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历史演义 > 上古神话演义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第四十五回 途遇金道华 兰为王者香(2)


  赤将子舆道:“那么足下所持的理由,自相矛盾了。请问足下,究竟偷盗二字以什么为标准?倘使以是不是自己所有的为标准,那么就使它无主,我亦不应去取,因为总不是我的呀。倘使以有主无主为标准,卵是鸡生的,蜜是蜂酿的,不错呀。但是鸡和蜂又是哪里来的呢?最初之鸡,是从野雉收养而来;最初之蜂,是从野蜂收养而来。野鸡可以收养,野鸡之卵倒反不可以取食;野蜂可以收养,野蜂所酿之蜜倒反不可以取食,这是什么理由?猿猴之类,我们无可利用,所以只好随它去。假使如牛马之有用,我们人类亦当然收它来,代我们之用。猿类本身,尚且可以收来供用,猿类所酿的酒倒反不可以取来供饮,这又是什么原故?”

  羲叔听了,只能笑着,无言可对。帝尧道:“古人有一句话,叫作‘窃钩者诛,窃国者侯’,这是很不平的事情。同是一个人,我拿了你的物件,就是偷窃,就是攘夺。但是他一经做了天子或全国首领之后,就叫作富有四海。不但四海之内所有物件都算是他的,可以予取予求,就是四海中之人民亦都算是他的臣子,可以任意生死,岂不是不平之极吗!越是偷窃得大,越发无罪。人与人尚且如此,何况对于禽兽昆虫。现在世界,只有强权,并无公理,不知何年何月,才能矫正转来呢。时候不早,我们走吧。”

  二人听了,也不再辩驳。一直走到炼丹之处,只见一块平地,广可容数百人,俯临大壑,深不可测。赤将子舆道:“此地又叫作晒药台,当初晒药亦在这里。”

  边角之上还剩着一座丹灶。到得下面,炼丹源,洗药溪,捣药之杵,舂药之臼,种种都还存在,想见当时修炼的精勤。旁边一个峰头,色红如火,还有丹霞隐隐流出。赤将子舆一一的指点,帝尧看了不胜景仰。

  刚要下山,只见对面山谷中忽然发出金光,五色灿烂,忽而如楼台殿阁,忽而如人物花鸟,忽而如蛟龙虎豹,忽而如甲胄干戈,足足有一个时辰之久,方才渐渐消灭。大众又看得奇极了。赤将子舆道:“这个就叫作放光,是此山三大奇景之一。”

  帝尧道:“看这个情形,大概是蜃楼海市之类。”

  赤将子舆道:“当初野人亦如此想。后来不但日间看见,就是夜间月下也有得看见,似乎与海市蜃楼不同,究竟不知是什么原故。”

  大众研究了一会,也都莫明其理,只索罢休。

  这时,帝尧住在山中,已有旬余,各处都已游遍,遂向群臣道:“朕来此久了,巡守之事搁置,究竟不是道理,且俟将来有机会再来重遊吧。”

  赤将子舆道:“野人天性喜欢遊荡,既然劝帝到了这里,还要劝帝到一处。”

  帝尧忙问何处。赤将子舆道:“离此地不远有一座缙云山(原注:现在浙江省缙云县东二十三里),一名仙都山,亦是当初黄帝炼丹的地方。帝既然为仰祖宗遗迹而来此,那么彼处亦是遗迹,何妨顺便一往瞻仰呢?好在路径不远,尚不至于有误巡守之期。”

  帝尧沉吟了一会,说道:“那亦试得。”

  于是,次日大众就下黟山。临走的时候,各人都取了不少物件,赤将子舆取了百花洞边的百花。老将羿取了一种放光木,放在室中,夜间能放光的。羲叔取了两种:一种是五色石。这项石子椎碎之后,放在火中烧起来能起五色光,是可玩的物件。一种是磁石,能够吸铁,是有用的物件。其余从人,取的尤多。如龙须草、香沙、丹砂之类;香沙、放光木两种,取得人尤多。还有一种云雾草,既可以作饮料,又可以治目盲,取的人也多。大众此番游玩多日,既得饱畅眼福,又得到无数珍奇物件,归去可以夸耀家人,馈赠亲友,无不欢欣鼓舞。

  下了黟山,顺着一条港水而下。那港水下流就是浙水(原注:现在的钱塘江),流到南江里去的。赤将子舆道:“前面有一座山,风景甚好。黄帝时候,名医桐君隐居在那里,此刻他的庐舍还存在呢。”(原注:现在浙江省桐庐县桐君山,桐庐二字,就是由此而来)帝尧道:“船过去经过吗?”

