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历史演义 > 上古神话演义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第七十八回 一日遇十瑞 四岳共举舜(3)


  且说帝尧要想用什么方法去试舜呢?原来尧有十个儿子、两个女儿,除出丹朱不肖、为帝所逐之外,其余九男二女都在宫中。那两个女儿大的名叫娥皇,小的名叫女英,年纪都在二十左右,相貌既美,德性亦良,是帝尧向来所钟爱的。九个儿子虽则没有怎样杰出之才,亦没有和丹朱那样的不肖,不过寻常中人而已。

  那日帝尧退朝之后,心想:“虞舜这个人,我从前曾听见方回来荐过。不过方回是个修道玩世之士,他的说话是否可信,殊不敢必,所以那时并没有注意。现在四岳百官既然都是这样说,可见有大半可信了。不过有一点可怕的:有些人善于作伪,善于沽名,外面虽是做得切切实实,而里面纯然是假的,这种人如果拿天下让给他,一定偾事。

  “还有一种人,内行非常纯笃,宅心非常仁厚,种种至行,确系出于本真,但是才干不足,度量不宏,骤然加之以非分,他就要震惊局促,而手足无所措。这种人如果拿天下让给他,亦是一定要偾事的。如今虞舜这个人究竟是怎样一种人呢?我用什么方法去试他呢?”

  想了一会,说道:“有了。他不是一个鳏夫吗?我这样一来,他的内行,可以给我看到了;我那样一来,他的外行,亦可以给我看到了;内外都看到,岂不是明确之至吗!”

  主意决定,当下就进宫来与散宜氏商议。散宜氏听了,很有点为难,踌躇半晌,方说道:“依妾的愚见,这两事恐怕都不可行呢。”

  帝尧道:“怎样?”

  散宜氏道:“天子之子,虽说亦是个平民百姓,但是要叫他到畎亩之中去服侍一个农夫,似乎有点难堪,恐怕他们不肯。”

  帝尧笑道:“这个真是势利之见了。人的贵贱在品格、德行,不在职业。古人说得好:‘仁义忠信,乐善不倦,此天爵也:卿大夫,此人爵也。’人爵之尊,哪里敌得过天爵之尊!况且九个孩儿现在都未有封爵,更谈不到‘贵贱’二字。朕为天子,到处奔走,无论遇到什么人,只要他道德高尚、学问深邃,朕就拜他为师。服侍农夫,有什么难堪不难堪呢?朕叫他们去,他们可说不肯去吗?朕不但要九个孩儿去,并且叫百官都同去,更有什么难堪?这一层汝且放心。”

  散宜氏道:“第二项最难。两个女儿不是帝所钟爱的吗?应该好好的为她们择配,怎样拿他们来做试验人的器具呢?假使虞舜这个人试验起来是好的,固然是好;如其不好,那么怎样?九个孩子呢,服侍一场,空走开就算了;两个女儿既嫁了他,万万不能离婚,岂不是害了他们的终身吗!这项事情,还请帝三思才是。”

  帝尧叹道:“汝所虑亦有理,但是朕所虑的两层:第一层作伪盗名,或者尚不至于如此。因为虞舜果然作伪盗名,不能如此的长久不败,而四岳百官和那些历山的百姓何以个个都相信他?没有一个疑心他?所以这一层,朕要试他的意思还浅。独有那才不胜德的这一层,必须如此,方才可以试出。朕通盘想过,亦是不得已的一种办法。果然虞舜德行是好,就使才具差了些,女儿嫁了他,亦不为辱。

  “朕在位七十载,时时想以天下让人,历年以来,寻不到人,固然烦闷,现在居然有这样一个人,但是不考察仔细,轻轻将天下让给他,万一不对,朕的罪岂不甚大!所以现在这回事只能尽我们的心,听我们的命。如果试来果然好,真是如天之福;如其不好,朕为天下而牺牲二女,二女为朕而牺牲一生,在朕对于天下,不失为忠,在二女对于朕,不失为孝,只好如此着想了。”

  当下散宜氏见帝尧说到如此,亦不好再说,便问吉期定在何时,礼节如何。帝尧道:“且慢且慢,这种不过是朕的计划。实则虞舜这个人此刻住在何处?是否确系鳏夫,尚没有叫人去探听过呢。”

  次日,帝尧视朝,再向四岳等问虞舜现在究居何处。四岳道:“从前知道他在泰山之北,后来又知道他在雷泽一带,此刻究在何处,已饬人去探询了。”

  帝尧无语。

  过了几日,探询的人归来,四岳便奏知帝尧,说虞舜此刻在雷首山北、沩汭二水之间的一座山畔躬耕。帝尧听了,便将想给二女配他的意思向群臣说了一遍,并说要烦篯铿前往执柯。篯铿问道:“先到他父母家中去吗?他父母却不知住在何处。”

  帝尧听说,沉吟一会,才说道:“朕看且慢向他父母说,先到虞舜那边和虞舜自己说,看他的意思如何,再行定夺。”

  篯铿诧异道:“臣记得古诗上有两句,叫做‘娶妻如之何,必告父母。’虞舜是个大孝之人,这种婚姻大事他总要告诉他父母才敢答应的。与其和他自己说了之后,再等他父母的回信,还不如此刻先和他父母说,较为便利。”

  帝尧叹口气道:“朕岂不知!不过朕知道他的父母待他是极不好的,万一他父母竟不答应起来,那么怎样?虞舜难道自己还好再答应吗?到那时恐怕事情倒反弄僵,不如先和虞舜自己说为是。”

  篯铿道:“臣的愚见:为父母的总希望儿子好。就使平日失爱,他儿子果然能够飞黄腾达起来,父母见他显亲扬名,未有不回心转意的。况且临以天子之命,天子的女儿给他做子妇,何等有体面!臣看起来,不至于不答应。或者他恶子之心,至此转而爱怜其子,亦未可知。帝意以为何如?”

  帝尧摇摇头道:“朕看起来,总有点难。他的父称为顽,他的母称为嚚。心不则德义之经叫作顽;口不道忠信之言叫作嚚。顽嚚的人,平日常有杀子的意思,这种人岂是寻常情理所可测度的吗?临之以天子之命,归之以天子的女儿,万一他反生起嫉忌之心来,有意破坏,决决绝绝不答应,并且吩咐虞舜不许娶,那么岂不是倒反弄糟,没有挽回之余地了吗!所以朕看起来,还不如谨慎些、迂曲些,先和虞舜说了,察看情形,再行定夺为是。”

  篯铿听了,亦不再言,即日动身,竟向沩汭而去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