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历史演义 > 上古神话演义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第四十六回 缙云山黄帝修道 大姥山老母成仙(2)


  “假使不去学她,仅仅敬重她,崇拜她亦是无益,侥幸求福更不必说了。所以朕说崇拜是一件事,求她又是一件事,还有学她又是一件事,遇到圣贤豪杰、英雄神仙,崇拜他,是极应该的。崇拜他可以得到一个做人的榜样,不过不去学他终是枉然。汝等知道吗?”

  那时,百姓男女老幼听了无不满意,齐声说:“知道知道。”

  帝尧道:“仙姥生日,既然在六月十九,离现在还有一个月左右,汝等去得这样早,为什么?”

  百姓道:“海船难行,全靠风力。风顺到得早,风逆到得迟。小民等深恐风逆,误了日期,所以不能不赶早一点。”

  帝尧向那些停泊的船一望,只见它又高又大,上面矗立着无数的桅杆,里面情形不知如何。帝尧从未坐过海船,便想趁此看一看,遂向众百姓道:“汝等上船吧。朕亦来看看海船的内容,见识见识。”

  众人听了,欢迎之至,簇拥了帝尧君臣上船。只见船中分作无数舱位,约有几百个人可住,一切器用俱全。另有一舱专储粮食、淡水。另有一舱,专供炊爨。当中一舱,却供着一位女神,神面前放着一根雕刻精致的木棍。帝尧便问:“这是什么神祇?”

  百姓答道:“这位女神姓林,是前面闽海中一座岛上的人。据说她在童年的时候,已非常神异。她看见海上往来的船常有覆溺的危险,她便发心要去救,或是叫人去救,或是自己冒险去救。父母因她年幼禁止她,她的灵魂竟能于夜间飞越海上,往来救人,岂不是神异吗!后来她年岁大了亦不嫁人,专在海边设法做这救人的事业,几十年不倦。死了之后,有的人说是成仙了。大家感激她的恩惠,到处立庙崇拜。我们海船要她保佑,所以益发祟奉她,差不多只只船上都供她的。”

  帝尧道:“这位女神有这样大的志愿,有这样坚的毅力,有这样仁慈的心肠,真正可钦可佩!大家都供奉她,的确应该的。”

  又问道:“这根木棍有什么用处?”

  百姓道:“这个叫女神棍。我们航海有三种危险:一种是风,一种是浪,一种是蛟龙及大鱼水怪等等。飓风骤起,波浪掀天,危急万分的时候,人力无可施展,只有祷求女神之一法。女神往往前来救护,或则亲自现身,或则神兵维护。我们航海之人,亲历目睹的不知道有多少。假如说大风大雨的夜里,天黑如墨,桅杆上忽然看见一点火光,就是神灯出现,女神前来保护,无论如何危险,决不会覆溺的。

  “假使船中忽然发现一点火光从下面升到桅杆上,陡然不见,这是女神不保佑,神灯他去,无论如何这只船一定要覆溺的。以上两端,历试历验,丝毫不爽。所以飓风波浪作起患来,除了祷告女神,请求保佑之外别无他法。至于蛟龙、大鱼、水怪为患,只要将这根女神棍向船舷连敲几下,那蛟龙、大鱼、水怪等就纷纷逃去,这也是很灵验的。”

  话未说完,旁边又有一个百姓儳着说道:“我们海中还有一位水仙王,亦是很灵验的。我们的海船,大而且重,寻常篙橹等类一概用不着,所靠的是桅杆坚固,舵板结实,绳碇牢紧,这三项物件乃是航海所必需的。假使大风倏起,大浪冲来,桅杆倾倒了,绳也断了,船底也裂了,这时候技力无所施,智巧无所用,只有叩求水仙王了。水仙王也一定来救的。”

  帝尧道:“怎样救呢?”

