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历史演义 > 上古神话演义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第三十五回 巫咸鸿术为尧医 越裳氏来献神龟(2)


  帝尧忙问道:“如何学法?”

  巫咸道:“学啄木鸟画符之法,用灰铺在树底下,再用木撅塞其穴口,啄木鸟用嘴画符,画过的地方,灰上必定有迹,那么就有模型可寻,依样可画了。至于学踏步之法,等那鹳鸟育雏的时候,缘木而上,用一根篾絙缚住它的巢,鹳鸟看见了,必定要走到地上来作法踏步,去解放那篾絙,预先在地上铺满了沙,将它的足迹印在上面,也就可以模仿了。”

  众人听了,无不称奇,都说踏步画符,何以能鼓动大气,真是不可思议之事。至于啄木鸟、鹳鸟、鸩鸟等又从何处学到这个方法,想来真是天性之本能了。”

  帝尧又问道:“朕闻擅长这种方术的人,男子叫作觋(Xí),女子叫作巫。现在汝明明是男子,何以亦称为巫?甚不可解。”

  巫咸道:“巫这个字,是普通称呼,所以男子亦可以叫作巫。但是女子却不能叫作觋,因为男子阳性能变,而女子阴性不能变的原故。”

  帝尧又问道:“登葆山那边风景如何?”

  巫咸道:“那边风景虽不及丰沮玉门山,但亦甚好,而且灵药亦甚多,可以服食。不过有一项缺点,就是多蛇,寻常人不敢前往。小巫有法术,可以制蛇,所以尚不怕。寻常无事,总以弄蛇为戏,左手操青蛇,右手操赤蛇,许多弟子学小巫的样,亦是如此,所以左右的人,因小巫等的形态服式,与别人不同,就将小巫等所住之地,叫作巫咸国,这亦是甚可笑的。”

  帝尧道:“汝弟子共有几人?来此何事?”

  巫咸道:“小徒共有十余人,现在分散各州,专以救人利世为事。小巫常往来各州,考察他们的工作,并且辅助他们的不及。这次到冀州,还没有多少时候呢。”

  帝尧道:“汝既来此,可肯在朕这里做一个官吗?”

  巫咸道:“小巫厌弃仕途长久了,但是求仙不得,重入凡尘,既然圣主见命,敢不效劳!”

  帝尧大喜,即命巫咸做一个医官,世传巫咸以鸿术为尧医,就是指此而言。闲话不提。

  光阴荏苒,帝尧在位,不觉五载。一日和群臣商议,出外巡守,考察民情,决定日期是孟夏朔日起身。司衡羿、逄蒙及大司农弃随行,大司徒契暨诸司留守。不料刚到季春下旬,忽然羲叔的属官,有奏章从南交寄来,说道:“越裳国要来进贡,现已首途了。”

  原来越裳氏在现在安南的南面,交趾、支那、柬埔寨一带之地,前临大海,气候炎热,向来与中国不甚往来。这次因为羲叔到南交去考察天文,和他做了比邻,两三年以来,帝尧的德化,渐渐传到那边,所以他们倾心向化,愿来归附。

  当下帝尧君臣闻此消息,于是将巡守之事,暂时搁起,先来商议招待远人的典礼。大司徒道:“远方朝贡之事,自先帝时,丹丘国贡玛瑙瓮之后,久已无闻。臣等皆少年新进,一切典礼,虽有旧章可稽,但是终究不如曾经躬亲其事的人,来得娴熟。臣查先帝当日招待丹丘国是木正、火正两人躬亲其事,现在木正虽亡,火正近在郊圻,可否请帝邀他前来,一同商酌,庶几更为妥善,未知帝意如何?”

  帝尧道:“汝言甚是,朕就命汝前往敦请,如其肯来,最好,否则不可勉强,朕不欲轻易烦劳旧臣也。”

  大司徒领命,即日出北门向祝融城而去。

  且说那祝融城,究竟在什么地方呢?那火正祝融为什么住在那边呢?原来那祝融自从到了平阳,给帝尧留住之后,他就在平阳住下,虽则不作官,没有一点职司,但是帝尧的供给,却非常之优渥,所以亦优游自得。后来他听见木正死了,他就慨然,想到万事无常,人生朝露,是极不可靠的,于是就起了一个求长生的念头,一味子祠起龟来。且说求长生为什么要祠龟呢?

  原来祠龟求长生,是他高祖黄帝的成法。当初黄帝求仙,将各项方法都试过,古书上面说道:祠龟可以致神,而丹砂可以化为黄金;黄金成,以为器饮食,则益寿;益寿,则海中蓬莱仙者皆可见;见之以封禅则不死,黄帝是也。照这几句古书看起来,黄帝祠龟,实在是后来成仙的一种方法。

  祝融知道有这个方法,所以亦祠起龟来,但是苦于都城之中,太觉烦杂,且无山林,不能静修,所以就搬到都城北面三百里外,汾水西面一个空旷之地去住下了。帝尧闻知此事,就饬人去替他营造几间精室,又叫他侄子和仲弟兄,不时去探望。后来那边人民,亦渐渐多起来,因为祝融氏所居,所以就叫它作祝融城(原注:现在山西汾阳县西)

  祝融既住到这个地方,索性连姓名都换过,不叫吴回了,叫苏吉利。连他续娶夫人,亦给她更换姓名,叫作王搏颊,以表示隐居杜绝世事之意。两夫妻便终日孜孜不倦,在那里祠他的龟,足迹不出大门。

  这日正在祠龟,忽然大司徒奉帝命到了,祝融没法,只得出来招待。大司徒就将帝意说明,且请他同到平阳,共议典礼。

  祝融道:“鄙人在先帝时,曾经参预过这种典礼,时候虽久,大略却还记得,既承下问,敢不贡献,但是亦不必鄙人亲往,只须书写出来,请司徒带回去参考就是了。”

  说着就取出简册来,逐条疏写,足足有半日,方才写完,自己又看了一遍,就递与大司徒道:“当时大略,已尽于此,不过时代不同,还请诸位斟酌为是。”

  大司徒接了之后,看见祝融衣裳诡异,言词决绝,亦不敢强邀,并不敢久留,略略周旋几句,即便告辞,回平阳而来,与帝尧说知。帝尧即召集群臣,大家会议,将祝融所写的,作为底稿,又稽考旧章,参酌情形,或增或减,于是将典礼议定了。

  过了多日,越裳氏使者到了平阳,舍于宾馆,供帐丰厚,自不消说。这时正是五月,在明堂太庙之中延见。那使者一正一副,随同两个翻译,由羲叔陪伴而来。后面数人,抬着一座彩亭,亭中放着一只大缸,也不知盛着是什么东西。当下使者见了帝尧,行过礼之后,就开口叽叽咕咕的说了一遍,不知什么话。后来旁边一个翻译,提起喉咙,也哩哩噜噜说了一遍,大家亦不知道说的是甚话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