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历史演义 > 上古神话演义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第九十三回 巨灵擘太华 大人钓六鳌(2)


  文命再往下行,但见一片莽平,尽是原野,从前的黄泽、大陆泽等湖水已都倾流到新开的川中去。渚泽之底,已渐渐涸露,变成陆地,洪水之患,大约在此地已无患。于是转身再往西行,到了巨灵所擘分的华山边。但觉山海的面积已缩小了十分之六七。文命向大司农道:“照这情形看来,再过几时,这个山海所涸出的陆地可以种植,增长农田不少呢!”

  大司农道:“且慢,还要察看它的地质土味如何?某知道潴蓄不流的水,内中所含的盐质必多。山海之地,四面不通,经过几千年之久,恐怕斥卤(盐碱地)不能耕!或者先用方法,使他斥卤涤尽,再慢慢用肥料变更它的土性,那么才可以成为上上之田。(原注:现在陕西省合阳县、韩城县等处都有盐池,而以山西省解县、安邑县中间的盐池为著,可见是当时山海中最深之地了。)

  正说到此,忽见空中一条似龙非龙的动物,向西飞腾而去。狂章一见,大叫:“不好!这是肥<虫遗>呀。怎样会得给它逃出来?”

  文命忙问:“什么叫做肥<虫遗>?”

  狂章道:“这是一条蛇,出在此山,六足而四翼。如若出现,天下必定大早。从前西王母因为它能致旱,所以设法禁锢着不使它出来,不料今朝竟走出了!”

  乌木田道:“我们捉住打死它,免得害人。”

  繇余道:“它去得远了,哪里还捉得着呢?”

  黄魔道:“不打紧,它总在这山里,不会远去的。我们寻一寻看,如寻得到最好。假使寻不到,亦是无害,我们的人事总已经尽了。”

  庚辰等都说道:“是。”

  于是七员天将,禀准了文命,各绰兵器,腾起空中,向那肥<虫遗>去的方向追去。哪知肥<虫遗>果然踪迹全无,七员天将分头细找了多时,杳无端绪,只得回来。鸿濛氏道:“那肥<虫遗>是一种蛇类,虽则能飞,毕竟总须藏身山石之间,让我们去寻吧!”

  文命点首称是。于是七员地将亦各绰兵器,遁身入地,到处去寻。文命等在外等候了半日,只见兜氏从地下钻出来,报告道:“肥<虫遗>已给我们寻着了,它藏在西山之麓一株大树之下,五尺深的里面。现在鸿濛氏等监视着它,暂不动手。恐怕一经动手,捉它不住,飞出地外,又须往他处逃。所以由某来通报,请七员天将到彼处守候,等它出来,上下交攻,庶几一鼓可擒。”

  说着指示了方向,仍复入地而去。

  这里童律等亦急忙耸身向西而来。哪知过了太华山峰,只见鸿濛氏等六人正在那里四处寻找,那肥<虫遗>已不知去向。

  原来这肥<虫遗>修炼多年,它一出来,能够使天下大早。它的本领,自然不小,它的脑筋自然亦非常灵敏。现在看见许多人远远监视,料想不怀好意,三十六着,走为上着,于是霍地窜身出外,又向南逃。鸿濛氏等赶快追出,已来不及。等到兜氏回转去时,不但肥<虫遗>不见,连鸿濛氏等六人亦不见,料想必是追赶肥<虫遗>去了。于是亦钻出地来,恰恰与众人撞着,气得章商氏大顿其足道:“可恶之极!这孽畜竟有如此之狡狯,我誓必擒之!”

  于是与七员天将商议,请他们在空中分头瞭望;七员地将到处搜寻。果然在南方一个山石之下,被章商氏寻着了。章商氏不敢怠慢,上前擒捉,哪知肥<虫遗>非常刁狡,一见章商氏,转身往后就逃;再一转身,又出地外,向天空飞去。恰值黄魔、乌木田两个天将看见,就来擒捉。肥<虫遗>见了,料不是事,忙又向地中钻去。又值陶臣氏、乌涂氏两员地将赶来,它只得又往外逃。

  忽然天空一阵飞拍之声,一条神龙,伸着五爪,上前径将肥<虫遗>抓住,直到山顶落下。众天将一看,却是那条应龙,不禁大喜,遂一齐降下来。黄魔生性最急,举起大锤,正要来打死他,忽听得空中有人高声大叫道:“诸位请停贵手,万万勿伤他的性命!”

