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历史演义 > 上古神话演义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第九十九回 导河积石得延喜玉 赐轩辕镜除却神<光鬼>(1)


  且说文命自从遣人押送孔壬入都之后,依旧率领从人,向西南穷探水源。一日到了一处,但见两山之间有一扇石门,水流汩汩,从石门中流出。叫了土人一问,知道这座山,叫积石山。(原注:现在甘肃省导河县北),上面万物无所不有,可惜不能上去。从前这石门的水,是向西流,流到西海里去。现在不知如何,水改向东流了。

  文命又问那土人道:“那西边就是西海吗?”

  土人道:“是。”

  文命听了就带了众人向西而行。但见浩浩茫茫,水面愈西愈阔。斜向南行,登到一座西倾山上(原注:现在甘肃循化县南,与青海省为界)。向西一望,果然是西海。不过海中到处都有大山耸峙,仿佛将海面画作无数区域似的。据土人说,从前这些山,都隐在海底;后来逐渐出水,到现在竟年年的增高了。西倾山西南最近的一座大山,亦叫作积石山(原注:现在青海省东南部)。文命考查了一会,向众人道:“那边既然是海,就不必过去,转去吧。”

  于是一路东行。又复经过前次所过的积石山下,文命看见这山谷石门有点逼窄,恐怕将来水大起来终于为患。就叫工人略略开凿,使水畅行。哪知山石开处,忽然露出一块玄玉,上面刻着八个字,叫作“延喜玉受德天赐佩。”

  大家见了,不敢隐匿,忙送来给文命。文命见上面有“天赐佩”三字,暗想:“我哪里当得起呢!且待将来成功之后献与帝吧。”

  当下就送给左右,叫他好好收藏。过了两日,那积石山石门凿通了。后人说夏禹王导河从积石起,就是这座山了。《山海经》中叫它作“禹所导积石山”,那西倾山对面的积石山,叫作“大积石”。闲话不提。

  且说文命既探得水源之后,便从积石山导起,一直导到了孟门。两岸支流安顺,没有什么大的工作,只有中间艾山一段,稍稍动工一下。(原注:现在愼宁夏回族自治区灵县西南有艾山,南北二十六里,东西四十五里,凿以通河,今名艾山渠。)自孟门而下,东岸的汾水,早经治好。再南到华阴,就是山海的遗迹。山海西北,纵有三条大水注进去:一条是漆沮水(原注:现在陕西的北洛水),一条是泾水,都发源于白于山;一条是渭水,发源很远。文命打定主意,先治渭水。于是沿着太华山之北一路向西而去。这时山海中之水已涸尽了,显出一块大大的平原。大司农教导培壅,可以种植。土色尽黄,是土的正色,将来可希望成为上上之田。沿路所见珍禽怪兽颇多。

  一日,到得一座山旁,涌出无数虎豹犀牛之类,早有朱虎熊罴等四人上前驱除。文命吩咐众人须要小心。忽听得一阵竹簧之声从树林中透出。众人台头一看,都称赞道:“好鸟儿,好美丽的鸟儿!”

  文命细看,原来有七八只异鸟,形如雉鸡,五彩悉备,正在那里引颈相对而鸣。其声之清圆,如竹簧一般,众人都对着它孜孜呆看,尨降问文命道:“这不是凤凰吗?”

  文命道:“或者是个鸑鷟(yuèzhuó)。”

  庚辰在旁说道:“这是鸾鸟。从前随侍夫人到昆仑山去常见的,那边多得很呢。”

  文命不知道此山叫什么名字,要想寻一个土人问问,哪知山之左右绝无人烟,想来是惧怕虎兕之故,所以不敢来住。于是作法喝道:“本山山神何在?”

  不一时,只见跑出一个马身人面的怪物来,向文命行礼道:“山神叩见。”

  文命便问道:“此山何名?”

  山神道:“叫女床山。”

  (原注:现在陕西省华阴县西六百里。)

  文命又问道:“此鸟何名?”

  山神道:“这是鸾鸟。它有几十年不出现了,近来才出现。这是水土将平,天下安宁之兆。可贺,可贺!”

  文命听说,亦是欣然,谢了山神,山神去了。朱虎熊罴等督率部下,将此山所有虎豹犀兕尽量驱逐。一面由季狸、叔豹等招集人民居住,后来此地渐渐富庶。这是后话,不提。

  且说文命等又往西行,只见有三个怪物迎上来:人面,牛身,四足而一臂,手中各执一杖,三个形状都是一般。大家见了无不大骇,狂叫有怪,不敢前进。七员天将,七员地将早飞身过去拦住去路,喝问它们是何妖怪,那三个怪物道:“某等并非妖怪,号为飞兽之神。亦就是此地几座山上之神,今有要事想见崇伯,所以相同而来,乞诸位引进!”

  天将等听了就不阻拦,忙领他们到文命面前。

  文命问道:“诸位尊神有什么要事见教?”

  那山神道:“某等所司山上,有二鸟一兽,非常不祥,大为民害。崇伯此刻治水经过,它们或者避而不出,崇伯不知道,一定略过了。但是崇伯不除去它们,此后就无人能驱除,留在世间终为人患,所以某等同来请命!”

