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历史演义 > 上古神话演义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第八十八回 舜受终而摄政 禹治水以定计(2)


  那时叔豹、季狸,早已有数千人夫召集了。文命便命驾舟,齐向东海滨一带察看。只见从北到南,山峰连接不断,界住内湖与外海,仿佛生了一条门槛似的。而山峰之中,一块大石,兀立于前,原来就是碣石山了。

  (查古书旧说,碣石山在现在河北昌黎县西北二十里,又说在临榆县南海中;又说此山绵跨抚宁、昌黎、卢龙、滦县四县之界。清代阳信刘世伟驳之曰:“禹之治水,行所无事。齐地洿下濒海,以禹之智,不导河从此入海,而反转绕千里之外,乃自昌黎而入海耶?况昌黎地形高,尤与事理不合。”

  这两句话,可谓驳得透彻。但是刘君又说:“山东海丰县北六十里,有马谷山,一名大山,高三里,周六七里,疑即古之碣石,大河入海处。”

  这却不然,因为《禹贡》九河,都在兖州;九河之下,还要同为逆河,方才入海。马谷山离九河太近,逆河一条,无处可以位置。阎百诗《潜邱札记》驳他的话亦不错。据在下的理想,现在的渤海,就是从前的逆河;从前的渤海,并没有这样大,不过如大湖一样便了;包在外面的,就是现在的庙岛群岛。古时候的渤海,就是现在的黄海,有好许多证据。琅琊台在现在山东诸城县东南,古书以为临着渤海。《汉书·朝鲜列传》:“遣楼船将军杨仆,从齐浮渤海,至王险。”

  此即辽东之渤海也。禹时,大河出口应该在这个地方。至于碣石山的所在,依在下推想,大约就是庙岛群岛。有一个极好的证据,便是辽宁省之辽东半岛等处地方。从前都是属于青州,与登莱半岛一样。古时候交通不发达,航海之术尤幼稚,辽东、登莱两个半岛,竟将它联合起来,并为一州,可见当时庙岛群岛以西并没有成海,其间地势相连,陆路可以相通了。不然,《禹贡》九州,大概都是以水为界,此处茫茫大海,路隔几百里,倒反联合起来,有这个情理么?汉武帝时,司空掾王衡曰:“往者天尝连雨,东北风,海水溢,西南出,浸数百里,碣石遂沦于海水。”

  照这几句看起来,从前的逆河,变成现在的渤海,必定在这个时候。但是究竟在何朝何代何年何月,都不曾说出,这是很可惜的。)

  碣石山之外,惊涛骇浪,极目无际。当下文命等到了碣石山边,相度形势,拿出规矩准绳来,和昭明两个细细测量一回。就派了一千个人夫,将碣石山左面的山峰凿开,想将里面的水泄他到海中去。众人领命,斤斧齐施,大临、叔达二人正在指挥之际,忽然海中一阵狂风,海水顿然壁立,顷刻之间,向碣石山顶冒进来。工人不曾留心,立脚不稳,登时冲翻了几百个,一直滚到山下,幸而后面另有预备人员,赶快救起,然已个个受伤了。

  文命诧异之极,想道:“今日天气尚正,何以忽来狂风?”

  就亲自到山岭来望,哪知狂风更大,几乎连人都站不牢,那波涛更是汹涌不断的打来。文命周身尽湿,站脚不住,由真窥等扶着下山。只见二千人夫及大临叔达等,个个都如水浸过一般,齐向舟中躲避。船小人杂,加以争先乱挤,顷刻之间,小舟翻了几只,溺死多人,余皆救起。文命叹道:“今日第一次动手,就如此失败,殊觉扫兴!但是仓卒征集的人夫,没有加以训练,以至一遇意外,就乱到如此,亦是某之过也。”

  当下大众都上了船,风势渐平,波涛亦息。文命和大临、叔达二人商量:“对于工人,每日作工之先,先用军法部勒,加以半时之训话,庶几可以有用。”

  大临、叔达,均以为然,自去设法编制、训练。

  过了几日,觉得天气很好,一轮红日,万里波平。文命亲自操了斤斧,带了工人,到山上来施工。不料丁丁几声之后,天色陡变,狂风又作,黑云四合,波涛又汹涌而来。大众工人吓得丢了器械,没命的向山下跑,失足倒地,前后践踏,死伤者又有十数人。大临、叔达、黄魔、大翳等竭力弹压,哪里阻得住?文命无法,亦只得退下,心中忧闷不已。庚辰上前启道:“某看这种情形,恐怕不是偶然之天变,必是有妖魔在里面阻梗为祟。主公何不请天神来问问呢?”

  文命听了,如梦方醒。

  急忙照着云华夫人所授宝箓中的真言念了一遍,仰天喝道:“风神何在?”

