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历史演义 > 上古神话演义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第四十七回 狐功设计害帝尧 责三苗帝尧动怒(1)


  话分两头,现在要说三苗国了。那三苗自从帝挚时候,到彭蠡、洞庭两大湖之间立起国来,依照狐功所定的三条政策去实行。先则严刑峻罚,百姓都是重足而立,侧目而视,颇有不安之象。后来新道德一提倡,缓和了许多,那些青年男女无不倾心醉倒,举国若狂。但是那些中年以上的人依然是激烈反对,又有杌陧(wùniè,倾危)之势。最后巫先、巫凡两个大显其神通,医治疾病,固然屡有灵验;求福祛灾,亦似乎屡有效果。那南方人民的心理,经玄都九黎氏多少年的陶冶,本来迷信很深,虽则后来有历代圣帝感化教导,但是根柢萌芽,终有些潜伏在他们遗传的脑海之中。一经三苗、狐功的鼓舞,便如雨后春笋,万芽齐簇,一发而不可遏,而迷信最深的,尤其以下等社会的人为最多。

  下等社会的人,总占全国人民的大多数。他们既靡然从风,则已可谓倾动全国了。所硁硁(kēngkēng,理直气壮、从容不迫的样子)反对的,仍旧不外乎几个中年以上、知识阶级的顽固老朽。靠他们几个顽固老朽来反对,那个效力已经甚微,而且一年一年的少下去。所以自三苗立国五六年之后,竟把这些百姓收拾得来贴贴服服,无论叫他们去赴汤蹈火,亦不敢不去。

  小人有才,煞是可怕!后来国基渐渐牢稳了,又商量向外面发展。左右邻近诸国的百姓都被他们所鼓动,渐渐的倾向三苗,受他们的号令。所以那时候,三苗国的势力,北面到云梦大泽,东至彭蠡,西面直越过洞庭湖而到沅水之西,南面亦到衡山之南,俨然是个大国了。

  那三苗、狐功,仍旧日夜在那里想称霸中原的方法,平阳帝都亦有他的间谍,探听朝廷之事。一日,得到信息说帝尧要南巡了;又说起治兵的时候军容如何的盛,技术如何的精;又说起羿与逄蒙比射的神妙;未了又说起帝尧南巡,老将羿带了三千兵士扈从。狐功看到这一句,就说道:“带了兵士扈从做什么?尧上次东巡并不带兵的,这次为什么要带兵?若不是有疑我们的心思,就是有不利于我们的念头。好在只有区区三千兵,还不必怕他。”

  三苗道:“我们选三万兵去打,一概杀死他,如何?”

  狐功道:“不好。只能智取,不能力敌,且看将来情形再说。”

  过了几日,亳邑的獾兜亦有信来,说道:“听说尧要南巡,带了兵来,其势不妙。现在与共工商酌,尧所倚靠的就是一个老不死的羿,到那时,最好先将羿弄死了,一切便都可以迎刃而解。但是如何弄死他的方法,可与狐功商量,想来他是个智囊,必定有妙计的。”

  三苗看了这信,又来请教狐功。狐功道:“这个思想,正与小人不约而同。小人昨日已想得一法,等他们来了,可以叫他们一个个都死,请小主人放心。”

  三苗问道:“是什么方法?”

  狐功附着三苗的耳朵,叽叽咕咕,不知说了些什么。但见三苗连连点头,接着又怕掌大笑,连声称赞道:“好计好计!果然不愧为智囊。尤妙在泯然看不出痕迹。这个计策,真妙极了!”

  自此之后,三苗等将他的妙计安排妥当,专等帝尧等前来。

  且说帝尧等,自从会见过洪崖仙人之后,一路向彭蠡大泽而来。路上羲蒙叔说道:“从此地经过三苗国,经过鬼方国,再到交趾,路程虽远,但是少则六个月,至多一年,亦可以往还了。臣素来走惯,是知道的。洪崖仙人所说,天降大变,是在后年春夏之交。那么就始到交趾一转,亦尽来得及。何以力劝帝不要去,殊不可解。”

  帝尧道:“或者恐朕有意外之延搁,或者须朕返都之后,可以有一种预备布置,均未可知。”

  老将羿道:“或者是三苗变叛,须用兵征讨,因此延迟。但是三苗如果敢于变叛,老臣管教杀得他一个不剩!”