  大众一望,原来是一位神将,银盔银甲,皎如霜雪,乘云直驶到山头与众天将拱手行礼。众天将认得他是华山将军邹尚,便问他道:“邹将军,你来做什么?”

  邹尚道:“适才经过此地,看见黄天将要将这肥<虫遗>打死。某知此物命不该绝,特来求赦!请将这肥<虫遗>交付了,由某去严加管束就是了。”

  黄魔道:“此物出来,能致旱灾,有害无益,留它何用?”

  邹尚道:“这次决不会发生旱灾,诸位请放心。”

  乌涂氏道:“为什么呢?”

  邹尚道:“这次它的出来,不是自己要出来,因为山脉分开,地壳变动,它的窟穴栖息不住,王母禁锢它的符咒,又破坏失效,因此而逃出来。所以揆之情理,和它私自出来为害百姓的不同,尚有可原。请诸位赦了它吧!”

  众人听说,都答应了。应龙的大爪一松,那条肥<虫遗>登时恢复了它的自由。

  邹尚谢了众人,便要带了肥<虫遗>而去,狂章道:“且慢,我们今朝离了崇伯,到处搜逐肥<虫遗>。现在捉到了,就是因邹将军之令,要赦它的性命,亦应该禀告崇伯才是。岂有一只空手回去复命之理?崇伯还在那里等我们呢!”

  众人听了,都说有理。于是请邹尚带了肥<虫遗>,径往前山而来。那应龙却自由自在的飞去了。天地将等见了文命,便将搜获肥<虫遗>的始末报告了一遍。又介绍邹尚,文命就向邹尚道:“既如此,就请贵将军带去,严加管束吧!”

  那邹尚向文命行礼称谢,带了肥<虫遗>乘云而去。后来这肥<虫遗>长久不出,直到夏朝之末,又出现于阳山,以致有七年之旱灾,赖成汤祷雨桑林而降雨,可见肥<虫遗>的为害是甚大了。这是后话不提。

  且说邹尚既去之后,文命忽然想到一事,使和伯益说道:“我们这次治水,须周行天下,旁及万国,所过名山大川,奇异的神祇、人民和一切动植物当然甚多。你可以记载起来,将来成功一部书,昭示万世,裨益不少。最好它的形状都画它出来,我将来还有用处呢。”

  伯益道:“极是极是。从前看见的几种,某都已将它记载及图画了。”

  文命大喜。

  次日,就率领众人向孟门山而行。因为宣汇山海的工程既然告竣,以后最困难的,就是孟门山了。那时山海之水初泯,沮洳泥淖,非常难行,过了多日,才到孟门山相近。但听得砰訇之声,震动天地,恍如雷鸣,愈行近其声愈大。远远一望,但见孟门山上如银河一匹,倒挂而下,水量的大,极可惊异!

  此时文命等所坐的船为冲来的水势所阻,不能前进。乃向东方高处而行,忽然竖亥飞奔而来。文命问他何事,竖亥道:“小人前日奉命,到帝都去呈递奏报,已经递到。现在太尉公文一件,说是极紧要的,叫小人从速带转!因此急急的跑来。”

  说着,将公文取出呈上。文命接来一看,原来是冀州东部诸侯的奏报,上面说道:“现在碣石山西北部又发生水患,泛滥得不了。从前一切工程,几乎破坏无余。请速饬崇伯,前来施治,以救百姓!”等语。后面又有太尉舜亲笔批语,系“着交崇伯察看,酌夺施行”

  十个字。文命看了,不禁大骇,暗想:“冀州东部,早已完工了,何以忽然又会得发生水患?如果治好了后,还要发水,那么这个水患,真是无治平之日子!”

  一面想,一面将这奏章递与大众传观。

  众人看了,亦都面面相觑,莫名其妙。苍舒道:“既然如此,还是先治此地呢,还是先治那边呢?”

  文命道:“此地总是如此情形了,先到那边去吧!”

  这一夜,文命翻来覆去,竟睡不稳。一至天明,就起来,督率众人动身。路近帝都,亦不绕道入觐,一径向东而去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