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历史演义 > 上古神话演义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第五十一回 射十曰羿见姮娥 渠搜国来朝贡献(2)


  这次,正在遥望凝思之时,忽见外面走进一个童子来,向羿说道:“我是嫦娥夫人叫我来的。夫人知道你在此记念,心中万分不安,但是人天路隔,无从降凡。明朝元宵夜,乃是明月团圆之日,请你用米粉搓成一个大丸,团圃如月,放在室之西方,对着它频频呼夫人的名字,如此接连三夕,夫人就可以下来,和你谈话了。”

  那童子说完之后,倏忽不见。老将羿诧异之极,连声叫道:“奇怪!”

  然而明明看见听见,并非梦幻,宁可信其有,不可信其无。主意决定,就依了他的话做。

  到了第三日夜间,果见彩云一朵,从空飘下,环珮之声彻耳,兰察之香扑鼻。仔细一看,原来果然是嫦娥,不过装束和从前大不同了,丰姿态度,尤为艳绝。老将这时,虽则万种怨恨,亦说不出。停了一会,倒是嫦娥先向羿开口道:“我实在对你不起,难怪你要生我的气。但是事已至此,无可如何,总请你原谅吧。”

  羿听了,仍不言语。嫦娥又说道:“我知道你到此刻,求仙的念头还甚浓,这是错的。要知道神仙做长久了,亦毫无意味,不过和做人一样。即如我,而且甚苦。所以我劝你取消这个念头吧。”

  老将羿听到此地,不免又生气,大声说道:“亏你说!你现在已是神仙了,倒反用这种话来骗我,我是孩子吗?”

  嫦娥道:“我已经对你不起了,再来骗你,岂不是罪上加罪吗!老实和你说,我因为当初对你不起,所以虽则做了神仙,依旧不免吃苦。我立心要想赎这个罪,所以今朝特地来和你相见,劝你不要再求仙,以求赎我之罪,这是我的真心。你想想看,我骗你做什么?我骗你有什么好处?我果然和你有不对之处,不来和你相见就是了,何苦再来骗你呢?”

  羿道:“你当日不是写信给我,叫我再去见西王母求仙吗?今朝又叫我不要求仙,这种自相矛盾之言,不是骗,是什么?”

  嫦娥叹道:“当时我初入月宫,道行浅,不知道什么,所以劝你求仙,如今在天上久了,稍稍知道一些,所以特地劝你不要求仙,并非自相矛盾。”

  老将羿急问道:“你知道些什么?你知道些什么?知道我决不能成仙吗?还是你防恐我成仙之后,要来和你为难,所以竭力阻挠我吗?老实和你说,我和你是夫妻,有情分的,果然成了仙,决不来和你计较。你如肯帮助我,尤为感激。假使你再敢阻挠我,破坏我,我决不再饶恕你!要知道太阳尚且要射它下来,何况月亮!管教你没有存身之地。总而言之,我的求仙一定要求,你不必再说。”

  嫦娥听了,叹口气道:“既然如此,请你在家中修炼,不要出外。这句话,务须要听我。”

  羿听了,更加误会,就问道:“西王母那里可以去吗?”

  嫦娥沉吟了一回,才说道:“总以不去为是。”

  羿登时大怒,骂道:“照这样看来,你真是来阻挠我,连西王母那里都不许去。西王母至多寻不到,难道会吃人吗?你这个狠心巧舌的妇人,我以后不愿再见你,亦决不再记念你,你给我回去吧!”

  嫦娥看羿如此情形,不觉哭泣失声,倏忽之间,已不见了。

  老将羿愈思愈忿,心想:“总要等一个机会,再到玉山去寻一次西王母。如寻得到,既可以达我目的,又可以出今日这口气。如寻不到,那么我这个心亦可死了,且依那不良妇人的话,在家修炼吧。”

  这是羿的心事,按下不提。

  且说帝尧君臣办理大灾善后,足足有一年余,元气方才有点恢复。可是福无双至,祸不单行。平阳一带忽然大地震,数日不止,墙坍屋倒,人民死伤甚多。考察情形,愈北愈重,想系震源是从北方来的,赶快叫和叔前去调查。

  过了多日,和叔奏到,说道:“离平阳北面四百多里,平地之中忽然喷发火焰,涌出无数灰石,积成一座大山。喷发的时候,声闻数十里,几里路远之地,多感觉到它的热气。现在山顶之上,仍在那里喷烟。(原注:现在山西省临县东南七十里有火山,周二十里)又离平阳东北八百多里,亦有同样的火山发现(原注:现在山西省大同县东南有火山,上有火井,南北六十七步,广阔丈许,深不见底,火势上升,若微雷发响,以草爨之,则烟腾为发,就是当日火山口之遗迹)。又离平阳北面五百多里、六百多里,又有同样的两座火山喷发(原注:现在山西省岢岚县西及河曲县西,均有火山)。再查过去,哪知极北、瀚海之地,从前是平坦而多水泽的,此刻忽然隆起一座大山脉,自东至西,连绵不断,竟将中原和瀚海隔绝了。幸喜得那边天气苦寒,人民不多,所以损失尚少。”

  帝尧看到这种奏报,觉得两年以来天灾地变,重叠而来,虽则天意,但亦总是德行浅簿,不能挽回天心所致。欲待退位,这个天下交付与谁?欲待做下去,这个重大责任实在有点负担不起。想到此际,忧心如痗(mèi,病,忧思成病)

  一日,西方昧谷忽有奏报递到,原来渠搜国君要来朝贡了。帝尧便问和仲:“渠搜国在何处?”

