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历史演义 > 上古神话演义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第四十五回 途遇金道华 兰为王者香(3)


  众人听了这番议论,都说:“极是极是。兰草这项东西,从古没有人称道过,得足下这番提倡,恐怕将来还有人称它是王者香,或国香呢。”

  金道华道:“果然如此,小民的意思亦不以为然。因为兰之可爱,并不全在乎香。况且它明明有隐君子之风,偏要说它是王者,未免背道而驰,拟不于伦了。”

  帝尧听了这话,暗暗佩服他的人品高尚,不愧为隐君子。当下又问他些兰草的种类和种法。金道华便起身进内,隔了一会,取出一厚册书来,献于帝尧道:“这是小民所著,一切有关系于兰草的,俱在其中了。请帝赏收,加以鉴定,小民不胜荣幸。”

  帝尧接来一看,只见面上写着“兰谱”二字,随意翻了两页,但见前面所载的都是兰之种类,足有几十种,并且有图附在上面。有一种叫风兰,它的图形系用竹篮挂在空中,下面有注云:“风兰产于东南海边山阴之谷中(原注:现在浙江温台两归府属),悬根而生。其花黄白,似兰而细,不用裁去。大窠者盛以竹篮,或束以妇人头发,悬于见天不见日之处,朝夕噀以清水,冬夏长青,可称仙草。又能催生,妇人将产,悬于房中最妙。”

  又翻到中间,都是说种兰的方法和宜忌。翻到后面,都是关于兰的杂说,有一段云:“凡蜂采百花,俱置翅股之间,惟兰花则拱背入房,以献于蜂王。小小物类,尚知兰之可贵如此。人有不爱兰者,吾不知其何心也!”

  正要再看下去,只听见老将羿问道:“老夫一路来,看见所有居民都是纹身裸体,此地却不如此,是什么原故?”

  金道华道:“此间本来是蛮夷之俗,断发文身的。自从先祖迁到此地之后,训诲子孙,切不可沾染这种风气。一则赤身露体,全无礼教。二则毁伤肌肤,有伤孝道。小民懔遵祖训,世世不敢违背;并且遇着有机会的时候,常将这种道理和邻居的人说说,哪知甚有效验,逐渐将这种陋俗改正了。现在乡僻之地,虽然还有存在,但也是少数。”

  帝尧问道:“令祖是何人?”

  金道华道:“小民是金提国之后。”

  帝尧恍然道:“原来汝是贤者之后,怪不得有这样的气度学识,朕真失敬了。”

  当下又谈了一会,天色不早,帝尧等起身,金道华送至门外,行礼而别。

  帝尧一路归舟,一路谈起金道华这个人,说他真是高士,真是隐者。羲叔道:“臣看此人,甚有道德。帝何不举他一个官职,想来定有治绩的。”

  帝尧道:“刚才朕亦如此想,但是听了他那番议论,恐怕他一定不肯受,所以亦不说。”

  羲叔道:“受不受在他,举不举在帝。明日何妨伤人去和他商量呢。”

  帝尧点首称是。

  到了次日,就命羲叔前往,哪知到了他家一问,他家人说金道华昨夜已经出门去了。问他到何处,答称不知。问他何时归来,答言不定。羲叔没法,只得怏快而回,将此情形告知帝尧。帝尧点头叹息道:“真是隐土,真是隐士!但是看到他昨日酬对及赠书的情形,贞不绝俗,尤为难得。”

  大家叹惜久之,于是君臣等仍上路前进。后来此地就叫作兰溪(原注:现在浙江省兰溪县),以金道华种兰得名。不过在下有一句话要声明,这是在下想当然耳,并无证据。即如兰溪相近的金华县,据志书上所载,是因金星与婺星而得名。但是这个解释很是模糊,婺星竟未提及,华字亦无着落。据在下的推想,或者因金道华而得名亦未可知。不过遍查各书,不得证据。金提国在何处,亦考不出。姑且写在此处,以俟博雅君子教之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