  百姓道:“到得那时,大家叩求水仙王,崩角稽首,就披散了头发,一齐到船头上来,蹲在那里,用空手做出一种划船的模样,众人口中又装出种种钲鼓之声,那么船虽破裂自然会立刻近岸。这个名字就叫作划水仙。”

  帝尧听了有点不信,说道:“船既破裂,海水当然灌入,又无桅杆舵板,又在大浪飓风之中,空手划划,竟能达到彼岸,真是奇怪。”

  一个百姓道:“的确有此事。我前年渡海,刚到半中间,船身碎了,已经要沉下去,大家没法,只得划水仙,几划之后,船忽浮起,直到那边岸旁,这是我亲身遇到之事。”

  又有一个百姓道:“我亦遇到过呢。我那年浮海,半路遇风,船底已破,水已浸到舱中了,船头亦要沉下去,舵亦断折,当时在惊涛骇浪之中,大家以为必无生理。后来有人创议划水仙,一划之后,船头就浮起,向前面直进,破浪穿风,在平日虽则挂十张帆亦没有那样神速,顷刻之间已在沙上搁住了。岂不是神灵呵护吗!”

  又有一个百姓道:“我那年遇着的,比你们还要危险,还要奇怪。船一出口,就觉得风色不对,赶快祷求女神,请她保佑,果然得到顺风。但是风太大了,舵板断了三次,风中忽有蝴蝶几千百个,绕着船飞舞,大家都知道是个不祥之兆。忽而又有几百只黑色的小鸟,飞集在船上,驱之不去,用手捉它亦不去,反呷呷的向人乱叫,仿佛有话告诉人似的,大家知道更是不祥之兆。

  “歇了一回,风势愈大,看看船就要沉下去,大家齐向女神求船的安全,占了一个卦,是个凶象,知道大难不能免了。再求一个卦,但求船上诸人得免于死,倒得了一个吉兆。于是大家复有一线希望,尽力扯帆向前进行,到得黄昏以后,果然达到一个小港,无不欢喜之至,感激女神不已。因为沙浅天黑,港小不能进去,人又疲乏,姑且在沙边下锚停泊,各自就寝。

  “那知一觉醒来,天已大亮,那根锚索不知如何断去,此刻船已飘在大洋中了,而且风更大,浪更猛。过了一会,船头破碎,就要下沉,大众至此惟有待死。忽然有一个人倡议道:‘我们划水仙。’众人赞成,立刻划起来,果然渐渐近岸。哪知刚要到岸的时候,又是一个大浪,全船皆碎,众人尽落于水中。幸喜大家都会泅水,都上了岸,没有一个人溺死。你想危险不危险,奇怪不奇怪呢!”

 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,满船中乱纷纷,各谈他自己的经历。帝尧也不及细听,过了一会才静下去。

  帝尧问道:“水仙王是什么人?”

  众人都道不知,大约是古时治水或忠臣烈士死于水的人。”

  帝尧亦不再问,回身上岸,百姓一齐欢送不提。(原注:现在离缙云山不远,也有一座大姥山,是否后来这些百姓因为浮海危险,朝拜不便,所以移到此地供奉,因而得名,不得而知。查无实据,不敢乱造。)

  且说帝尧等从缙云山动身,向彭蠡大湖而行,不走原路,往西直走,到了一座山,叫作三天子鄣(原注:现在浙江、江西两省间的怀玉山)。这座山亦很有名,高约三百丈,夜间光烛霄汉,世人都说是山中韫玉的原故。当初黄帝亦曾到此游览。帝尧经过,却不再停留。

  一日,将到彭蠡湖相近,只听得空中有异鸟飞鸣之声,举头一看,却是一个仙人骑了一只青鸾,自西南翱翔而至。赤将子舆认得是洪崖仙人,高声大叫道:“洪崖先生!洪崖先生!请少停一停,下来谈谈。”

  洪崖仙人听见了,就降下鸾驭,先过来与帝尧行礼道:“原来是圣天子在此,幸遇幸遇。”

  又向老将羿和赤将子舆拱手道:“久违久违。”

  羲叔在旁,亦行过了礼。赤将子舆和洪崖是老同事,极其相熟,就拍拍他的肩膀,说道:“你真好自在呀!”

  洪崖仙人道:“你何尝不自在吗?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