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历史演义 > 上古神话演义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第二十九回 巫咸弟子佐三苗 羿往桑林杀封豕(1)


  且说驩兜回到家中,只见三苗、狐功陪着几个服式奇异的人坐在那里,男的也有,女的也有,看见驩兜都站起来。狐功上前一一介绍,指着几个男的道:“这位是巫先先生,这位是巫祠先生,这位是巫社先生。”

  又指几个女的道:“这位是巫保先生,这位是巫凡先生,都是巫咸老先生的高足弟子。”

  驩兜听了,慌忙一一致礼,让他们坐下,就问狐功道:“巫咸老先生为什么不见?”

  狐功未及开言,巫先代答道:“敝师尊承司徒宠召,又承狐功君不远千里,亲自枉驾,感激之至,极愿前来效力。只因山中尚有些琐事未了,不克分身,是以特遣小巫与巫凡君前来听候司徒驱策。将来敝师尊事了下山,再到司徒处谒见谢罪,望司徒原谅。”

  驩兜听见说巫咸不来,面上顿时露出不满意之色,就向狐功道:“我久听说巫咸老先生道术高深,这次公子分封南方,为国宣劳,非得巫咸老先生同往辅佐不可,所以特地命汝前往敦请。老先生乃世外之人,不比寻常俗子,有何俗事未了?想系汝致意不诚,以致老先生有所推托,这是汝之过呀。”

  说着,两眼尽管望着狐功。狐功慌忙道:“不是不是,小人对于巫咸老先生真是竭力恳求的。不过老先生总是推辞,说有事未了,不能起身。并且说这位巫先生是他手下第一个大弟子,道术与他差不多,辅佐公子,前往南方,必能胜任,他可以负责担保的。小人听他说到如此,不好再说,只能罢了。主公不信,只要问诸位先生就可以明白。”

  驩兜听了,就问巫先道:“令师尊是学道之人,以清净为本,有何琐事,我所不解。”

  巫先道:“敝师尊自从得道之后,曾立下一个大愿,要使他的道术普遍于天下,所以近年以来广收生徒,尽心传授,以便将来分派到各州去传道。现在还有几个未曾学成,所以必须急急的教授,以此不能下山,这是实情,请原谅。”

  驩兜道:“令师尊现在共有多少高足弟子?”

  巫先道:“共有十余人。”

  箍兜道:“现在有几位已经派出去呢?”

  巫先道:“敝师尊之意,本来想将各弟子一齐教授完毕,亲自率领下山,到一处留几个,到一州留几个的。现在因为司徒宠召,不能不改变方法,先遣小巫和巫凡君前来效劳,以便即往南方传道,其余巫社、巫祠两君前往冀州传道,巫保君往雍州传道,这是已经派定的。此外各州将来必定一一派遣。不过此时敝师尊并未发表,小巫不得而知之。”

  驩兜一听,更觉诧异,便指指巫保、巫祠、巫社三人道:“原来这三位并不是随公子往南方去的人吗?往南方去的只有汝等二人吗?”

  巫先应道:“是是。”

  驩兜听了,大不以为然,暗想:“我如此卑词厚礼,不远千里,去请这个贱巫,不料他竟大摆其臭架子,不肯前来,仅仅遣派徒弟,又只肯给我两个,不肯多派,情愿分派到别处去,这真是可恶极了。而且这两个徒弟一男一女,都是年轻文弱的人,究竟真个有道术没有呢?只怕是个假货,那更岂有此理了。”

  想到这里,正要想法试探他们的本领,忽见三苗从外面引着一个病人呻吟而来,向诸巫说道:“诸位先生来得正好,昨日舍间这个人坠车伤臂,痛楚极了。据此地的医生说已经断骨,一时恐不能全愈,可否就请诸位先生代为一治。如能速愈,感激不浅。”

  当下巫凡就走过来,将那病人伤臂的袖子撩起一看,说道:“这个伤势很奇怪,不像个昨日受伤的,很像刚才受伤的,而且不像个压伤折伤的,很像个用金属的器具打伤的,与公子所报告完全不同,不知何故?”

  三苗听了,一时做声不得,勉强期期艾艾的说道:“我……我亦不知道是……是什么原故,只是这……这个伤势容易治吗?”

