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历史演义 > 上古神话演义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第三十六回 帝尧东巡问樗蒱 初见皋陶验前梦(1)


  且说越裳氏来贡神龟之后,朝廷无事,帝尧遂择日东巡。这次目的地是在泰山,先饬羲仲前往通告各诸侯在泰山相见。到了动身的那一日,已是仲秋朔日了,司衡羿、逄蒙及大司农随行。到了曲阜境界,只见一个罪犯被胥吏用黑索絷着,在路旁牵了行走,见了帝尧的大队过来就站住了,让帝尧等先行。帝尧忙饬人问他:“以何事被拘?”

  那胥吏知道是帝尧,就过来行礼,然后对道:“此人他所犯的罪,是不务正业,终日终夜聚集了些不正当的朋友,在家里做樗蒱之事,所以邑侯叫小人来拘捕他去办罪的。”

  帝尧不解,便问道:“怎样叫作樗蒱?”

  那胥吏将手中所握着的物件,拿过来给帝尧看,说道:“就是这项东西。”

  帝尧一看,只见是五颗木头做成方式的物件,颜色有黑有白,上面刻有花纹,也不知什么用处,便问道:“这是儿童玩具呀?有什么用处?”

  胥吏道:“他们是掷起来赌输赢的,输赢很大呢。”

  帝尧正要再问,只见前面有人报道:“曲阜侯来郊迎了。”

  帝尧遂命那胥吏带了犯人自去。这里曲阜侯已经到了,向帝行礼,帝尧亦下车答札,说了些慰劳的话,曲阜侯又与大司农、司衡等相见,遂邀了帝尧,直往曲阜城中预备的行宫而来。那时万人夹道,结彩焚香,个个都来欢迎圣天子,真是热闹之至。

  帝尧车子正走之际,忽见道旁一个中年妇人,领着一个四五岁的孩子,都是一身缟素的,在那里张望躲避。帝尧觉得这妇人的面貌很熟,不知在何处曾经见过,就是那孩子面如削瓜,一张马嘴,亦仿佛有点熟识,可是总想不起。车行甚疾,转眼之间已经过去,要想停车饬人去传问,又恐惊骇百姓。正在纳闷,忽然想起那年秋天曾经做一个梦,梦中所见的仿佛是这样两个人,不要就是他们吗?且再查吧。正在想时,车子已到行宫。坐定之后,曲阜侯早有预备的筵席摆了出来飨帝,其余随从官员,亦均列席。

  飨罢之后,继之以宴。帝尧问起境内百姓情形,曲阜侯一一回答。帝尧道:“朕刚才来时,路上遇见一个罪人,据说是犯樗蒱之罪,究竟樗蒱是什么一件事?”

  曲阜侯道:“惭愧惭愧。这是一种赌博之具,新从北方传来的,不过一两年吧,但是风行得很快,差不多各地都传遍了。男的也赌,女的也赌,老的也赌,小的也赌,富的也赌,贫的也赌,贵的也赌,贱的也赌。其初臣以为不过是一种游戏的事件,闲暇无事之时,借此消遣罢了,所以也不去禁止它,那知他们大大不然,竟以此为恒业了。寻常输赢总在多金以上,甚至于一昼夜之间倾家荡产的人都有。

  “有一种小民竟靠此为业,什么生计都不去做,专门制造了这件东西,引诱着少年子弟、青年妇女在他家里赌樗蒱,他却从中取利。每人所赢的金帛,他取几分之几,叫作抽头。后来地方上的父老,看到他的子弟如此情形,都气极了,连名告到臣这里来,臣才知道有这种恶风,便出示严禁,有犯者从重的加罚,近来已比较好一点,但是总不能禁绝。

  “刚才帝所遇到的那个罪人,据说还是在学校里读书的生员呢?他日日夜夜跑出去,干这个樗蒱的事情。他的妻子却很贤德,几次三番的劝他,他总是不改。后来家产荡尽了,妻子冻饿不过,遂用尸谏之法,悬梁自缢死了。案上却留着几首诗,劝谏他的丈夫。那几首诗做得情词凄婉非常动人,虽则遇人不淑,苦到如此结局,但是并无半句怨恨之词,仍是苦苦切切,盼望他丈夫的改过回头,真是个贤妇人呢!臣知道这回事,所以今日特地遣人将他拘捕,因帝驾适到,急于趋前迎谒,未曾发落,不想帝已经知道了。”

  帝尧道:“朕刚才看见那胥吏手中握着的,是五颗木子,上面刻着花纹,不过像似儿童的玩具一般,究竟其中有何神秘奥妙,乃能使人入魔至此,汝可知道吗?”

