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历史演义 > 上古神话演义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第二十九回 巫咸弟子佐三苗 羿往桑林杀封豕(2)


  灌完药末之后,巫先又叫人取水来,将他拖出的肚肠细细洗过,受伤之处敷之以药;截断之处接好之后,用针线缝起来,再敷之以药。断了的骨头亦是如法施治。再将肚肠盘好,安放到他腹里边去。然后又将他外面的皮肉用针线统统缝好,又叫人取两块木板来,一左一右,将尸身夹住,外面又用绳索捆缚,吩咐众人不许丝毫移动,这个医治手术方才完毕。众人看巫先时,已是满头是汗,想是吃力极了。天亦昏黑,驩兜就邀巫先和诸巫到里面去坐。三苗就问道:“这死尸会得活吗?”

  巫先道:“必活必活,明日就可以活,过七日可以复原。”

  众人似信似疑。当夜诸巫都留宿驩兜家中。到得次日,大家来看那死尸果已复活了。巫先仍丝毫不许他动,早晚二次亲自来灌他的药。接连七日,解开木板,那人居然已能起坐行走。从此驩兜一家之人都崇敬诸巫和天神一般。

  一日,聚集闲谈,三苗又问道:“假使一个人被伤,骨节少了一段,不知去向,有法可医吗?”

  巫保道:“可以医治。譬如一人的下颏被打去,可以割取别个人的下颏来补换;一个人的手足骨毁坏了一段,可以将他人的手足骨切一段来接换。不过救了这个人,牺牲了那个人,仍旧是一样,而且太觉残忍,公子切不可再拿来试试了。”

  说得众人都笑起来。驩兜问道:“诸先生道术高深如此,假使有一个妖怪或猛兽毒物为人民之患,不知诸位先生有法驱除吗?”

  巫祠道:“要看他的能力如何,假使他的能力寻常,如虎豹之类,小巫等有法可以禁制。如果是天地异气所钟,不常见的怪物,却有点不容易了。”

  三苗接口道:“竟没法可想吗?”

  巫先道:“方法亦有,不过不能直接,只能间接。”

  三苗道:“怎样间接?”

  巫先道:“就是请命于神,如何驱除,神总有方法的。”

  三苗父子大喜。过了几日,驩兜就命三苗带了几百个壮丁前往南方建国。又和狐功说道:“你在这里虽则是不可少之人,但是现在公子草创国家,须要你去辅佐,且到那边基础立定之后,你再回来吧。”

  狐功领命,遂和三苗、巫先、巫凡等动身自去。这里巫祠、巫社、巫保等亦各自向雍、冀二州而去。按下不提。

  且说三苗等一干人一路南行,到了云梦大泽,只见泽边船只密密排排,正不知有多少。叫了舟子来,向他雇船。舟子回说:“现在大泽西南岸出了一条大蛇,吞食人民,不知其数,大家都逃开了,所以我们亦不敢开船过去。”

  三苗等一听,才知道孔壬之言不谬,就问他道:“不过一蛇,有什么可怕呢?”

  舟子道:“我没有见过,听说有八百多丈长,躺在地下,身躯比平屋还要高,张开嘴来,比门还要大,所以它走过的时候,不要说房屋为之崩摧,就是山岳亦为之动遥这种情形,我们人类如何能够抵敌,恐怕我们几十个人还不够它做一餐点心呢。前几年听见说,有许多大象都被它吞下去。三年之中,把象的骨头陆续排泄出来,竟堆得和丘陵一般高,你想可怕不可怕(原注:现在湖南临湘县西南三十里有一座象骨山,据说就是它暴骨的地方。)!还有它嘴里的毒气呢,喷出来,几十里远的人民触者必死,这真是奇妖呢。”

  三苗道:“我从前走过几次,并未遇到这个,究竟是哪里来的?”

  舟子道:“听说是从西面巴山一个朱卷国里来的,所以大家都叫他巴蛇。起初据说还没有这么大,后来吃人越多,身躯也越大了。”

  狐功听说,忙问巫先道:“这个有方法可制吗?”

  巫先道:“这是天地异气所钟,非寻常所有之物,小巫恐不能制伏,须要请命于神。”

  说罢,到旅舍中找了一间静室,登时披散头发,舞起两只大袖,口中又不知念何咒语。

  过了一会,只见巫先仿佛若有所见、若有所闻的样子;又过了一回,方才挽起头发,整理衣裳,向狐功说道:“这个巴蛇可以制伏的,不过要司衡老将羿来才有方法,此刻却非其时。”

  三苗向狐功道:“如此将奈何?”

  狐功道:“怕什么,我们回去,请帝下诏,叫羿来,他敢不来吗?”

  于是大家重复回到毫都,将此事与驩兜说明。驩兜道:“恰好前月朝廷遣人去祭告先帝的陵墓,去者共总有二十个人,不料昨日归来,只剩了三个人,问起原因,说道:‘走到桑林地方,给一只大野猪吃去了。他们三个在后,逃得快,才能回来。’又据说,桑林一带已无人烟,所有人民统给大野猪吃去,所以此刻正要请帝降旨,叫陶唐侯遣兵剿除。既然如此,一客不烦二主,就一总叫他去剿吧。”

  次日,果然帝挚降诏,与陶唐侯说道:“现在桑林之野生有封豨,洞庭之野藏有巴蛇,大为民害,朕甚悯之。前日少咸山猰貐汝曾迅奏肤功,朕心嘉赖。此次仍着汝饬兵前往诛除,以拯兆民,朕有厚望”等语。陶唐侯接到此诏,召集臣下商议。

  羿道:“可怪现在天下的患害都是一班畜生在那里搅扰,真是从古所无的。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