  文命道:“这一兽二鸟叫作什么名字,如何形状,在何处山上,如何的害人,还希明示!”

  一个山神道:“某所司的是鹿台之山,上面有一只怪鸟,其状如雄鸡而人面,名叫凫徯。它叫起来,声音亦是‘凫徯’二字。如果出现,民间必定遇到兵灾,是可怕的。”

  又一个山神道:“小神所司的是小次之山,上面有一种兽,其状如猿而赤足,白首,名叫朱厌。它如果出现,民间亦要发生兵灾,这是可怕的。”

  又一个山神道:“小神所司的山是莱山,上面有一种怪鸟名叫罗罗,竟要吃人的。无论你大人小人,它飞来将大爪一抓就凌空而去。从前此地居民不少,因为惧怕它,相率迁去,所以荒凉了。因此之故,不可不除。”

  文命听了点首道:“既然如此,诸位请转,某立遣将擒拿就是了。”

  三个山神称谢行礼而去。

  这里文命便召集天地十四将商议,乌木田道,“料想区区鸟兽,何足介意!罗罗这个吃人之鸟,某请一个人去了结它。其余只好请七员地将去捉,因为它们未曾出现,藏在何处,某等不能知道。”

  文命道是,于是就派乌木田去捉罗罗,兜氏去捉凫徯,卢氏去捉朱厌。果然,不费吹灰之力,不一回都捉到了。众人一看,凫徯、朱厌,其状都甚怪。罗罗的吃人不过形状特大而已,于是一齐弄死了。文命率众再向西行。

  一日傍晚,在一座刚山之下寄宿。暮色朦胧之际,只见山上无数人影,幢幢往来,文命等以为是居民,不以为意。众人之中伯益与水平年纪最轻,但是伯益端重;水平轻果,胆量又大,看见山上这些人影,一时好奇之心发动,拉了伯益要上山去看看。伯益道:“天晚了,明天再去吧。”

  水平道:“不要紧,上去看看何妨!”

  伯益给他缠不过,遂一同上山。哪知道过了许久,不见两个回来,大家都有点诧异了,急忙饬人上山去寻。

  那时月色微明,众人向前一望,绝无人迹,且走且叫,亦不见声息,众人愈加警疑。后来给文命知道了,忙叫七员地将分头去寻。约有二个时辰,只见章商氏背了一伯益,乌涂氏背了一个水平,都回来了。大家一看,水平和伯益两个衣裳散乱,神情如醉如痴,问他也不知答应,推他也不动。忙问章商氏等:“怎样会得如此?”

  商氏道:“某等初到山上,各处寻觅,忽见一处树林之中似乎有人影。某等就跑过去,哪知一大群妖魅,正将水平和伯益二人揿(qìn,用手按)在一块大石上,解他们的衣服,想来剖他们的腹,吸他们的血呢。见某等到了,又一齐过来,对着某等发出一种怪声,甚是可怕,令人骨节欲痠(suān,同“酸”),神魂欲荡。幸亏某等都是修炼过的人,自己凝得住,赶快用军器打去。那些妖魅顷刻无迹无影。某等不知水平、伯益二人性命如何,不敢追寻,只得赶快背了他们回来。想来他们的这种情形,亦是为那些妖魅的怪声所迷惑的。”

  文命听了,一面饬随营医生前来施治;一面问鸿濛氏道:“这些妖魅是何形状,你们看清楚吗?”

  鸿濛氏道:“怪得很,看不清楚,但觉得它们走起路来趯趯(tì)而跳。打过去,忽然不见,却不是遁入地中。想起来,总是山精一类的东西。某等从前在山中做不正当事业的时候,亦屡屡遇到过,不过都不是这种模样。”

  文命道:“山精不止一种吗?”

  鸿濛氏道:“多得很。最著名的共有四种:一种叫作跳动,就是跳跃而行的,但是和刚才看见形状的不同。一种叫作超空,是飞天夜叉之类。一种叫作回<犭军>(huī),其形如犬,其行如风。一种叫作飞龙,能够变化隐见,上天入地。”

  文命道:“这四种都厉害,都能杀人吗?”

  鸿濛氏道:“都很厉害,都能杀人。但是亦有避免之法,只要知道它是哪一种,将它的名字一呼,它就不敢为害了。”

  文命道:“那么此刻遇着的这一种呢?”

  鸿濛氏道,它既然趋趋跳跃而行,当然是属于第一类。不过形状不同,不知何故?”

  刚说到此,医生来了。文命就同了医生,去看那两个病人。医生诊视过之后说道:“六脉平和,呼吸调顺,绝对看不出有病,想来神经受了刺激变成心疾了。现在只能进以镇肝祛痰养心之剂,明日再看吧。”

  文命听了,甚为忧虑。到了次日,伯益水平之病依然如故,神智不清,昏昏而卧。

  文命叫天地十四将上山到处搜寻,绝无踪影,但是一到薄暮,那山上幢幢的影子又往来不绝。天地十四将赶过去打,倏而又无影无踪。过了些时,他们又聚集来往,正是奈何也它不得。

  文命大怒,作起法来。喝道:“刚山山神何在?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