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历史演义 > 上古神话演义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第二十九回 巫咸弟子佐三苗 羿往桑林杀封豕(3)


  务成子道:“大凡天下大乱的时候,割据地方、为民祸害的有两种:一种真是畜生,但知道敲剥民髓,吮吸民膏,其他一无可取,就是这种封豕、长蛇之类;还有一种稍为有一点知识,稍为有一点才艺,但是只知道为自己争权夺利着想,而不知道为百姓着想,以致百姓仍旧大受其害。这种人,似人而非人。依某所知,现在天下已有好几个,将来还要仰仗老将的大力去驱除他们,一则为天下造福,二则为真王树德,区区封豕、长蛇,还不过极小之事呢。”

  陶唐侯道:“现在此事自然亦非司衡不可,请司衡不要怕辛苦,为百姓走一遭。”

  羿听了亦不推辞,正要站起来,务成子忙止住道:“且慢且慢,某知道老将有神弓神箭,除灭封豕是极容易的,但是那巴蛇却非封豕之比。它有毒气,喷出来很是难当,还须有预备才好。”

  羿道:“那么怎样呢?”

  务成子道:“当初黄帝的时候,萯丘地方有很多灵药,却有很多毒蛇,黄帝屡次想去,终不能去。后来听了广成子的话,随行的人个个都带雄黄,那些毒蛇方才远避,可见得制伏毒蛇全靠雄黄。所以老将此去,雄黄必须多备。”

  羿道:“雄黄生于何处?”

  务成子道:“产西方山中者佳,武都(原注:现在甘肃武都县)山谷中所出色黄如鸡冠者尤佳,产山之阳者为雄,产山之阴者为雌,雌的不足贵,雄的其用甚多。”

  陶唐侯道:“那么先遣人到武都去采办,如何?”

  务成子道:“恐怕有点难,因为那边新近出一种怪物,名叫九婴,专是陷害人民,采办雄黄的人决不能走过去呢!”

  羿道:“那么怎样?”

  务成子道:“依某愚见,老将此刻先去剿封豕,一面由陶唐候申告朝廷,说明要除巴蛇,非先办武都山的雄黄不可,要往武都山取雄黄,非先剿灭那边的九婴不可,且看朝廷办法如何,再行定见。”

  羿冷笑道:“朝廷有什么办法?不过仍旧叫我们去就是了。”

  务成子道:“果然如此,老将还得一行。某刚才说过,这种民贼多着呢,老将一一去打平它,一则为天下造福,二则为真王树德,想来老将总是愿意的。”

  羿听到此,连声说道:“愿意愿意,果然能够如此,随便到哪里去我都愿意。”

  于是陶唐侯就将此意用表章申奏朝廷,一面老将羿就带了逄蒙和二百个兵士径向桑林而来。

  原来那桑林地方在菏泽的南面,孟豬(原注:现在河南商邱县东)的西面。那边一片平原,密密的都是桑树,本来是人民繁富之地,自从给封豨占据之后,人民大半被噬,余者亦逃避一空。大好桑林,化为无用,那封豨却藏在里面,做个安乐之窝,亦不知道有几年了。据土人说,这封豨是个神兽,很能变化,所以百姓用尽方法,总是捉它不得。羿打听明白,就和逄蒙商议。逄蒙道:“既是神兽,只能用计取,不能用力攻。弟子想来,它所凭依的不过是个密密桑林可作隐蔽,现在先用一把火将桑林烧尽,使它失所凭依,那么自然易于擒捉了。”

  羿道:“汝这话甚是,但老夫之意,这些桑林都是民之生计,统统烧去了,须有多少年不能恢复,使百姓如何过活呢?岂不是他们免了封豨之害,又受我们之害吗?老夫尝看见有些兵学家打起仗来先将百姓的房屋烧尽,以清障碍,讲到战略,虽说不错,然而总太残暴了。况且现在不过一兽,何必如此大举,难道我们两个人还敌不过一兽吗?”

