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历史演义 > 上古神话演义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第六十二回 训大夏讨渠搜 尧缔交狐不谐(2)


  一日,到了一处,张果老忽用手向南指道:“那边葱茏的山,名叫谷口(原注:现在陕西眉县南,即斜谷口)。当初人皇氏,生于刑马山提地之国(原注:在现在西藏),龙躯人面,骧首连腋,其身九章,乘了云车,轻过梁州,出这个谷口以到中原,何等热闹!此情此景,如在目前。不想如今此地已变成如此模样,真是可叹!”

  篯铿便问道:“人皇氏如此形状,是先生见过的吗?”

  张果老道:“怎么不是?不要说人皇氏见过,就是地皇氏、天皇氏也都见过呢。地皇氏女面龙颡,蛇身兽足;天皇氏碧颅秃揭,欣赢三舌,人首鳞身。他们的形状都是很奇的。”

  话未说完,帝尧就问道:“汝说今年才三十六岁,何以三皇都能见过?”

  张果老听了,笑笑不答。帝尧又问道:“既然汝当初已看见三皇,那么汝当时做什么事?住在何处?”

  张果老道:“小道当时还小,不做什么事,只是闲游。至于住处,就在前面,明朝经过的时候,可以去看看。”

  帝尧见他如此说,亦不迫问。这晚就泊在北岸岐山脚下。(原注:现在陕西岐山县)

  次日早晨,尚未开船,帝尧和众臣上岸闲步。忽见一人,头戴箬笠,身着短衣,三绺长须,携着行李,缓步而来。早有从人上前启帝道:“这个就是那日逃避的狐不谐。”

  帝尧一听,慌忙迎上去施礼。狐不谐不料帝尧在此,无可躲避,只得还礼,并道那日逃避之歉。帝尧道:“先生令德,钦佩久矣!敢请同上小舟,畅聆教益。”

  狐不谐至此,无可奈何,只得一同上船,与篯铿等各通过姓名,帝尧遂将胸中所欲解决之问题,统统提出来问狐不谐。狐不谐对答如流,言词清敏。谈了半日,帝尧大喜,就要拜他为师,狐不谐抵死不肯承认。

  后来赤将子舆等调停,总算承认作为帝友,于是就在船中行订交之礼。帝尧就问他道:“足下家乡不在此地,来此何事?”

  狐不谐道:“访一个人。”

  帝尧问:“所访何人?”

  狐不谐道:“此人姓王,名栩,闻说有经天纬地之略,于各种学术无不通晓。而且他的年纪大约已有几百岁。他是轩辕氏时候的人。

  某听他有时住在北面的一座什么鬼谷山(原注:现在陕西三原县西北),所以不远千里,前来访之,但是竟没有遇到。据说到南方的亦是一座什么鬼谷山(原注:现在河南登丰县)去了。”

  赤将子舆听了,便说道:“不错,不错。当时果然听见说有王栩这么一个人。黄帝晚年曾经想召用他,后来和浮丘公、容成公等商量了许久,说道:‘这个人才艺虽大,时运未至,直要等到再过二千年,才有许多知名之人出在他门下,建功立业,那时他的大名才可以显著。再过多少年,有一班卜筮的人,非常崇奉他,供他的形像,虽不能倾倒豪杰,然而贩夫牧竖,却可以个个知道他的名字,那才是他交运之日,于今尚非其时。’于是遂不去用他。野人当日听了这番话,非常诧异,以为天下决无如此长寿之人。不想此人果然尚在,可见黄帝和浮丘、容成诸公,真是能前知的神仙呢。”

  大家听了,颇为奇异,都说:“可惜寻他不着,不然和他谈谈,倒是好的。”

  当下狐不谐便问帝尧:“此番西去,是否巡守?”

