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历史演义 > 上古神话演义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第七十九回 梦眉与发齐 舜不告而娶(3)


  隔了几日,又行问名之礼,那仪节和纳采一样。问名的意思却有两个解释:一个说是问新人生母的姓氏。因为娶妻不娶同姓,母的姓氏或者相同,于理亦不应娶,而古人多妻,新娘究竟是哪一个母所出的,或妻或妾,不易清楚,所以必须一问,这是一说。又一说问的是新娘名字。因为古时候男女界限极严,非有行媒,不相知名。现在要缔姻了,当然要知道新娘的名字,所以须问,这又是一说。二说之中似乎以第二说为是,但究竟如何,已不可考了。

  又隔了几日,行纳吉之礼。纳吉的意思是男家得到新娘名字之后,就去卜之于鬼神,卜而得吉,则人意与天心都已齐备美满,便去告知女家,说道是吉的,那个姻事才算是成议了。此次尧和舜的结亲本来用不着再卜,不过古礼所定,不便废弃,所以仍旧照行,一切礼节也和前次无异。

  又过了几日,行纳征之礼。纳征就是行聘,是伏羲、女娲两人指定下来的大礼起。初不过俪皮两张,后来踵事增华,辨别等级。庶人用缁帛五两,就是十匹;卿大夫则玄色的帛三两,纁色的二两,外加俪皮。诸侯则上项之外,再加以大璋。至于天子,则上项之外,再加以榖圭。

  舜是个庶人,又是个贫民,只好仅用俪皮二张以存古礼。此种办法,都是方回和篯铿二人商量定的。这次的礼节与上三次亦相同,不过不用雁而已。过了纳征之后,这项姻事已算成功,的确而不可更改了,只要商量迎娶的日期,便可完竣。迎娶的日期,照例是要男家择定的,但是以两方面便利的关系,不可不与女家接洽。

  帝尧的意思:“两女出嫁,虽则无多妆具,然而荆钗布裙亦总必须预备一点,时间太匆促,恐有为难。况且就仲华而言,他是一个寒士,一无所有。朕已饬人到沩汭地方代制备些器具,营造几间房屋,大约亦总非两三个月不能了。朕看请他择吉在三月之后吧。”

  篯铿拿了这番话告诉方回,方回遂归沩油而来。

  那时伯阳、灵甫两个适值亦来访舜,听到此事,大为欢喜,就一同留住在舜处,等方回的好音。因为舜的茅屋太小,容不了这许多人,于是七手八脚又在旁添构一座小茅屋。一日,方回到了,报告一切。大众知道姻事已成,无不满意,齐向舜道贺。伯阳道:“怪不得前面隙地上都在那里营造大屋,原来是天子饬人来造的。看它的图样,宫室之外,连仓廪、牛栏、羊圈都有,圣天子可谓想得周到了。”

  秦不虚道:“这个房屋造得很古怪。东边一所,西边一所,南边一所,北边一所,零零落落的,都不联络,究竟不知哪一所是给仲华住的?”

  灵甫道:“想来都是给仲华的。二女并嫁,将来仍旧分居,或许预备仲华迎养,亦未可知。”

  众人听了,都以为然。洛陶道:“闲话少说,我们且去找一个卜人,请他择一个吉日才是。”

  原来古人择日,并不如后世有黄道、黑道、星宿、生肖冲克的讲究。他们的方法极为简单,就是先选定了某日,再用龟卜卜看,如其是吉的,那就用了;如其不吉,再更换过。当下秦不虚便说道:“何必外求,就让方回是了。”

  方回道:“我不是客气推托,我以为这是仲华百年之事,须得仲华自己去卜为是。”

  众人都赞成。于是舜就斋戒沐浴起来。过了几日,大家拟定了一个日子,如法卜之,果然大吉。众人从此就将应该预备的事情排定了。大家分工担任,却嫌人手太少。灵甫道:“东不识现在豫州,此刻时候还早,我去邀他来吧!”

  众人道好,于是灵甫就动身而去。

  这里洛陶等三人仍留着帮舜耕田。方回再到帝都来通告日期。这个名目叫作请期。明明是通告,反说是请。表明男家不敢自专,虽则先定了,仍旧要女家承认,方才作准之意。这亦是六礼中之一礼,一切礼节与纳采等差不多,无须细说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