  巫凡道:“很容易,很容易,就使要它速愈,亦不烦难。”

  说着,就从他所带来的许多箱簏之中拣出一块黄布拿来,将那病人的伤臂扎住了。那病人疼痛非常,叫唤不止,巫凡也不去理他。扎好之后,左手托住伤臂,右手叠起了中指食指,不住的向那伤臂上指点,他的两眼却是闭着,口中念念有词,不知道念些什么。驩兜等众人亦莫名其妙,目不转睛的向他看。过了约半个时辰,只见他忽然将两眼一张,两手一齐放下,说道:“好了。”

  众人细看,那病人呻吟顿止,解开黄布,只见臂上已一无伤痕,和好的人一般,大家无不骇然。驩兜、三苗至此方才倾心佩服,礼貌言谈之间不像刚才那种倨傲轻藐了。那病人谢了巫凡,便退出去。这里仆人便搬进午膳来,驩兜就邀诸巫坐下。

  驩兜与巫先为一席,三苗与巫祠、巫凡为一席,狐功与巫保、巫社为一席。男女杂坐,社交公开,今日总算开始实行了。好在诸巫向来本是如此的,倒亦不以为意。宴饮之间,驩兜、三苗着实恭维诸巫的神术。狐功道:“某有一事,还要向诸先生请求,不知可否?”

  诸巫忙问何事,狐功道:“敝小主人此次奉帝命前往南方,至小是一个大国,地方百里,境宇辽阔,辅佐的人才不厌其多。巫保、巫祠、巫社三先生虽说奉巫咸老先生之命到雍、冀二州去传道,但是并不限定日期。某想此刻请三位亦一同前往南方,到得敝小主人基础奠定之后,那时再由三位分往雍、冀,不知此事可以俯从否?”

  巫社道:“这个似可不必,因为某等道术由一师传授,大致相同,并非各有特长。南方有巫先、巫凡两君同去已足济事,何必再要某等呢?”

  狐功道:“不然。譬如刚才受伤的人只有一个,巫凡先生治起来自然从容了,假使同时受伤的不止一个,那么岂不是延长时间,使病人多受苦痛?而巫凡先生一个人自朝至晚,一无暇晷,亦未免太辛苦。”

  巫祠道:“这亦不然。一人有一人的治法,多人有多人的治法,可以同时奏功,不必人多。”

  三苗听了,诧异之至,便问:“多人用什么方法?”

  巫祠道:“这个不是语言可以传达的,等一会实验吧。”

  三苗听了,便不言语。午膳毕后,三苗就出去了。不一会,领了许多断臂折肱的人进来,请诸巫医治。巫保道:“我来吧。”

  于是先叫人取一只大锅,中间满注清水,下面用柴烧煮。霎时水已沸了。巫保取一大棒在锅中乱搅,搅到后来,愈搅愈浓,竟成为膏。巫保便叫人将这膏用布裹了,去贴在那些病人的伤处,须爽之间,那许多病人都说已愈了。于是大众益发惊异,有的竟猜疑他们都是神仙的。

  三苗忽然跑出去,又跑进来,说道:“一个人被我杀死了,可救治吗?”

  巫先道:“怎样杀死的?且让小巫看一看再说。”

  三苗答应,领了群巫往外就走。驩兜、狐功也都跟了出来。到得一处,只见一人仰卧血泊之中,腰间腹间血流不止,显系是刚才弄死的。巫先生将他鼻管一摸,气息是没有的了,但是身体尚温;又将他的衣裤解开,原来是用刀杀死的,腰间深入尺许,肋骨、脊骨、大肠都已折断,直拖出外面,状甚可惨。巫先看了一回说道:“可治可治,不过不能立刻见效,须要七日。”

  驩兜等要试验他的法术,当然答应。巫先便走到里面,将他带来的箱簏打开,取出一包药末,又向驩兜要了许多好酒,将药末和酒调和,然后走到外面,一手擎着药碗,一手将中指、食指叠起,对着尸身指画,又念起咒来,一面念,一面两只脚或左或右,或前或后,或倚或斜,做出许多怪异的状态。做毕,俯身下去,用手指将死者的牙关撬开,随即将那碗药慢慢向他口中灌去,足足灌了半个时辰,只听见死者喉间格格作声,眼帘忽开忽合,似乎复活的样子,众人真惊异极了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