犀渠杀死。山神亦告辞而去。文命将伊水上流察看一周,再回到下流。伊洛、瀍、涧既入于河,这一带已经平治了。一路而东,到覃怀之地(原注:现在河南省沁阳县一带),有沁水、卫水二支流流到河中去,再上有恒水、漳水二支流,流到河中去,这四水之中,只有卫水的上源丹水尚有须疏凿之处。

  文命从前由碣石山到发鸠山的时候,早已测量过,绘有图说。这时就派伯奋、仲堪,率领工人前去动工(原注:现在山西凤台县东三十五里,浮山南,磨山北,对峙如门,亦名龙门峡,是禹所凿)。其余恒、卫、漳三水,亦派人前去察看,自己不再亲往。

  因为这种地方,西阻太行、王屋,与河东隔绝,孟门之洪水及太原岳阳而止,并未东溢为患,其工程不大,不过浚畎浍距川而已。而且鲧治水时,文命在此考查多年,情形尤熟,处处都有图案方法,只要依了去做,所以不必自己亲往。

  隔了一月,丹水上源的工程告竣。覃怀一带,东到大伾,北抵横漳,都已成功,恒卫二水亦安流入河。从前一片汪洋,不可纪极的大陆泽,至此大半成平地,可以耕作了。文命自从受任以来,至此已经三年,第一段工程,已完全蒇事。于是留众人在此休息,自己入帝都,白帝尧告成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