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历史演义 > 上古神话演义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第八十六回 初过桐柏山 宛委得宝物(3)


  次日,刚与大章等闲谈,只见横革和一个人走进来。仔细一看,原来是国哀。文命忙问他来的原因,国哀道:“小人自从那年在华山拜别之后,过了一年,就辞职,想来投奔公子,哪知生病了。病愈之后,跑到冀州,又跑到兖州,到处寻公子,总不知下落。后来听说崇伯在羽山去世,我想公子或者必到羽山。所以总在此处留心。今日遇到横革,知道公子果然在此。现在听说朝廷正在访求公子,将加以大用呢!公子到帝都去不去?”

  文命道:“这话真吗?”

  国哀道:“千真万真。朝廷因访求公子不到,听说已饬下各路诸侯一齐访求呢。小人前月经过莘国(原注:现在山东莘县北),那边是公子的母家,朝廷恐怕公子在母家,早来寻过了,那边无人不知。公子何妨径到帝都去呢?”

  文命听了,沉吟一回。

  原来文命初意,原想到羽山省墓。因为有黄熊的故事,殊觉尴尬,非常踌躇。可现在听见说天子访求他,他就决定主意,以干蛊为先,以省墓为后。当下遂向国哀道:“既然朝廷如此找我,我就到帝都去。”

  大章听了,非常怀疑,就问道:“崇伯这次虽说自尽,但亦可算是被朝廷逼死的。况且老祝融宝刀已携求了,就使崇伯不自尽,亦必为朝廷所杀。这是杀父的仇人,不共戴天!公子何以还要去做他的臣子,北面事之?”

  文命听了,且哭且说道:“朝廷所施的是公法,不是私怨,私怨宜报仇,公法不宜计较,况且先父遗命,但叫继续治水,并不说仇不仇。所以我只要赶快将水治好,就对得起先父了!”

  大章听了有理,亦不再说。当下文命率领大章等六人急急向北而行。路上诸侯知道了,果然都来招呼。有馈食物的,有送赆仪的,文命一概辞谢不受。

  一日,绕过泰山,到了巫山相近(原注:现在山东茌平县境)。只见一个黑面虬髯大汉,装束威猛,迎上前来问道:“君侯是高密公子吗?”

  文命应道:“是。足下何人,有何见教?”

  那大汉道:“敝主人有请,饬某来奉迓。”

  文命道:“贵主人何人?召某何事?”

  那大汉道:“见面后自知,无庸预言,请即随某来!”

  说罢,又连声催促。文命满腹狐疑,但察其意不恶,只得跟了他走。横革等亦紧紧相随。

  转过一个山峰,只觉得气候渐渐换过了。刚才是冬令,黄茅红叶,景象萧条。此刻则桃红柳绿,芳草如茵,居然是暮春天气。大家正是不解!又走了许久,但觉琪花瑶草,纷披满山;异兽珍禽,飞行载路,说不尽的美景奇观。大章和竖亥道:“这青兖二州之路,我可说没有一处不跑到。原来还有这么一个所在,我竟不知道,真是渐愧!”

  竖亥道:“是呀,我到过的地方亦不算少。这个所在,从来没有遇到过,真是奇怪!”

  不提大章等闲谈,且说文命一路走,一路向前看。只见前面山上仿佛有极高大华美的宫殿,掩映参差。正不知里面住的是什么人,有这样奢侈。他的福气,比天子还高万万倍呢!正在思想,忽见前面又来一个大汉,青面紫髯,貌极可怖,装束亦是戎服。见了黑面大汉,便问道:“来了吗?夫人等久了!”

  黑汉应道:“来了来了。”

  文命至此,诧异之极,禁不得立住足,再问道:“究竟贵主人是何人?召某何事?”

  那黑汉道:“此地已到了,说说不妨。敝主人是西王母娘娘的第二十三位女公子,道号云华夫人。刚才游历东海,路过此间,叫某来奉请。至于何事商量,某却不知。”

  文命听了,暗想今朝遇仙了。遂又问道:“二位贵姓大名?”

  黑面的道:“某叫乌木田。”

  青面的道:“某叫大翳。都是夫人的侍卫。”

  说罢,再催文命就走。将近殿门,只见四只狮子蹲在那里。见有生人走近,便抖擞起立,摇头摆尾,口中发出怒声,其响若雷。文命虽不害怕,大章等都有些股栗。大翳上前,向狮子叱了一声。四狮顿然俯首,帖耳,戢尾。走入门中,只见有八个大人,浑身金甲,高与檐齐,个个手执武器,对对而立。看见文命到来,一齐向文命行个军礼。随即止住真窥等道:“请诸位都在此少待,让高密公子一人进去吧。”

  国哀性最急,便不舒服道:“某等皆有护卫公子之职。公子是某等主人,怎么不许我们随着呢?”

  大翳忙过来安慰道:“敝主人单请公子,未曾说老兄可以随入,还请老兄等在此坐坐吧!”

  文命听说,亦吩咐国哀等且不必跟随。就问乌木田道:“这八位伟人,是何等人?”

  乌木田道:“都是灵官,是外面守卫的职员。”

  说时,已过了大门。但见里面一片大广场,当中一座玉琢的大桥。桥的两面都是大池。池的四面栏杆,都以文石琢成,镶以黄金碧玉。一条大黑蛇蜿蜒曲折,蟠在栏干柱上,足有几丈长。文命问道:“这蛇是夫人所养的吗?”

  大翳道:“这是毒龙,不是蛇。是夫人所养的。”

  又行了许久,才到正殿,那楹柱、梁木、窗帘等等,究竟是什么材料,实在辨认不出。但觉华丽无伦,精光夺目而已。殿基高约三丈余,广约十三间,拾级而登。阶上阶下,站立数十百个高大的人,个个赳赳桓桓,手执兵器,戎装耀目。面貌亦人人不同,有黄,有蓝,有紫,有白,而以威猛者为多。文命略看一司,只见一个黄面大汉走来,说道:“夫人有命,高密公子到了,暂请殿上小憩,夫人随即就来。”

  大翳答应,就请文命入正殿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