  和仲道:“在臣所居昧谷之西(原注:现在俄属中亚细亚之地)。”

  帝尧道:“不在中国境内吗了”

  和仲道:“是!”

  帝尧道:“那么不可以寻常朝觐之礼相待,须以宾礼相接。”

  于是与大司徒商酌,将礼制议定。

  过了一月,那渠搜国王来了。帝尧先遣大司农做代表,带了翻译出外郊迎,引他到宾馆中。所有饮食、器具、刍秣、陈设供给无不齐备。到了次日,大司农偕和仲率领翻译前往迎接。

  那渠搜国王同来的有五个官员,数十个从人,三百个兵士。一部留在宾馆中,其余都随着国王由大司农陪着,一径向朝堂而来。到了大门口,傧相大司徒早在那里迎接。帝尧冠冕整肃的带了群臣亦迎出来。羲叔做介绍,两边见面过了,然后相让进去,每到一门,必让渠搜国先行。到得内朝,东西两旁都有阶级。尧是主人,从东阶上去,渠搜国是宾,从西阶上去。

  进门之后,由放齐赞礼,宾主交拜,再由傧相引宾主就位。宾的席次是坐北朝南,主人的席次是坐东朝西,其余官员均由和仲引导,分坐在宾的两旁。帝尧的群臣,则分座在帝尧的两旁。坐定之后,先由帝尧开言,感谢他远远而来的盛意及慰劳行程的辛苦。然后渠搜国王回答,说些仰慕的套话,又感谢招待的盛礼。这些都是普通话,由翻译传说。停了一会,宾起告辞,主人拜送于大门之外,仍旧是一路谦让而出。第一幕大礼,总算告成了。到了次日,帝尧率领群臣前往宾馆中答拜。那个礼节亦不差不多,不过渠搜国王是主,帝尧是宾,换了一个地位就是了。

  到了第三日,帝尧命大司农前往,敦请渠搜国王来行飨礼。堂上阶下,都布满了乐器和乐工。渠搜国王到门,帝尧照旧冠冕地迎接。里面地方既广,宾主席次,相离甚远。坐定之后,每献上一项菜来,帝尧必定亲自出席,向宾再拜,宾亦答拜。

  那堂上阶下的乐工,就吹吹唱唱,奏起一套乐;每斟一回酒,亦是如此。可是那献上来的莱,都是全身的牛,全身的羊,全身的豕,只能看看,不能吃,就是旁边所放的蔬菜等类,亦都是生货,不吃的。酒是生水,饭是白米。古人飨礼,大概如此。

  简直言之,与后世祭神一样,不过借此行一种礼节,表明敬意,并不是志在餔啜。三献三斟之后,赞礼者又高唱礼成。然后大众起立,由傧相引导渠搜国王和官员,到别室之内,更换便服,又引到一室,乃是饮宴之所。那室中的陈设,又是不同了。宾主席次相连,就是群臣相陪的席次,亦同在一处。那时帝尧亦换了便服,过来招呼。

  那渠搜国王身材高大,高颧隆准,深目虬髯,眼珠微带碧色。就是他五个随员状貌亦大概相同。帝尧深为奇异。坐定之后,上酒上莱,那酒莱都是可以吃的了。这个叫作宴礼,是以联络感情为主的。当下帝尧就问渠搜国王:“这次走了几日?”

  他答道:“约走了五个月,因为山路太多,交通不便之故。”

  后来又谈到十日并出的事情,渠搜国王道:“小国当时损害不小。后来知道是天朝一个神人,将它射下九个,方才平定。小国君民上下,无不景仰之至,所以寡人此来,一则观光上国,二则亦想瞻仰瞻仰这位神人,不知现在何处?”

  这时老将羿正在第四席中坐着,帝尧就顺手指道:“就是这位老将。”

  渠搜国王一看,忙出席,向老将羿连连稽首,口中不住的叫道:“哈纳答依希谷六利!哈纳答依希谷六利!”

  后来问翻译,才知道是“佩服之至”的意思。当下老将羿答拜了。帝尧又将老将的年龄功绩,略述一遍,渠搜国王益发佩服。

  酒过两巡,大家随便谈谈,帝尧问起那边的风土情形。他说:“那边天气尚好,农桑之事亦兴,居民也有些兼营畜牧的。”

  后来问到物产,他说:“国内有一种兽类,名叫䶂犬,亦叫“露犬”,有翼能飞,喜食虎豹。”

  大家听了无不称奇。后来又谈到邻国,他说:“南邻有一个大夏国,西邻有一个沃民国,地方都是大的。但是,大夏国君狡诈而贪,寡人之子仁而庸。寡人死后,不免受大夏国之欺,到那时,天朝天子如能赐予援助,寡人死且感谢。”

  说罢,便再拜稽首。帝尧慌忙答礼,并加以安慰。宴礼既毕,渠搜国王深深致谢。又住了二十多日,各处游遍,方才起身归国。他所带来的,是毛皮之类,帝尧回赠他的,是币帛之类,价值非常之重。又叫和仲送他一程,方才自去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