  逄蒙听了不用他的计划,心中不快,但亦只能服从。

  到了次日,羿率逄蒙一干人带了弓箭、器械和绳索等到桑林四周察看情形,只见四面密密纯是桑树,其间有许多地方仿佛通路,想系封豨从此出入行走的。正在看时,忽见前面一只大猪比象还大,张口舞爪,狂奔而来,其势非常猛迅。羿不敢怠慢,连射两箭,逄蒙亦连射两箭,箭箭都着。但是它这个豕突是很厉害,虽则身中四箭,还是直冲过来。

  羿和逄蒙等慌忙避入林中,哪知地下尽是泥泞,两脚全陷下去,不能动弹。那封豨却张开大口,撞进林来,要想吞噬。羿趁势一箭,直贯它的喉咙,那封豨长嗥数声,化道黑气,穿林而去,桑林给它摧倒的不下数十株。这里有许多未曾陷住的人慌忙过来,将羿等一一拖出泥泞。逄蒙道:“这个封豨真是神兽,为什么一道黑气就不见了?倘使它再化一道黑气而来,那么我们真危险呢!”

  羿道:“不妨不妨,我知道它受伤已甚重,料难为患了。”

  说着,就带了众人沿着桑中之路一直寻去,约有二里之遥。但是那路径歧而又歧,颇难辨认。最后遇到一个大丘,四面骸骨纵横,不知其数。逄蒙道:“此处必是他的巢穴了,我们细细搜寻吧。”

  忽有兵士发现一个大穴口,里面幽黑,窅不见底。

  羿道:“这封豕一定藏在里面。”

  忙叫兵士将绳索结成一个大网,布在穴口,一面取箭向穴中射去。陡然听见狂嗥之声,就有一大物冲穴而出,众人急忙把网一收,那知封豨力大,几乎捉它不住,羿急忙又是一箭,封豨才倒下来。于是众人收了网,几十个人拖了它走。逄蒙道:“不怕他再化黑气吗?”

  羿道:“老夫刚才这支箭是神箭,它不能再化了。”

  出得林外,大家休息一会,又拖到有人烟之地。众多百姓前来聚观,无不奇怪,又无不拍手称快,都道:“我们这两年中给它吃去的人不知有多少了,又将我们这桑林占据,我们失业、受饥寒的人也不知有多少了,难得陶唐侯派老将军来为我们除害,真是感恩不浅。”

  当下就有许多受害人的家属来和羿说要想脔割这只封豨,且吃它的肉,以泄仇恨。

  羿答应了,于是大家拿了刀七手八脚的乱割,却从它身上取出六支箭,原来都是羿和逄蒙所射的,内中一支较小,羿取出揩洗一回,收拾起来,说道:“这是我的神箭,将来还要用呢。”

  逄蒙听了,觉奇怪,问道:“这就是神箭吗?老师从哪里得来的?”

  羿道:“这是老夫幼时专心一志研炼得来的,并非仙传,亦非神授。还有一张神弓,亦是如此,可以仰射星辰。”

  逄蒙道:“弟子追随老师几十年,从来没有听见老师说起过。”

  羿道:“这是不常用之物,而且极不易能之事。老夫早想传授你,但是因你年令太长,决炼不成功,所以就不和汝说起了。”

  逄蒙听了,将信将疑,然而因此颇疑心羿不肯尽心传授,不免有怨望之心了,这是后话不提。

  且说众人解剖封豨,忽然发现它的两髀上各有八颗白而圆的斑点,大家不解,纷纷议论。羿道:“依此看来,这封豕真是个神兽了。老夫知道天上奎宿一名叫作封豨,共总有十六颗联合而成。那奎字的意思本来是两髀间之意,因为奎星像两髀,所以取名叫作奎;现在这封豨两髀之间既有十六颗白点,上应奎星之精,岂不是个神兽吗?”

  众人听了,方始恍然。到得次日,羿和逄蒙就率领众兵士归亳邑而去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