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历史演义 > 上古神话演义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第五十四回 后羿射河伯 逄蒙杀后羿(1)


  且说大司农等离开平阳,一路往西南而行,逾过壶口山,到了雍州地方。只见那边的水势亦实在不小,那股水从梁山上滔滔滚滚直向山海而去,所有的居民也和冀州一样都移至半山,或高阜之地居住,本来到西王母处去,应该渡过漆沮水(原注:现在陕西的北洛水)而西的,现在为大水所阻,只能折向西南行。

  一日,走到华山相近的地方,看见无数百姓纷纷向着那河水朝拜祭祀,仿佛有什么请求似的。当下大司农就问他们道:“河水为患,祷祀是不相干的,你们祷祀些什么?”

  那些百姓道:“不瞒贵官说,我们并不是祷求河水的消灭,我们是祷求河水中之神,请他不要害我们。”

  大司农诧异道:“河水中有神,你们如何知道?他又如何的害你们呢?”

  那百姓道:“这河水之神有两夫妇,都是我们向来熟识的。他就住在此地华山北面潼乡堤首地方。男的姓吕,名叫公子;女的姓冯,名夷,一名修,亦叫作冰夷。他们从前住在这里的时候,专门修仙学道。后来吕公子遇到了个仙人名叫涓子的,据说是黄帝的老师,住在金谷地方,以饵朮而延龄,能导引而轻举,他给吕公子一颗仙丹,名叫虹丹。吕公子服了之后,听说就成仙了。

  “那个冯夷呢,有人教她不要食五谷,专食水仙花。那时她家里养的水仙花很多,有单叶的,有千叶的,颜色有白的,有红的。但是那教她的人说道:‘单叶的是水仙花,千叶的不是水仙花,名叫玉玲珑,服食起来宜专,服单叶的,不宜服千叶的。能够寻到水仙树,同水仙花并服,尤其好。因为水仙树的里面藏有仙浆。单叶的水仙花,又叫作金盏银台,其中像一个酒盏,深黄而金色。拿那个水仙树的仙浆,滴在金盏之内,服之就可以成仙。’

  “那冯夷听了这话,非常相信,到处访求水仙树,后来果然给她求到了,据说在一个枸楼国中去寻到的。从此她就专服水仙花,不食五谷,将从前所养的千叶玉玲珑,统统分送与人,现在有些人家中还有她的种子藏着呢。过了几年,她服食水仙花,足有八石之多,到处去游玩。

  “有一日游到从极之渊,就是现在的阳纡大泽,深有三百仞,她忽然看见她的丈夫吕公子在大泽之中,她欢喜之极,跟着潜伏入水底,从此就不见了。这一日记得是八月中的庚子日,有人说她是成为水仙了,有人说她到渊水里去洗洗浴溺死的。这种传说我们也不去深究。到了前两年,梁山上大水冲下,我们忽看见他们两夫妇,各乘着一辆车子,云气护着,车子前面各驾着两条龙,从水中一前一后,耀武扬威而来,我们才知道他们两个果然都成为水仙了。因为素来与他们熟识,特地的恳求他们保护,不要使大水来加冲害。

  “哪知吕公子听了,就和我们说道:‘我现在已做了河伯了,我的妻子冯夷亦做了河侯了,从极之渊就是我们的都府,现在这个大水,就是从那边分出来的。你们要我不加害是可以的,但须要依我两件事:第一件,是到阳纡大泽旁边的山上,盖起一座华丽大庙,四时奉祀我们。庙上匾额,可写‘河宗氏’三个字,表明我们两夫妇,是河水之所宗。第二件,是我们生长的家乡,从前所住的地方,亦须照样立一座华丽的庙。这两件事能依我,那么我一定保护你们。不然,不要说你的这个地方,我要冲去它,就是别个地方,我也要冲去它。不要说现在要使你们受灾害,便是几千百年之后,我亦要使大家受灾害,显显我们河宗氏的威灵’。

  “我们听到他这番话,大家都失望极了。不想他们成仙之后,竟抹面无情,而且凶暴残忍到这种地步。但是亦不敢和他计较,只好苦苦哀求道:‘这里是你生长之地,父母之邦,有桑梓之谊,请二位总要格外的爱惜矜怜。立庙上匾祭祀的这一层呢,我们可以照办总照办;不过我们小民,财力有限,阳纡大泽又远在几百里之外,两处兼营,一时恐怕更做不到。再加以经过大水之后,财产大半损失,生活尚且艰难,哪有力量再造两处华丽的庙呢!务请二位格外施仁,保护我们。矜惜我们,等将来我们元气恢复之后,一定替二位造庙,并且岁岁祭祀。’

  “贵官们想想看,我们这番话,说到如此,亦可算入情入理,委曲周至了。哪知道他们两夫妻,不听犹可,一听之后,登时放下脸来,骂我们道:‘你们这些不知好歹的人,我念你们是个旧交,不忍就来淹死你们,所以用这点区区事件相托,哪知你们竟推三阻四,不肯答应,真是无情无义,可恶极了。’说着将手在车上一拍,车子登时腾空而起,那四条龙尾巴卷起大水直滚过来,给我们人民又淹死了许多,房屋财产损伤也不少。

  “我们都是死里逃生出来的,然而要依他做,实在没有这笔经费,只好听死。不料前个月,他们两个又来了,还是这番议论。并且限我们一个月以内,要将两处的庙都造好,否则就使我们此地全土尽成湖泊。我们怕极了,但是逃又没处逃,只好日日在此祭拜,求他们的情呀。”

  那些百姓说完,个个泪落不止,有的竟号啕起来。老将羿听了这种情形,气得三尸暴跳,七窍生烟,大叫道:“岂有此理!老夫不杀死他,不算人。”

  那些百姓大惊,个个摇手道:“说不得,说不得。他们是神仙,不要说别的,就是四条龙尾巴,已经厉害之极了,我们人类哪里敌得他过呢!”

  老将羿道:“怕什么,从前大风也是个神仙,老夫要射死他,便是天上的太阳,老夫也要射它九个下来,怕什么!”

  众百姓至此才知道他是老将羿,大家欢欣罗拜,请他设法除害。羿道:“老夫此行,有王命在身,照理是不能沿途耽搁的。但是为民除害,亦是圣天子之志愿,就是延搁数日,亦不算不敬。圣天子知道了,亦决不会责罚。老夫决定在此,为汝等除了害之后再走。”

  众百姓听了,都欢喜非常,大家争先腾出房屋,请羿和大司农等居住,又争先供给食物。

  过了几日,寂无动静,大司农疑惑起来,说道:“不要是这两个妖怪大言恐人,从此不来了,那么我们岂不是空等吗?”

  老将道:“恐怕不然。那日百姓岂不是说限他们一月之内,要将庙宇造好吗?现在不知有几日了?”

  说着就叫了百姓来问,百姓道:“已经二十多日了。”

  羿道:“那么他们总就要来了。”

  又过了几日,只听得呼呼的风响,汩汩的水声,早有百姓慌慌张张的进来报道:“他们又来了!他们又来了!”

  羿一听,急忙取了弓箭和大司农出门来看,果见两个人,一男一女,各乘着云车,驾着双龙,从上流大水中耀武扬威而至。羿气极了,亦不愿和他们讲话,就是一箭向那男的脸上射去,只听那吕公子大叫一声,急忙用手去护他的脸,倏忽之间两夫妇一齐潜入水底,云车、双龙都不见了。原来吕公子命不该绝,所以只伤了左目。百姓看见都欢呼非常,羿却怏怏,恨未将他们两个都射死,以绝后患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