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历史演义 > 上古神话演义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第八十九回 降服罔象天 应龙佐治水(3)


  过了多日,应龙将八条大川的路线都画定了,文命慰劳一番,随即叫众人动工。那时人夫二十万业已召齐。动工的第一日,文命亲执畚锸,以为众人之先。便是横革、真窥、伯益、水平等,亦一齐动手。大众见了,自然格外踊跃。文命又将十条大川深广的度数处处定下了。过了两日,叫大临、叔达仔细监工。自己带了七员天将及横革等,向豫州地方而来。

  那豫州地方在太行山南麓,一面是山,一面是平地,亦是沮洳难行。一日,忽然竖亥急急跑来,报称析城山(原注:现在河南济源县北、山西阳城县南)一带禽兽为害,其中有妖人指挥。伯虎、仲熊二人不能制服,伤丧人夫不少。现在众人已向发鸠山退却,请崇伯作速派人前去剿除。文命听了,未及开言,童律、狂章二人以为是他们分派的地方,就上前向文命说要立刻前去。文命道:“不必。此地离发鸠山甚近,我们一同去吧。”

  当下就叫竖亥回去通报,一面大众径向太行山而来。

  一日,将近发鸠山,忽见前面刺斜里一人如飞的过去。其行之疾,几乎比燕子还要快。虽相隔不过丈余,而面貌衣服,都看不清楚,可想见他的快了。当下大众见了,无不诧异。昭明道:“莫非就是妖人吗?”

  文命一想不错,就吩咐童律、狂章道:“汝等且去看来,是否妖人?”

  二将得令,各绰兵器,腾空追踪而去。过了多时,才转来报道:“某等依着方向迫去,各处寻找,并无影响,想来竟是妖人。”

  文命道:“妖人既在此处出没,我等不可不加戒备。”

  于是之交、国哀、真窥、横革及天将等各执兵器,随时留心,以备不测。

  过了一日,已到发鸠山。伯虎、仲熊、尨降、庭坚带着无数工人,都在那里扎起营帐居住,一见文命,个个喜不自胜。

  文命先慰劳一番,便问伯虎一切情形。伯虎道:“某兄弟二人,自跟着隤敳奔走天下,所遇着的鸷禽猛兽不少,虽则不敢说有服虎制犀的本领,但是大半亦能降服得住,不料此次到了析城、王屋二山,这班禽兽连狐獾等都不听我的号令,不要说虎豹了。不但不能降伏它们,反几乎给它们吃去。有一次大受其伤,幸而人多,才得拼死逃出。后来细细考察,才知道后面有妖人指挥,某等不能除妖,所以只好退到此地了。”

  文命道:“怎样知道有妖人指挥?”

  仲熊道:“有一个百姓从那山里逃出来,他说:有一夜,他伏在林中,明月之下,看见一个妖人坐在石上,豺虎熊罴纷纷然环绕在他的旁边。那妖人大加演说,教它们如何如何的吃人。并且说有法术,可以保护他们,叫它们不要害怕。只要选了肥而且白的人,送给他吃,就是了。那些野兽仿佛知道他的意思,一齐鸣嗥答应。后来又来了一个妖人,这一个叫他章商兄,那一个叫他鸿濛兄。两人所说的话无非是如何择人而噬的方法。这个百姓吓得屏息不敢少动,直待妖人兽类都散尽了,才敢轻轻逃出来。那时因为月色冥蒙,距离又远,所以两妖人的面目辨不清楚。某等所知道妖人的消息,便是如此。”

  文命道:“那妖人走路,是否甚快吗?”

  伯虎道:“这个却不知道。”

  真窥在旁说道:“昨天我们已遇着过了,真个其行如风,迅速之至!”

  仲熊道:“此地离析城山甚远,难道他竟还会跑来吗?”

  大家正在猜疑,庭坚忽然笑道:“足下等昨日所遇到的不要就是那夸父吗?”

  文命问道:“怎样叫夸父?”

  庭坚道:“他是帝子丹朱的臣子。丹朱封国,就在此山东面。那夸父常常打这里经过的,不知道干什么?起初某等亦以为是妖人,后来才打听明白。”

  文命道:“丹朱手下原来有这等异人。”

  庭坚说:“不打紧。某等到此多日,细细访问他的情形,无非是终日慢游,并不留心于政治学问,而且匪僻的朋友亦多。夸父这人虽有异能,但是于人民毫无利益,终日逢迎丹朱之恶,将来亦恐难免于不得其死呢!”

  文命听了,不禁慨然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