  响声未绝,只见半空中一朵白云,如激箭的直飘下来。云上站着一个红颜绿鬓的中年妇人,向文命敛衽道:“风神巽二谒见。不知崇伯见召有何吩咐?”

  文命道:“某受命治水,两登此山,无端叠起大风,涌起海水,伤害工人,工不能施。风是尊神的职掌,所以要请问,两日大风,究竟是有定的呢,还是偶然的呢?”

  巽二道:“这几日并无大风呀!”

  说着用手向空中一招,只见空中又是两朵白云,如飞而来。一朵云上,站着一个鬓发如银的老婆婆,一朵云上,站着一个神禽,身如鹿,头如雀,有角而蛇尾的怪物。那老婆婆向文命敛衽道:“飓母谒见。”

  怪物亦随着向文命点两点头,喊道:“风伯飞廉谒见。”

  巽二在旁,就向他们道:“这几日我们在海边,并无特异之风。但是据崇伯说,连日大风,伤害工人,汝等知道吗?”

  飓母道:“海上之风,是我的专职。除特别原因外,年年有定时,现在尚不到这个时候,哪里会有风?不要是被妖魔假弄的吗!”

  文命道:“三位尊神既然说没有,当然是妖魔假弄的了。但不知是何等妖魔?三位有方法,能侦探出来吗?”

  巽二道:“某等均在上界,不知下界之事。崇伯如要侦探,最好叫了本地山泽之神来问,他是一定知道的。”

  文命大喜,忙谢道:“有劳三位,请转身吧!”

  那巽二、飓母、飞廉三神,亦再向文命行礼,直上云霄而去。

  这里文命又取出一块素帛,帛上画了一道符,用火焚去,随即喝一声道:“碣石山神何在?”

  蓦地见山石之中走出一个彘身八足蛇尾的怪物来,向文命点头,并喊道:“小神谒见。崇伯见召,有何吩咐?”

  文命和众人都大吃一惊。文命忙问道:“汝是碣石山神吗?”

  那怪物应道是。文命道:“此处有什么妖魔,来妨害治水工程?汝可知道吗?”

  碣石山神道:“是,有的。那妖魔住在东海朝阳之谷。四十年前,到此地沿海来兴波作浪,为患百姓。十年之前,又来了一个极可恐怖的妖物。两个狼狈为奸,残害地方,将平地陷成大海,以至人烟断绝。小神亦无从得到祭祀,困苦极了!”

  文命道:“那两妖物叫什么名字?”

  碣石山神道:“听说一个叫水伯,一个叫沐肿,但不知确不确。崇伯如要探听,最好请海神来问,他必知其详。”

  文命点首称是,便说道:“既然如此,汝请退吧。”

  碣石山神点头行礼而退,仍旧入于山石之中。

  文命取出素帛,画符焚烧,喝道:“东海神何在?”

  忽见碣石山外一个王者装束的神人,冕旒执笏,跨着青龙而来。见了文命,下龙稽首道:“东海神阿明谒见。崇伯以何事见召?”

  文命答礼后,说道:“近有妖物,潜藏水宫,虐害生灵,妨碍治水工作,汝知道吗?”

  阿明道:“小神知道。”

  文命道:“那么何不设法驱除呢?”

  阿明道:“一则天数所定;二则小神之力实在不及;三则大海本以包涵容纳为贵,尽可听其自便。如今既然崇伯拟加驱除,想来他的气数已到,倘有差遣,小神理应效力。”

  黄魔、大翳二天将早已不耐烦了,也不等文命指挥,就向阿明说:“既然如此,那两个妖物究竟在何处?你指出地方来,我们就好去擒捉。”

  阿明道:“要知道他们在的地方,可跟我来。但是他们非常武勇刁滑,二位须要小心!”

  黄魔听他这一激,不禁大怒,叱阿明道:“你敢小觑我们吗!”

  文命忙喝黄魔道:“不要如此!古人临事而惧,骄兵必败,总以谨慎小心为是。”

  阿明道:“岂但要临事而惧,还须要好谋而成。二位去捉两妖,两妖未必肯束手就缚,势必于出战。战起来胜负如何,是另一个问题。但是战的时候,两妖必定兴风作浪,以助威势,那沿岸一带的生灵不知道要伤害多少!即使大众在此,有无危险,尚不得而知,可是应该先防备到的。”

  大翳道:“那么,依你说不要去擒捉他们,水亦不要治了?”

  阿明答道:“不要生气,慢慢的讲。诸位果要擒妖,让我先回去,带了我的部下来,将沿海各处都防备好了,使波涛不能侵入岸内,那就是我效力的事务了。”

  文命听了,忙说道:“甚是甚是!就请尊神布置,今日已晚,准备明日动手吧。”

  阿明听说,稽首告辞,跨上青龙,越过碣石山,入海而去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