  帝尧便将这次经过的事,统统告诉了他一遍。狐不谐道:“原来如此。帝此去求见西王母,能否见到虽然是一个问题,但是为民上的人,总应该尽人事而听天命,帝作速去吧,不要为某一人耽误大事。”

  说罢,立起身来告辞。帝尧与他订了后会之期,方才别去。

  这里帝尧等亦泛舟前进,旋即舍舟登陆,向南山而行,路甚崎岖,但尚不碍行路。一日,正行走间,张果老忽哈哈大笑,向帝尧道:“那日帝问小道从前住在何处,如今到了,请帝和诸位到小道的旧居歇歇吧。”

  说罢当先领路,由路旁一座岭上走上去,曲曲弯弯,不片时,看见一块平旷之地,紧贴岩下。岩内有一洞,窈然而深,颇为宽广(原注:现在陕西凤县北豆积山消灾岩下,有张果老洞,即此),其中蝙蝠矢却又甚多。篯铿忍不住,又问道:“先生何以专喜洞居,而与蝙蝠为伍?”

  张果老正色道:“亏足下是个博古的人,三皇之世,有房屋吗?至于蝙蝠,是我的子孙,何足为奇呢?”

  篯铿听了这话,又觉稀奇,但见他如此神气,以为他发恼了,亦不再追究,一笑而罢。出洞一看,只见平地之外,悬崖陡落,下面就是潜水(原注:现在叫西汉水),风景甚壮。徘徊一时,仍由原路进行。

  帝尧因求见西王母之心甚切,恨不得立刻就到,所以一路上无心玩赏风景,绝不停留。过了多日,果然已到西海。从前大司农来,是先到三危山,寻到三个青鸟使,才能过去。帝尧亦知道寻到青鸟使,是烦难之事,但是既已来了,决无退缩之理。一面吩咐从人预备船只,一面斋戒沐浴,虔诚的望西祷告了九日,方才率领众臣上船,径向三危山开去。幸喜得海波不扬,水平如镜,开到后来,渐渐薄暮,一轮红日从那崦嵫山背后沉了下去。晚餐之后,帝尧与众臣到舵楼上来望望,但觉夜色苍茫,满天星斗,遥望前途,渺无边际,正不知道三危、昆仑是在哪一方面。

  忽而赤将子舆向西指点道:“那边仿佛若有光呢,是什么东西?”

  大众一看,果然远远地有无数光耀,大者如月,小者如星,正不知是什么东西。但见其光渐渐移动,且系迎面而来。

  过了一会,那光耀更近,愈大亦愈亮了,仿佛光耀之下聚着许多人。篯铿慌忙向帝尧作贺道:“恭喜,恭喜,这一定是三青鸟使来迎接了。”

  帝尧未及答应,赤将子舆忙叫舟人卸了帆篷,以便停船相待。又过了片时,那光耀果然已到面前。只见那浮在海面上的并不是船,是个老年大树的一段枯根,足有三丈多长。后面许多根枝,根根翘起,散布在空中,那光耀就从根枝的尖上发出来,高低上下,不可逼视,火树银花,照得四周和白昼一样。枯枝上面坐着许多仙客,都是羽衣霞帔,星冠云裾。

  有的手执笙箫,有的斜抱云和,有的倚着,有的仰着,看见了帝尧的大船,都一齐立起来,拱手叫道:“圣天子请了!”

  帝尧在船上忙还礼道:“诸位上仙,可是奉西王母之命,来迎接某的吗?”

  内中有一个羽仙答道:“不是,不是。某等是世外无业之人,游历四海,今朝不期在此处遇到千古第一的圣天子,万幸!万幸!”

  帝尧听了,不禁大为失望,便再问道:“某因中原洪水为灾,民生昏垫,人力实无治法,因此想到昆仑请求西王母大发慈悲,予以援助。现在到了此地,正苦迷津,可巧遇到诸位上仙,万望引载某到西王母处,不胜感幸!”

  那羽仙回顾他的伴侣,低声商量了片时,便又回头向帝尧道:“这个不能,却又不必。因为这种大灾,是天意所定;时期未到,虽西王母亦不能挽回;时期到了,自有大圣人出而施功,是无可勉强的。某记得圣天子在前数年已经遣大司农到昆仑去过,西王母已将这个原理切实说明,圣天子何必着急呢?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