  赤将子舆道:“现在亦无庸去研究他。总而言之,洪崖仙人决不会造谣言。既然他这样说,我们总依他就是了。”

  帝尧听了,甚以为然。

  一日,行到彭蠡东岸,与那三千个兵士会合,正要想渡过去,忽报三苗国有使者前来迎接。帝尧即命那使者进见。行礼之后,就说道:“小国留守臣苗民,听见圣天子驾到,先遣陪臣出境前来迎接,臣苗民随后就来。”

  帝尧慰劳了他几句。过了一会,果然三苗到了。朝见之礼已毕,帝尧问他道:“汝父獾兜,不常在国吗?”

  三苗道:“臣父因亳邑玄元侯处,一切须要维持,所以不能到此地来。前数岁亦曾来住过几时,此刻已有多年不来了。”

  帝尧道:“国内政治,现在都是归汝主持吗?”

  三苗道:“臣父命臣留守,一切政治,都是禀承臣父意旨行之。父在,子不得自专,这是古礼,臣不敢违背,臣父亦不许臣违背。”

  帝尧听了,暗想:“他的相貌甚不是个善类,但是听他的话语却尚守礼,或者是甘言相欺,亦未可知,倒不可以不防备。”

  想罢,就问道:“汝国在彭蠡之西,从此地前往,水程须要走多少日?陆行须要走多少日?”

  三苗道:“陆行只要四日,水程须看风色。风顺就是一日亦可达到,风逆却难说,有时须三四日,或四五日,多不能定。”

  帝尧道:“水行安稳吗?”

  三苗道:“不甚安稳。因为彭蠡泽西岸,紧靠着敷浅原山(原注:现在江西庐山),山虽甚低,但很吃风,风势从那面削过来很厉害,所以尝有覆舟之事,不如陆路稳当。”

  这两句话,却说得帝尧点头了。

  原来帝尧因所带兵士甚多,深恐航行不便,又恐怕三苗在彭蠡之中或有什么陷害的诡计,本来想从陆路过去的。所以经三苗一说,甚合帝心,于是就说道:“既然如此,朕就走陆路吧。汝可先行,朕随后就来。”

  三苗唯唯答应,辞拜而出。随后就送上无数的食品来,有些专献与帝尧和群臣的,有些馈送侍从之人的,有些犒劳兵土的,色色周到。帝尧一概不收。那送来的人说道:“敝国留守,法令甚严。假使圣天子不肯赏收,敝国留守必定说小人不能办事,或者说小人有冒犯圣天子之处。这次转去,大则性命不保,小则身体不全,务请圣天子矜怜小人,赏收了吧。况且敝国留守亦是一片恭敬之心,圣天子何必不赏收呢?”

  帝尧见他说到如此,无可奈何,只得说道:“既然如此,暂且留下,将来朕见到汝留守时,再当面奉璧。”

  那人听了大惊道:“圣天子果然如此,小人一定不得活了。敝国留守性极暴烈,令出惟行。假使圣天子不收,他必恼羞成怒,对于圣天子决不敢发泄,终究必归罪于小人,小人一定死了!务乞圣天子始终成全小人,不要退还。”

  说罢,连连稽首。

  帝尧不得已,只得说道:“既然如此,朕就不退还了。”

  那人大喜,拜谢而去。羲叔向帝尧道:“照此情形看来,三苗这个人真太暴虐了!何至于此?”

  帝尧叹息道:“朕向来出巡,不受诸侯贡献的,现在竟因此破例了。朕看且保存了它,不要动,待将来再作处分。”

  羲叔答应道:“是。”

  于是君臣等就向陆路而行,绕过彭蠡,已是三苗国境。哪知就发现了许多怪现状,有些没鼻子的,有些没耳朵的,有些没有脚腿的,有些脸上刺字的,差不多都看见了。只有被宫刑的人无从看出,想来一定是有的。帝尧不住的叹息。又走了一程,只见路旁奇异古怪的祠庙亦不少,其中往往有人在那里祷祀,或则有巫觋在那里见神说鬼,帝尧看了更是不乐。又走了一程,只见三苗上来迎接,后面跟着狐功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