  赤将子舆道:“不经过了。此地另有一条横江,我们是转弯去的。”

  隔了一日,舟进横江,只见两岸山色非常之秀丽。帝尧看了不觉心喜,就上岸步行。走到一处,桑树成林,稻田盈野。这时正是五月中旬,农夫工作正忙。帝尧看了,甚为惬意。尤其可怪的,此地人民都是穿衣着裳,并无裸体纹身之陋状,心中不觉暗暗称奇。又走了一程,忽见田野旁边有一所广大的园圃,竹篱围绕,茅亭两三,内中仿佛甚为精雅。帝尧看了,遂信步踱进去望望,只见里面所种的都是兰花、蕙草之类。正是不解,早有守门的狗狂吠起来,惊动了里面的主人,出来问道:“诸位光降,有何见教?”

  帝尧看他,竹冠草履,气宇不俗,正要回答,早有侍卫上前,告诉他是天子。那人听了,慌忙行礼道:“小民不知帝驾来到,有失迎迓,死罪死罪。不嫌污秽,请里面坐坐。”

  帝尧亦不推辞,就和赤将子舆、老将羿、羲叔一同入内。那人先到草堂中布好了席,然后再出来敦请。帝尧等进去坐定,那人又请教了羲叔等姓名,方才在下面陪坐。

  帝尧等此时,但觉一阵幽香沁人心脾,四面一望,只见室中到处都放着兰花,便问那人姓氏。那人道:“小民姓金名道华,是此地人。生平足迹未出里门,久想到帝都观光,终苦无缘,难得今朝仰接天子之光,真幸运极了!”

  帝尧道:“汝向来以何为业?”

  金道华道:“小民务农为业。”

  帝尧道:“汝一定读过书。”

  金道华道:“小民虽读过书,但僻在蛮夷,书籍甚少,读的不多,不过识几个字罢了。”

  帝尧道:“汝种这许多兰草,是什么意思?”

  金道华道:“小民生性确爱此草,所以多种。”

  帝尧道:“兰草亦是寻常之草,有何可爱?”

  金道华道:“小民的意思,觉得兰草可爱之处有三种:一种是高致。凡是花卉,都是种在平原,众人易于瞩目之处,争研竞美。独有兰花,偏喜生在深谷之中,或者幽岩之上,仿佛不愿人见,亦不求见人,足有隐君子之风。这种高致,岂不可爱!一种是幽德。凡是花卉,如桃、李、梅、杏、牡丹、菡萏之类,或以颜色悦世,或以浓香动人。独有兰花,颜色愈淡愈妙,香气极幽极微,而看过去别有风趣,闻着了无不倾心,不屑媚人而人自钦倒,譬如君子之道,暗然日彰。这种幽德,岂不可爱!

  “还有一种是劲节。凡有花卉,无论草本木本,在那风和日丽之中无不炫奇斗艳,仿佛都有一切不惧的模样。一到隆冬,霜飘雪压,那草本的固然连枝干都不存在,就是那木本的亦大半红叶萧萧,只剩了一丛光干,昔日繁华而今安在?岂不可叹!独有兰花,明明是个草本,但是任你严寒奇冷,那几条翠叶依旧飘扬飞舞,一无更改,植物之中和它一样的,能有几个?这种劲节,岂不可爱!

  “小民常怪古人说起劲节来,不是推松,就是推柏,有的拿了松树和梅竹两种来并称,说是‘岁寒三友’。其不知道松、梅等都是木本的,岁寒不凋,有什么稀奇!兰是草本的,岁寒不凋,倒反没有人赞它,真是令人气忿不平。小民的见解如此,未知圣天子以为如何?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