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历史演义 > 上古神话演义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第四十九回 养蛊之情形 苗民之风俗(3)


  不但这次配合的夫妇受福无穷,就是看客亦可以得到福气,所以来的人愈多了。隔了一会,只听见芦笙悠悠扬扬的吹动了,嘈杂无比的人声顿然为之肃静。凡有看客都在外面一圈,在当中的都是求偶的青年男女,有的手牵手,有的交头接耳,或是并坐,或是并立,都是非常之亲昵。过了片时,芦笙又吹,只见对对男妇立在一处,相对跳起来,足有几百对。每对旁边,必有四五个女子,联着手臂将他们围绕在里面,口中都唱着歌曲。虽则人声嘈杂,芦笙激越,然而隐隐约约亦听得几句,有一个男子唱道:

  狂狗吠月唔知天,想妹姻缘会发癫。
  妹今好比月中丹桂样,看时容易折时难。

  又有一个唱道:

  阿妹生得象斯文,当门牙齿白如银。
  两旁乳峰隆隆起,难怪阿哥日夜魂。

  又有一个女子唱道:

  翠竹低垂是我家,竹枝用来编篱笆。
  阿侬若解郎心意,结伴山陬亦不差。

  又有一个唱道:

  前月姘识于山中,昨夜幽会于林丛。
  什么万般的恩爱,只换得泪珠儿血红。

  帝尧听他们如此淫荡秽亵的话,不要再听,以后也不去留意了。只见他们跳舞到后来,两个倦了,再换两个,仍复对跳。

  这时候所有看客,亦都吹着芦笙以助兴。一霎时笙声沸天,那跳舞的及围绕的亦越发起劲。忽然只见一个男子拿起绿巾球向一个女子掷去,那女子亦用绿巾还掷,接着,掷绿巾球的不计其数,顿时满场之中,绿巾飞舞。但是仔细一看,男子掷去,女子不还掷的也有;女子掷去,男子不还掷的也有。落在地上之绿巾球,大家都跑去乱抢。如此纷闹了许久,这日“跳月”

  之事已告终了。但见一对一对的男子吹芦笙于前,女子牵住男子的衣带跟着了走,绕场三匝,走出正门,男子便将牵他衣带的女子一背,背到丛箐密林之中,去干他那个“拉阳”之事去了。(原注:按“拉阳”二字,就是苗语野合之别名)无数男女既然都去拉阳,其余剩下的青年男女寻不到配合的,或掷绿巾球而人不理他的,还不知道有多少,个个垂头丧气,废然而返,大约只好且等明朝再来了。

  帝尧看了,又是叹息,又是稀奇,暗想:“他们这种礼节,不知道是怎样想出来的?真是不可思议。”

  到了行帐之中,君臣都有所感,相对无言。羲叔又饬人去叫一个土人来问道:“汝处风俗,女子必须经过跳月大礼,方才算有家吗?”

  那土人不解,转问道:“怎样叫有家?”

  羲叔道:“就是出嫁,就是有夫。”

  那土人应道:“是的。”

  羲叔道:“寻常处女,不和男子做朋友吗?”

  那土人道:“为什么不和男子做朋友?这是官厅明令所定的。男子必定要有女友,女子必定要有男友。”

  羲叔道:“那么汝处女子的贞操如何呢?”

  那土人道:“为什么女子要讲贞操?女子和男子同是一样的人。男子可以三妻四妾,女子何以独不可以人尽为夫呢?”

  羲叔道:“那么汝处女子未跳月以前怎么样?都有情夫吗?”

  那土人道:“亦并没有怎么,不过和多情的男子一般,遇着中意的,都可以和他做一回暂时的夫妻。不要说外人,就是家中的侄儿伯叔等都是可以的。”

  老将羿听到这句,不禁直跳的跳起来,顿足大叫道:“有这种事吗?”

  那土人道:“这是天地的生机,相爱相怜,暂时偿一偿他肉欲的瘾,有什么要紧呢?况且在家的处女,并没有正式的夫君。照法权上说起来,是个无主的人,很自由的,为什么不可以呢?”

  老将听了,真气得无话可说。羲叔又间直:“跳月之后,是算正式夫妻了?”

  那土人道:“还没有呢,跳月过之后,不过算行了一个聘礼,并不能算正式的夫妻。所以既经拉阳过的女子,仍旧要结交许多的情夫。这种情夫名叫野老。寻常时候,野老进去是很自由的,倒是那聘夫。若要和聘妻寝处,却很烦难,往往要在夜间,偷偷摸摸的进出,有时还要强而后可。”

  羲叔道:“跳月之后,夫妻不同住吗?”

  那土人道:“不能同住,女子仍旧住在母家。”

  羲叔道:“甚么时候才同住呢?”

  那土人道:“要等女子有孕之后,才告诉那聘夫。那聘夫就延请了师巫,结起一座花楼来,祭祀圣母,又邀请亲族男妇,唱歌饮酒,或则一日,或则两日,这个礼节名叫‘作星’。作星之后,女子方才住到夫家,才算有了正式的丈夫,所有以前的情人野老,一概断绝来往。假使还有人前来,觊觎挑引,那本夫可以白刃相加,杀死无罪。”

  赤将子舆笑道:“情夫既然多了,所怀的胎安见得就是她本夫所下的种子呢?”

  那土人道:“总是一个子女,安见得不是他本夫所下呢?”

  帝尧听到这里,才发言道:“朕闻北方有一个国家,它的风俗,所生的第一个子女,必杀而食之。说如此才宜于兄弟,大约亦是因为辨不清楚的原故。不然,同是一个子女,何以重第二个,而不重第一个呢?夷狄之俗,知识简单,做出这种渎乱残忍之事,真是可叹。所以圣人治国,必以礼教为先。”

  羲叔又问那土人道:“刚才汝所说祭祀圣母,这圣母究竟是何种神祇?”

  那土人道:“听说是女娲氏,专管人间婚姻之事的。”

  赤将子舆听了,哈哈大笑道:“请女娲氏管这种婚姻,女娲氏要痛哭了,哪里还来受你们的祭呢!”

  当下羲叔将土人遣去,君臣又相对叹息一回,筹商以后怎样化导的方法,但无结果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