  曲阜侯道:“臣亦曾细细问过,据说就是以木上的颜色,和所刻的花纹,分输赢的。但是将五木掷下去,如何是输,如何是赢,臣亦不甚了了。”

  司衡羿在旁说道:“何不就叫那个罪人前来讲明呢?”

  帝尧道:“是。”

  于是曲阜侯就饬人前去,传提罪犯,这边宴罢,那罪人已提到了。帝尧就问那罪人道:“汝亦是好好良民,而且是在学校里读过书的,应该明理习上,何以不务正业,欢喜去弄这个樗蒱,究竟这樗蒱有何乐处?汝可从实说来,无须隐瞒。”

  那罪人已经知道是帝尧了,便跪下稽首道:“小人昏谬迷妄,陷于邪途,致蹈刑章,现在醒悟知罪了。乞我圣天子如天之仁,赦小人之既往,以后小人一定改过。”

  帝尧叫他立起来,又问道:“朕的意思,一个人犯罪,必定有一个原由。譬如说偷盗,必定是因为贫穷的原故;譬如说杀人,必定是因为有仇恨的原故。这五颗木子,据朕看来,不过是玩弄的东西,既经国君严厉的禁止,汝亦可以抛弃了,何以仍是这般神密的赌博,况且连妻子的饥寒都不顾,连妻子以身殉都不惜,到底是什么理由?汝果欲免罪,可将自己的真心,细细说出来,朕可详加研究,以便教导其他的人民。汝切勿捏造及隐瞒。”

  那罪人听了,不觉茫无头绪,等了一会,竟说不出一句话来,他并非不肯说,实在是无从说起。又过了一会,帝尧又催促他,他才说道:“据小人自己回头想来,有两种原故:一种是闲空无事;一种是贪心不足。小人从前,本不知道樗蒱之事的。前年冬间,闲着无事,有几个朋友谈起,说现在很通行这一种游戏之法,且非常有趣,我们何妨玩玩呢?当时小人亦很赞成,以为逢场作戏,偶尔玩玩,有何妨害呢?

  “哪知一玩之后,竟上瘾了,所以上瘾的原故,就是贪字。因为这种樗蒱法,是可以赌输赢的,无论什么物件,都可以拿来赌。起初小人是赢了,赢了之后,心中非常高兴,以为片刻之间,一举手之劳,不必用心,不必用力,就可以得到如许多的金帛,岂不是有趣之极吗!那要赌的心思,就非常之浓起来了,不到几日,渐渐地有输无赢,不但以前赢来的金帛都输去,而且家中的金帛,亦输去不少。即使偶尔赢过几次,但总敌不过输出去的多,越是输,越是急,越要赌;越要赌,越是输。一年以来,小人的入魔,就是如此,所以小人说是个贪字之故。”

  帝尧听了,叹息道:“据汝所言,颇有道理。人的贪心是极不容易去除的,但是病根总由于闲空无事,逸居而无教,什么事情不可以做出来。古人说民生在勤,正是为此呀。但是朕还有不明白的地方,樗蒱这个赌具,究竟如何而分胜负,汝可将其方法说与朕听。”

  那罪人听说,就从身上摸出一张说明书并一个局来,递与帝尧,原来那局是布做的,折起来并不甚大,抖开一看,只见上面有横线,有直线,有关,有坑,有堑,再将那说明书细看,一时亦无从明白,遂又问道:“汝将这种东西都藏在身边做什么?可谓用功之极了。若将这种精神志愿用到学问上,或有益的事实上去,岂不是好吗?”

  那罪人听了,将脸上涨得通红,说道:“圣天子在上,小人不敢欺。小人精于此道,因为穷极了,所以将这种东西,带在身边,遇着有人要学,就可以拿出来教授,借以得点报酬,这都是小人利令智昏,自误误人,罪恶实在无可逃了。现在一总拿出来,表示我永不再犯的诚意。”

  说着,又从身上摸出一包,打开了递与帝尧。帝尧一看,原来都是赌具,有好几种,有石做的,有玉做的,有兽骨做的,有象牙做的,有木做的,都是五颗一付。帝尧叹道:“这种东西,都用象牙和玉做起来,真太奢侈无礼了。”

  那罪人道:“这是供给富有之家用的,掷起来名叫投琼,或叫出玖,名目雅些。”

  帝尧道:“朕且问汝,汝自称精于此道,那么应该赢而致富,何以反穷呢?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