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历史演义 > 上古神话演义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第六十回 帝尧比神农 华封人三祝(2)


  赤将子舆道:“是呀,是呀,‘上有丹矸,下有黄银;上有慈石,下有铜金;上有陵石,下有赤铜青金;上有黛赭,下有鉴铁;上有葱,下有银沙’,这几句歌诀,此刻妇人、竖子都能知道,其实就是这位柏先生创出来的。所以这位柏先生,算得是发明矿学的祖师呢。后来黄帝乘龙上天,他也在龙背上跟了上去。我们足足有几百年不见了,不料此次在华山上遇到,所以特地邀他来,和帝相见。”

  帝尧忙向柏成子高施礼,口中说道:“原来是柏先生,失敬,失敬。”

  当下就请他坐了,大家亦各就坐。帝尧便问柏成子高天上一切的情形。最后又问道:“先生既已上仙,此刻何以又到人世间来游戏?”

  柏成子高道:“不瞒帝说,某已被谪,不能再在天上了。”

  帝尧忙问:“何故?”

  柏成子高道:“神仙是有劫数的,逢到劫数,不能不堕落人间。某适逢劫数,所以如此。”

  帝尧道:“怎样叫劫数?”

  柏成子高道:“凡项事件,一成一败,叫做一劫。不过劫数有大有小,时间有迟有速;有的几百年一劫,有的几年一劫,有的几万年、几十万年、几百万年,乃至几千万年、万万年一劫,都是有的。最大的就是天地之劫。天地之外,四上下更有天地,亦无终极,但是都有成败。那个一成一败,就最大最大的劫数了。最小的就是蜉蝣,朝生暮死,亦是一劫。电光石火,忽明忽灭,亦是一劫。神仙之劫,亦有迟速,迟的几万年,速的几百年、几十年就要历劫了。某根基浅薄,幸叨黄帝的庇荫,从而上升,但一无修养,所以已遭劫而堕落。”

  帝尧道:“将来还能上升吗?”

  柏成子高道:“只要道心不污尘心不染,仍旧可以上升,凡人皆可以上升,何况已经列过仙班之人呢。”

  帝尧道:“现在先生做什么事?”

  柏成子高道:“某空闲之极,无所事事。”

  帝尧道:“不揣冒昧,敢请先生如赤将先生一样的出来辅佐藐躬,不知肯屈尊否?”

  柏成子高道:“有道之君在上,拒绝不肯,某却不敢。但是跑到朝堂之上去,如入樊笼,某亦不耐。最好得百里之地,叫某去治理治理,或者尚有成绩,某亦愿意。”

  帝尧大喜,就立柏成子高做了一个诸侯,他的封地就在华山东部一个肇山地方。柏成子高受命,就做他的诸侯去了。

  这里帝尧君臣仍旧一同起身到山海边,雇了船舶,竟向西渡。四面一望,茫茫无际,那舟子一面摇橹,一面向帝尧等说道:“这个山海,比从前大到三分之一了。从前哪里有这样大!自从孟门山上洪水暴发以来,滔滔不绝,统统汇到这个海里来田庐财产,不知淹没了多少,如今还是有增无减,不知道要几日才能平定呢。这个真是天降奇灾呀!”

  正说到此,赤将子舆忽然望前面指道:“那边仿佛是一个洲渚。”

  舟人道:“前面是一个小洲,在这个海鹄的中心,无论东西南北对渡的,都要在那里停泊地方虽小,倒很热闹。”

  于是大家眼睁睁都向那个小洲望着。

  过了一会,愈行愈近,果见有无数船只都停泊在那里。帝尧等一共六只船,亦齐向那里停泊,以便过夜。舟人系了缆,便站道:“难得今朝顺风,一日就到此地,不然,走两三日亦难说呢。”

  帝尧等看那洲渚,商店甚多,但面积并不广大,且天色已晚,不便登临,便在舟中与诸臣杂谈。忽闻邻船中有人作歌,其声清越,其词旨恬淡高远。帝尧料他是个不凡之人,即忙遣从人过去探听。过了一时,回来报道:“这唱歌的在一只小船上,姓狐,名不谐。”

  帝尧听了,求贤心切,再叫从人前去通知,说:“朕就去拜访。”

  那从人去了,回来说道:“狐不谐说今日天色已昏,且小船不便,明日再见吧。”

  帝尧听了,只得罢休。

  到了次日,天还未大亮,帝尧尚在睡梦之中,忽听得从人叫喊之声,不觉惊醒,忙起身问有何事。另一个从者对道:“昨日帝要去访他的那个狐不谐,此刻摇船去了,所以小人们想叫他回转来。”

  帝尧一想,这个人一定是有道德的隐君子,不然,决不会如此有意遁避,不肯相见的,遂吩咐从人道:“汝等叫喊亦无益,不如解了缆,追过去吧。”

  这时天色大明,和仲等均闻声起来了,遥望那只小船,是向北面摇去,恰好是向桥山去的路。帝尧等的船亦紧紧在后跟随。可是小船轻快,大船沉重,无论如何总赶不上。到得日色停午,那小船已消没于烟霭之中望不见了。及至下午,到了山海北岸,停船之后,天色渐昏,无从探听。

  次日早晨起来一望,只见泊船之地是个渔村,人家三两,比邻而居,许多渔纲都晾在外面。有几个妇女蓬着头,出来洗米。帝尧的从人就去访问狐不谐消息,那些妇女都回说不知。从人道:“昨日明明看见他的船是向这里来的。”

  那些妇女道:“这里的港汊纷歧得很,有好几条呢,或者是走别一条去了。”

  正说时,帝尧和众臣亦都上岸来走走。那边的渔夫亦走出来了,看见帝尧等这一大批衣冠济楚、气概不凡的人,不觉诧异,仔细打听,才知道是天子,慌忙都来即见。那些妇女倒反避了进去。帝尧问那些渔夫:“狐不谐这个人,汝等知道吗?”

  渔夫等听了,都说:“不知道。小人等只知道一个张仙人,是很有道行的。”

  帝尧忙问:“张仙人叫什么名字?有怎样的道行?”

  渔夫道:“他的名字叫果,能知过去未来之事,我们极相信他。”

  帝尧道:“他住在何处?”

  渔夫道:“他的行踪不定,有时在冀州,有时在雍州,有时在梁州。在雍州的时候,总住在此地北面一座山上,从前小人们常见到他的。”

  帝尧道:“现在为什么不见?”

  渔夫道:“小人等从前就是住在那座山的附近,以耕种为业。后来洪水暴发,一夜工夫将所有房屋财产一齐冲去。小人等四家十二口,自分必死,大家用绳索系在腰间,但求死在一处。哪知半路遇着几株大树,用手攀住,才得救命。但是水退之后,回到旧家望望,只见所有田地都不知去向,已变成一个大湖。当时邻舍几十家,大半无从寻觅,现在只剩了我们几家,真真是运气呀!我们旧业既然消失,所以只好来此捕鱼了。但是洪水暴发之前,那张仙人就和我们说:‘此地将有大灾,不可再居。’当时小人等不甚相信,有几个相信他的,亦因为安土重迁,不能搬动,以致遭劫。如今想来,这张仙人岂非真是个神仙吗?”

  帝尧道:“原来如此。那座山在北方,朕到桥山去,可要走过吗?”

  渔夫道:“小人们未曾到过桥山,走不走过不能知道。”

  帝尧听了不语,便率众臣回到船中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